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争辩
    一件事情如果固定触发,那就要看实力,如果随机出现,就要看运气了。如彩头,如果是固定的轨迹,就需要用能力来博取,可如果是随机出现,就要靠运气了。

    亦清道人向李恩说明了大还丹的利害,使他们放弃了争夺大还丹的计划,想要提升修为,只有踏踏实实的修炼,詹开窖带他们三人拜见了自己师父。

    遇到疑‘惑’时,可以向师父请教,不过这个老道士云:“一切都看机缘了,李公子急切想要前往峨眉山跟高小姐相会,但‘欲’速则不达,如果你们俩真的有缘,自然还会再相见的。”

    李恩有些沮丧,詹开窖请他和自己俩兄弟先出去,他有些事情需要单独向师父请教,是关于自己两次遇到同‘门’之事。

    三人告辞退出了偏殿,正百无聊赖时,就听一阵悠扬的歌声从远处的山崖上传来,李恩循声而去,在一处断崖前停下,只见对面山崖上站着一位道姑,歌声正是自这位道姑嘴里发出。

    不过这位道姑背对着他,歌声只有反复两句:斩断青丝付流水,抖落凡尘问苍天。

    李恩在断崖前停留了许久,这位道姑转过了身来,看到他就质问道:“你究竟是谁的‘门’下,见了本尊还不行礼?”

    只见这位道姑白纱巾遮面,乌黑的双眼充满了哀怨。

    李恩忙拱手行礼道:“晚生李恩拜见前辈,我并非武当弟子,只因受了伤,被詹开窖带上山疗伤的。”

    这位道姑冷声道:“路已经到了尽头,往前一步就是深渊,你为何不回头?”

    李恩就道:“可前辈不是已经跃过了断崖,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是自己能力不够!”

    道姑听后,道:“孺子可教,你的轻功几段?”

    李恩羞红了脸道:“晚生并非江湖中人,所以不会轻功。”

    道姑轻身跃起,如同仙‘女’般从断崖间飘过,轻轻落在了他身前,怒道:“你居然敢偷窥本尊,还不速速离去,不然就将你丢入这断崖。”

    李恩忙揖赔礼,但对方已经伸出手臂朝他抓来,再不离去就没命了,他拔‘腿’就逃,道姑的手停在了半空,冷笑了一声,道:“脚尖着地时吐气,脚尖离地时呼气,力从地起,在双肩收住。”

    她的声音清晰入耳,李恩觉得这是轻功的心决,便照做了,发现自己的脚步变大了,查天阔和薛涛二人见他仓惶赶回,立刻站了起来,询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遇到猛兽了?”

    李恩停了下来,调匀了呼吸,道:“不是,我刚刚遇到了一位道姑,她要将我丢下悬崖,所以我才逃了回来。”

    这时詹开窖从偏殿走出,朝他们走来,但忽然拱手行礼道:“弟子拜见静初前辈!”

    李恩不解,就回头望去,只见刚刚那位道姑已经无声无息的跟了过来,也惊讶了。

    静初散人询问道:“他们是你带上山的?”

    詹开窖点头应了,忙示意三人拜见这位道姑,他仨人立刻明白,一起俯首行礼,相拜。

    静初散人道:“詹开窖,你是修真派还是修悟派?”

    詹开窖就回答道:“回禀前辈,我们武当以修真为主,故弟子也是修真派。”又解释道:“这两位是我的结义兄弟,天山派的查天阔跟峨嵋派的薛涛,这位李公子是高前辈和谷先生委托弟子带往峨嵋派的,途中遇到了水家人,李公子受了重伤,故弟子带他上山疗伤。”

    静初散人点头应了,道:“那你就抓紧为李公子疗伤,也好早日完成高前辈的委托。”

    詹开窖应了,就向她告辞,然后带着仨人回到了丹青殿。

    宁虚散人在殿内打坐,道:“想要迅速医好李公子的伤,最好的‘药’就是大还丹。”

    四人惊讶了,宁虚散人继续道:“大还丹的功效你们已经知道,本来水长老严禁自己族人争夺千年草的,不过这个规矩已经被水家人坏了,我们武当派也有规定,严禁‘门’人争夺千年草,这些规矩起初是让人来遵守的,可后来就是让人来破坏的。”

    詹开窖就道:“前辈请放心,弟子是不会违反‘门’规的,也不会为了大还丹而拿自己和兄弟的‘性’命冒险的。”

    宁虚散人道:“本尊对水长老不服。”

    詹开窖一脸疑‘惑’,但对方已经示意他们退下,道童在殿外低声解释道:“宁虚尊者曾经被水长老责罚过。”

    李恩便道:“五行督察使的责任就是巡视江湖各派,监督各派弟子行为规范的。”

    道童就争执道:“宁虚尊者是有过错,该罚,这些督察使犯了错谁来责罚?水长老纵容子‘女’在镜湖中行凶,其他四老视若无睹,老盟主也被‘蒙’在鼓里。”

    李恩就反问道:“难道就没有人向盟主告发水长老吗?”

    道童不语,詹开窖道:“也有,不过余盟主对水长老的处罚力度不够,告发之人还担心被灭口,所以此事就不了了之。”

    李恩道:“江湖中也有如此的不公之事,水长老的小‘女’儿和水府总管草菅人命,就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的嚣张。”

    又过了一日,道童赶来传令道:“张玄素道长请你们前去,把李公子也带上。”

    詹开窖忙应了,叫上了李恩和自己的俩兄弟,迅速赶到了正殿,只见静初和宁虚两位散人,以及自己师父还有坐骑管理人愈远山都在,似乎发生大事了。

    詹开窖拜见了众前辈,张玄素就道:“贫道要让你们前往镜湖接受一次历练。”

    一听“镜湖”二字,詹开窖心里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张玄素继续道:“千年草又快要成熟了,故贫道派你们前往镜湖夺取,然后炼成大还丹让李公子服用,如果你们能够完成历练,就可以继续前往峨眉山,否则李公子就在山上继续疗伤,到等身体恢复后,便送往京城。”

    李恩忙道:“可晚生还要跟高小姐一起前往洛阳去跟高前辈和谷先生相会。”

    张玄素打量着他,道:“如果你没有通过这次历练,即便侥幸存活下来,也没有前往峨眉的必要了,更不要提去洛阳。”

    四人不明白,李恩看到了正殿顶站着一位老道士,也向他望来,道:“李公子,这是高佐使的意思,人在江湖,不能全凭运气,实力也很重要。”

    詹开窖就辩解道:“可李公子重伤未愈,而且武功低微,我们前往镜湖争夺千年草不是去送死吗?”

    张玄素就道:“你们不必担心,千年草现在是随机出现,能否炼成大还丹就看你们的运气和默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