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十章 亦清道人
    在古代,能够自己选择婚姻的‘女’‘性’只有极少数的几个,她们是幸运的,却又是不幸的。,: 。

    李恩再次受到了惊吓,不过却没有昏厥,夜空下起了暴雨,天亮后,小船搁浅在了一道河滩上,他们二人的衣服已经湿透,不过还好,老天终于停止了落雨,水秀秀冻得瑟瑟发抖,李恩于心不忍,只好抱紧了她取暖。

    伴随了刺耳的犬吠声,无数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骑士朝他们这里赶来,李恩怕狗,但又无处可躲,忙抓起了船桨护在二人身前。

    十几只尖耳黄‘毛’的猎狗将他们所乘的这艘小船团团包围,这些骑士从马背上翻身跳下,为首一个男子摘下了斗笠,‘露’出了一张国字脸,两道浓眉格外威严,李恩被他的眼神打了个哆嗦。

    此人用沙哑的声音道:“又是一个书生,快把水小姐‘交’出来,我们可以给你留条全尸。”

    见这些人来者不善,李恩握紧了船桨,水秀秀将脸埋进了书生怀中,双手紧紧抱住了李恩的脖子。

    看到这个书生无动于衷,为首这个男子一挥手,这十几只猎犬同时狂叫着就朝小船中扑去,水秀秀嘴里惊叫道:“楚郎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李恩对她低声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丢下你的!”他早有防备,双脚一点船舷,身体奋力跃起,右手挥舞了船桨朝一只猎犬当头扫去。

    这一招叫“当头‘棒’喝”,是少林派的武功,不过李恩自己并不知道,这只猎犬惨叫了一声,从小船船舷上跌落,李恩跃过了这些猎犬,跳到了石滩上,大步朝岸上逃去,水秀秀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生怕自己被丢下。

    十几只猎犬在后面紧追不舍,国字脸皱起了眉头。

    李恩带着水秀秀一路狂奔,来到了一处树林外,不过他的脚一歪,水秀秀从他怀中飞出,跌落进了树林中。

    身后的两只猎犬立刻朝他扑来,李恩明白自己一旦被恶犬扑上,就只有死路一条,便强忍了脚踝的疼痛,扭转身体,用力砸出了船桨。

    只听“咔嚓”一声,他手里的船桨砸到了一头猎犬脑袋上折断,不过折断的船桨刺进了另外一只猎犬眼中,痛的这只猎犬就地打滚。

    剩下追来的猎犬停住了脚步,不敢冒然上前。

    李恩蹲下了身体,不过后面的骑士追了上来,发出了呵斥声,这些猎犬再次向他发起了攻击。

    他脑海里闪现出了一群猴子围攻他的情景,眼前却是一群猎犬在围攻他,不过猴子比猎犬更难缠,他咬着牙齿,挥舞了手里的断桨,不断朝这些猎犬发起了反击,渐渐他的衣服被一些猎犬抓破,还好他躲避的比较快,没有被这些恶犬抓伤,也未被咬到‘肉’。

    国字脸带着手下追来,看到了树林下的水秀秀,一挥手,两个蓑衣人就朝树下走去。

    李恩心中着急,额头青筋暴起,手里的断桨脱手飞出,他抓住了一只猎犬的尾巴,双腕发力,随着一声格外刺耳的惨叫声,国字脸和他的手下也吃了一惊。

    只见这个书生居然徒手将一只猎犬的尾巴从身体上扯断,李恩衣衫破烂,身上脸上溅满了血污,双眼通红。残余的猎犬夹着尾巴躲到了主人身后。

    这些蓑衣人立刻扯掉了身上的斗笠和蓑衣,‘露’出了一身白衣,俩‘女’子也将昏‘迷’的水秀秀抱了过来,对这个国字脸道:“水总管,小姐晕过去了!”

    国字脸示意这二人将小姐带走,他自己暗调内力,一掌打出,李恩口喷鲜血,仰面倒地。

    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便上前探了李恩的鼻息,道:“水总管,这小子还活着,怎么处置?”

    水总管转过身,将斗笠戴上,冷声道:“宰了他,丢进河里喂鱼!”

    这个小胡子就拔出了随身的短刀便朝李恩脖子抹去,天空中传来了一声鹤唳,一枚银针刺入了这个小胡子的合谷‘穴’,令其丢掉了手里的短刀。

    水总管仰头望去,就看到一个白胡子老道骑着一只金翼鹤,停在了他们上空。

    这些蓑衣人纷纷拔出了武器警戒,老道士朗声质问道:“此人所犯何罪?你们为何要取他‘性’命?”

    水总管就道:“原来是武当亦清道长,这是我们水族的家事,不需道长过问!”

    亦清道长把坐骑落地,翻身下来,走到了李恩身前,道:“这人书生模样,一看就知是汉人妆扮,怎是你水族的家事,如果他犯了罪,也应该受到你们土司审判后行刑,你们先是以恶犬攻击,后又偷袭,实在辱没了水长老的名声。”

    水总管却道:“这穷酸挟持我家小姐‘私’奔,已经辱没了我们水族的名声,他,罪该万死!”

    亦清道人就反问道:“水族在这里家大业大,人多势众,他一个文弱书生怎能挟持了你家小姐,其中必有冤情。”

    水总管就道:“即便有冤情,你也不是官府,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会影响我们水家跟你们武当派的感情!”

    亦清道人便一甩手里拂尘,念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怎能见死不救,这闲事贫道管定了,世上虽然书生无数,但地府不能再收冤魂,无量天尊!”

    这些蓑衣人握紧了佩刀将这个道士团团围住,水总管冷声道:“我既然敢这样做,就是奉了水长老的命令,你不会想要跟水长老对抗吧?”

    亦清道长仰头向远处望去,一只木制的云雀正朝这里飞来,他低头道:“水长老就可以草菅人命吗?如果他也可以草菅人命,那他跟魔教还有什么区别?”

    水总管听后勃然大怒道:“放肆,你个杂‘毛’老道居然敢对水长老大不敬,我就拿了你去武当派问罪!”

    这些蓑衣人挥舞了武器朝亦清道人砍去,金翼鹤发出了一声鸣叫,展翅飞离。

    亦清道士一掌结印,嘴里念了咒语,一只浑身冒火的大老鼠就突然显出,向这些蓑衣人喷火,他们的蓑衣虽然被雨水湿透,但还是在烈火下燃起了浓烟。

    水总管立刻道:“大家快捂住鼻子,小心对方的火鬃鼠。”

    亦清道人屏住了呼吸,俯身去查看昏‘迷’的李恩。

    云雀飞了过来,水总管以黑巾遮面,避开了火鬃鼠的攻击,穿过烟雾来到了亦清道人背后,挥掌就要落下,却被对方的拂尘缠住了手腕,而先前这个小胡子用另外一只手捡起了短刀朝李恩心口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