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登山
    富贵险中求,但以自己‘性’命换取的富贵就不可求。

    李恩夺取大还丹不求富贵,只求护送自己前往峨眉的詹开窖能够快速将修为提升到四十级,以便骑着武当派的入‘门’坐骑,带自己快速前往峨眉跟高小姐相会。

    不过任何事情都要做好准备,养伤的闲暇中,他便向亦清道人打听镜湖中大还丹的情况。

    一听“大还丹”三个字,亦清道人脸上有些不悦,道:“江湖中人皆称大还丹是宝贝,灵丹妙‘药’,却不知那是夺人‘性’命的毒‘药’,自从大还丹问世以来,不知有多少江湖侠士命丧此丹,修武,还是要一步一个台阶,踏踏实实的苦练,任何投机取巧都会适得其反。”

    李恩一脸疑‘惑’,追问道:“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争抢大还丹呢?”

    “千年草炼成的大还丹的确有快速提高人修为的奇效,但想要炼成大还丹不仅需要高强的武功,还需要运气。”亦清道人解释道:“千年草对生长的环境很苛刻,而且不固定,采摘之后要抓紧炼成大还丹,从寻找千年草到炼成大还丹期间,有无数高手争夺,最终‘花’落谁手就不一定了。”

    听了亦清道人的解释后,他便放弃了争夺大还丹的想法,入夜后,他将此事对詹开窖兄弟讲了,听取他们兄弟三人的意见。

    查天阔就道:“世上什么东西不是冒险才能得到?我可以施展隐遁术埋伏在千年草旁边,等它一成熟,就立刻采摘,然后把千年草‘交’给大哥你,我和老四负责把抢夺千年草的人引开。”

    但他话还未讲完,詹开窖就打断了他,道:“不必了,我们都不要再打大还丹的主意了,为了它不值得拿我们兄弟的命冒险。”

    查天阔就疑问道:“为何?我跟老四可以逃回山上,就不信这些人还能追上山不成?”

    詹开窖道:“其实我也跟着同‘门’前辈去镜湖抢夺过千年草,你无法想象镜湖是何等的凶险,那里杀了人不会受到责罚,这都是其次,最危险的是那里盘踞着一群恶魔,他们见到陌生人就杀,还特别喜欢放火,江湖人称‘混’江龙,江湖侠士见其都绕道走。”

    李恩道:“那还是算了,看来我装死抢夺千年草的想法实在太幼稚了,等我身体稍微好转一些,咱们就下山继续前往峨眉。”

    薛涛也叹息一声,道:“真可惜,如果我的修为到了四十级,那就可以骑乘峨嵋派的入‘门’坐骑,将李公子带回‘门’派。”

    詹开窖道:“没关系,我们不用特殊坐骑也能前往峨眉的,只要路上不耽搁,大家都早些睡吧!”

    李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净是一片火海,芦苇‘荡’的大火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第二日一早,詹开窖就带着俩兄弟下山,然后往山上攀爬,籍此来锻炼身体,提升轻功。李恩洗漱罢,服过了道童熬好了‘药’,就往山顶走去。山间云雾缭绕,鸟兽飞跃。

    一群身着青‘色’道袍的武当弟子喊着口号,从山下向山顶跳来,他们踏着石阶,不断往上跳动,宛如一群青‘色’的僵尸,李恩忙退在石阶旁,驻足观看。

    李恩仔细数了,最前面的道士一步可以跳出十到十五个台阶高,后面的道士跳的低一些,等这些道士都走过后,就见一个老道士如同魅影一般从山道下往山道上飘来,数十丈高的山道,只几个眨眼,老道士就站到了他身前。惊的他不由张大了嘴,一脸诧异。

    老道士仙风道骨,上下打量着他,询问道:“你怎么停下了,继续往上跳啊?”

    李恩想要解释,老道士继续道:“修行轻功如同泥水行舟,不进则退,又如爬山,一旦停下就再无法继续,深吸气,双脚同时用力,身体前倾,厚积薄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李恩就按照他的指导,顺着石阶向山道上跳去。

    他跟着这群武当弟子一起跳到了山巅,就见一道朝阳从东方的云海里喷薄而出,虽然累的气喘吁吁,但他明显感到自己的呼吸不像刚上山时那么急迫了。

    众弟子在金殿前盘膝打坐,潜心聆听老道士讲道,道法自然,以万物为宗,万物即为师,习其所长,为己所用,而武当派的武功也多是从自然中所悟,李恩有些熟悉,就感觉自己好像修习过。

    近午时,老道士才散了道场,李恩的双‘腿’都已经坐麻了,詹开窖寻了过来,让俩兄弟将他扶起,带回了丹青殿内用‘药’和午饭。

    午饭后,李恩道:“武当派的武功博大‘精’深,但又很常见,我似乎也练过,可惜自己武功太差,时常拖累了大家。”

    詹开窖就道:“武当派的武功有许多是从大自然的飞禽走兽中所悟,如犀牛望月,灵猿攀壁,武当主修内功,练气,轻功也很独特,外攻以明教最擅长,但内攻就是武当第一。”

    李恩疑问道:“什么外攻内攻?”

    詹开窖便耐心解释道:“外攻就是近身攻击,以外力为主,老三就是外攻,而内攻是远程攻击,以气也就是内力为攻击,无论任何招式,都会消耗元气,但我们武当派弟子可以自己练气。”

    李恩道:“武当派的武功内攻第一,真佩服,我早上见到那位老道士轻功也很了得。”

    詹开窖就道:“如果李公子对我们武当派的武功很赶兴趣,我可以引荐你加入我们‘门’派,修习我们武当派的高深武功。”

    李恩疑问道:“那要我出家做道士吗?”

    詹开窖就道:“原则上是要出家的,不过也有个别例外的,我们武当派弟子并非皆是男‘性’,也有道姑。”

    薛涛就道:“是啊,宁虚散人就是道姑,我们峨眉派也不全是‘女’子,少林派不全是和尚。”

    李恩道:“那就让我考虑一下。”

    詹开窖道:“我带你去见我的授业恩师,请他为你开导开导。”

    李恩应了,仨人跟着詹开窖往山下走去,来到了掌‘门’所在的大殿旁,有座偏殿,殿外两只铜鹤做的香炉矗立,香烟从仙鹤的长嘴里飘出。

    他们进入了偏殿中,只见一位青衣道士正在盘膝打坐,闻到有人进来,便睁开了眼睛,詹开窖忙示意李恩和自己的俩兄弟一起跪下,道:“弟子詹开窖拜见师父。”

    这个道士便询问道:“这位后生想必就是你提到的李恩李公子了,面相果然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