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上山
    所谓的江湖侠士,就要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秉公守道。.: 。

    亦清道人身为出家人,更比江湖侠士多了一份慈悲心怀。他自知不是水府管家的对手,也无法对抗水长老,但还是要拼力一搏。

    小胡子趁机要取书生的‘性’命,亦清道人伸出一‘腿’拦住了砍落的短刀,鲜血当即从刀口涌出,水总管冷笑一声道:“多管闲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些蓑衣人扯落了身上的蓑衣,正在围攻这只喷火的老鼠,木雀上跳下一位白衣‘女’子,呵斥道:“都住手!”

    这些人还都乖乖助了手,火老鼠趁机去救主人,白衣‘女’子看到了昏‘迷’的水秀秀,就一挥手,召来了一只火凤凰朝火鬃鼠扑去,对亦清道人嗤笑道:“你一个内功‘门’派的道士却养了一只外攻的宠物,难道连这点江湖常识都不知道吗?”

    亦清道人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腿’,拂尘,还有宠物火鬃鼠,不顾‘腿’伤,道:“水姑娘见笑了,宠物只是辅助,内攻外攻都无所谓了,不知这位书生如何得罪了尊家,你们要将其灭口?”

    这个白衣‘女’子看了地上昏‘迷’的李恩,秀眉一皱,道:“这个书生拐走我侄‘女’算不算得罪了我们水家?”

    亦清道人念道:“原来如此,这人罪不至死,况且水小姐已经完璧归还,还望水姑娘留他一条‘性’命,用来悔改。”

    白衣‘女’子就道:“我们水家的事情无需外人‘插’手,水总管,把这个书生捆起来,带回去‘交’我爹爹处置!”

    水总管立刻领命,两个蓑衣人将李恩捆了起来,扛到了马背上,白衣‘女’子将水秀秀抱起,放入了来时所乘的木雀内,她自己也坐到了木雀背上,启动机关,木雀载着姑侄二人就往远处飞去。

    亦清道人也召唤出了自己的坐骑金翼鹤,翻身骑上,追了木雀而去。

    宜昌水家,从里到外一片白‘色’的旗子麻布,令人一看便知,主人家正在办丧事。

    马背上的李恩在颠簸中已经醒来,嘴里念道:“水小姐!”

    岁寒三友站在了水家正堂外,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对水长老耳语了几句,就退下了。

    水长老就向堂外走来,水总管将李恩押了进来,按在了地上。

    岁寒三友立刻惊喜了,水长老对三人道:“老朽请这个书生来为孙‘女’招魂,不想他却拐走了老朽的孙‘女’,幸好水总管及时发现,就追了回来。”

    李恩立刻辩解道:“我才没有拐走你孙‘女’,是你的小‘女’儿将我从船内丢入了河里。”

    詹开窖就朗声道:“水长老,李公子是高雄前辈和谷先生委托我们兄弟送往峨眉山跟高小姐会合的,此事九大‘门’派长老皆可证,还望水长老将其归还,否则高前辈怪罪下来,我们兄弟吃罪不起。”

    水长老对府内总管询问道:“这小子怎样了?”

    水总管就道:“他已经挨了我的一掌,半死不活了!”

    水长老转身对詹开窖道:“既然他已经受到了惩罚,那老朽就看在高雄和谷无用的情面上放了这个书生。”

    水总管不情愿的命手下把李恩松绑,詹开窖忙去扶起了李恩,薛涛就道:“李公子只是一个无辜之人,你们却这样对他!”

    詹开窖却示意他们赶快带着李恩离开长老,水长老瞪了薛涛一眼,道:“老朽自然会前往洛阳跟他们说明的,你们这些小辈不要再多言。”

    詹开窖背起了李恩便要离去,李恩却道:“水小姐!”

    薛涛和查天阔已经护卫着他们匆匆出了水府,往河边赶去,一声鹤唳从他们头顶发出,二人忙握住了武器警戒。

    亦清道人骑着金翼鹤在他们身前停住,詹开窖忙放下了李恩,拱手行礼道:“弟子拜见师叔。”

    薛涛和查天阔二人见来者是老大的师叔,才松开了武器,也俯首行礼。

    詹开窖就疑问道:“师叔你受伤了?”

    亦清道人看了自己的‘腿’一眼道:“这位公子是何人啊?刚刚差点命丧水家总管之手。”

    詹开窖就道:“回禀师叔,这位是李恩李公子,我们兄弟四人受高雄前辈和谷先生委托护送李公子前往峨眉山,路径武昌,却被水家人缠住。”

    亦清道人点头应了,道:“这里是水族的地盘,不宜久留,我带你们赶快返回师‘门’,等李公子的身体恢复后,你们再继续前往峨眉山!”

    李恩就拱手行礼道:“晚生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亦清道人取出了一粒‘药’丸让李恩服下,就带他们火速往西赶去,很快就来到了武当山脚下。

    见到了武当派的引路道人,他们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岁寒三友轮流背着李恩往山上赶去,在石阶尽头,一个青‘色’道袍的男子正在‘侍’‘弄’一群白鹤,詹开窖向他行礼,称呼为莫师伯。

    武当大殿外,香烟袅袅,松涛阵阵,一个身着道袍的白须男子站在了当中,詹开窖引着李恩和自己的俩兄弟向此人叩拜,称呼为掌‘门’。

    武当掌‘门’看了李恩一眼,道:“书生落魄时常见,身入江湖多磨难,‘欲’为人龙金榜名,须经生死过历练。”

    掌‘门’旁边一道童对他们道:“掌‘门’人看这位李公子相貌不凡,必要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之前要多次遭受生死劫难,詹开窖你带他到丹青殿请宁虚散人医治吧!”

    詹开窖忙谢过了掌‘门’人,带着俩兄弟和李恩折向山巅赶去。

    他们顺着石阶走入了白云中,听到了阵阵仙鹤的啼叫,李恩的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困难。

    詹开窖就安慰他道:“李公子,你一定要坚持住,宁虚师叔的医术也很厉害的,我们见到了他,他一定能医好你的!”

    丹青殿外松涛声,梨‘花’亭内白鹤鸣。

    一位道姑在梨‘花’亭内盘膝打坐,见到了来者,便道:“亦清师弟已经说过李公子的情况了,道童也准备好了热水,你们先为李公子沐浴,再带来医治。”

    詹开窖点头应了,在前引路,查天阔和薛涛架着嘴‘唇’发紫的李恩进入了殿内,将其剥下了破衣服,放入了浴桶内浸泡。

    一个道童提了一竹篮‘药’材从殿外走来,道:“宁虚师父说李公子受了外伤,需要静心慢养,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的。”

    詹开窖就疑问道:“可我们还要护送李公子前往峨眉山,路上耽搁不得。”

    道童将‘药’材放进了浴桶内,道:“我也没办法,李公子的身体经受不了舟车劳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