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道山问道
    人世间总有很多遗憾事,因为残缺,方显珍贵。,: 。

    李恩从浴桶中醒来,便向詹开窖询问道:“水小姐怎么样了?”

    詹开窖也疑问道:“哪个水小姐?你先保住自己‘性’命吧,别人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亦清道人拄着拐杖走了过来,道:“水小姐已经被她姑姑带回府了,水家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过问了,否则还会引火烧身。”

    李恩伤感的道:“水小姐好可怜啊,她还不知道她的情郎已经溺水身亡,误将我当她的情人。”

    这个小道童便道:“世间的儿‘女’总是情长。”

    “痴情总被无情伤,一寸相思两行泪。”李恩鼻子一酸,忙用手遮眼。

    亦清道人劝他道:“世上总会有很多的遗憾事,看破了也就没什么了!”

    詹开窖就询问道:“李公子,我们要在山上停留一段时间,等你身体恢复了才能继续前往峨眉山!”

    李恩就道:“不必了,等我身体稍有好转,咱们就继续赶路前往峨眉,我为高小姐担心。”

    查天阔和薛涛二人为李恩迅速沐浴,然后让他换上了一套道袍,戴上了香叶冠,看起来就跟一个道士没两样。

    梨‘花’亭中,宁虚散人为李恩号了脉,道:“公子用力过度,又受了重伤,如果非要强行赶路,只怕支持不到峨眉山。”

    詹开窖就道:“李公子还是在我们武当山静心休养,高小姐在峨嵋派非常安全,你不用为她担心。”

    李恩想要坚持,却全身无力,只好罢。

    道童将他们安排在了丹青殿旁的松木屋内居住,李恩向亦清道人打听了水长老的情况。

    江湖中除了九大‘门’派的长老外,还有四方长老,扬名五老。东西南北四方长老各守一方,除了江湖盛事,极少到中原来,而扬名五老是指五行金木水火土五位长老,常行走江湖,监督九大‘门’派,不过余九莲盟主还在位时,九大‘门’派以及江湖上一干‘门’派不敢擅自妄为,就连西南五毒教和西北星宿派也不敢猖狂,所以五行长老走动的便少了。

    待余九莲驾鹤仙逝后,江湖中修真和修悟两派渐渐对立,一些小‘门’派也蠢蠢‘欲’动,准备‘插’手武林盟主的竞选。

    四方长老武功高强,江湖辈份和威望都很高,但长年镇守四方,远不及五行长老又称五行督察使,在江湖上威望高,名气大,权力也很大,比九大‘门’派掌‘门’还要高一阶,只听命于武林盟主。

    李恩听后叹息一声,道:“自此以后,再不愿生于帝王家。”

    亦清道人解释道:“高雄的能力可以胜任四方长老,却抵不上五行督察使,他跟徐节,胜宜扉三人一起辅佐盟主处理江湖事宜。高雄还是有些权力的。”

    詹开窖就疑问道:“那余盟主是如何仙逝的,临终前就没有指定接替之人吗?”

    亦清道人回答道:“余盟主还活着时,修真修悟两派已经对立,徐节想在两派间谋和,但失败,高雄想要放任两派竞争,被盟主辞退,胜宜扉主张武力镇压两派,但死在了盟主之前,死因不明,两派互相借此攻击。老盟主是被气死的,也可能是被愁死的。”

    李恩询问道:“那各派掌‘门’人应该出面调解啊?自己掌‘门’难道还管不了自己的‘门’下弟子吗?”

    亦清道人苦笑了一声,道:“公子应该去问我们掌‘门’。”

    李恩休养了两日,服用了宁虚散人配的‘药’后身体有所好转,带着很强的疑问,詹开窖领他去拜见武当掌‘门’。

    借着谢恩之名,李恩斗胆向掌‘门’发出了心中的疑问,张中行微微一笑,道:“本座身为武当掌‘门’,却极少下山,各派弟子众多,留在‘门’派的只有少数,在‘门’派内,这些弟子还能听从掌‘门’的教诲,但出了‘门’派,就各行其事,掌‘门’权力再大,弟子不做违背教规之事,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况且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并没有错。”

    李恩点头应了,道:“晚辈明白了,派系‘门’别自古就有,此消彼长,想要融合很难。”

    张中行就询问道:“如果要李公子来处理修真修悟两派的争执,李公子要如何应对?”

    李恩沉思了片刻道:“既然两派对立,那就将两派隔离,互不干涉,各自修炼。”

    张中行听后微微一笑:“道法自然,随心所‘欲’!”

    李恩继续询问道:“晚生想要赶往峨眉山,还望掌‘门’赐教!”

    张中行看了他,道:“如果是你独自前往,你只需要有钱即可,但想要詹开窖领你前往,那就需让他们的修为达到四十,购买‘门’派坐骑后带你前往。”

    李恩就疑问道:“怎么你们出家人也如此看重金钱?”

    张中行道:“一个‘门’派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花’销重大,一刻就要‘花’费十两银子,每天不断,每月不断,日日如此,时时如此,而且有些坐骑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李恩点头应了,道:“晚辈明白,那寻常坐骑呢?”

    张中行就道:“只怕李公子的身体经受不了舟车劳顿。”

    “那要如何才能迅速提升自己的修为呢?”

    张中行回答道:“如果有钱,就购买大还丹,如果没钱,只能一步一步扎实修炼!”

    李恩谢了,詹开窖就跪别掌‘门’,带着他返回丹青殿。

    入夜后,李恩便向詹开窖询问道:“掌‘门’所说的大还丹是什么灵丹妙‘药’啊?”

    薛涛就解释道:“是镜湖中一种奇宝,成熟后采摘,然后加以炮制,服用后修为倍增,不过争抢的大还丹的人也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小辈,去了只能是送死。”

    “镜湖?在哪里,我们不如冒险一试!”李恩道。

    詹开窖冷笑了一声,道:“镜湖就在武当山西南外,下山即到,但我们武当派的弟子都绕着走,就连亦清道人也不敢去挣抢大还丹,况且你重伤在身,去了必定一死。”

    李恩不服的道:“那我就装成死人,你们偷偷将我埋葬在那里,谁会防备一个埋在土里的死人呢,你们在远处等大还丹一炼成,就向我发讯号,我借机摘取,然后继续埋在土里装死人,等抢夺大还丹的人都离开后,你们再来把我挖出来。”

    岁寒三友听了他这个建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宁虚散人听到了笑声,走了过来,四人忙止住了笑声,对其行礼叩拜。

    “为了一粒大还丹而冒险,值得吗?”宁虚散人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