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水秀秀
    黑夜里有了光亮会给人带来安全感,但黑暗中的光亮往往是索人‘性’命的。

    李恩书生跟着查天阔从芦苇‘荡’中逃出,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果然在一条船上,不过查天阔却变成了一个白衣‘女’子,身后的芦苇‘荡’燃起了熊熊大火,他不由为查天阔担心。

    小船顺流而下,往河道中驶去,李恩便朝同船的这个白衣‘女’子望去,询问道:“姑娘是何人?怎会独自出现在这里,这船是你的吗?”

    白衣‘女’子转过了头来,幽怨的道:“楚郎,你怎么了,我是水秀秀啊!”

    李恩吓了一大跳,只见这个‘女’子长发遮面,身着白‘色’的长衣长‘裤’,‘裸’‘露’的双手没有一丝血‘色’,不知是人是鬼?他忙往后退去,小船很快就驶出了芦苇‘荡’,这个‘女’子低声道:“楚郎,你不要怕,我们逃到外面去,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身后芦苇‘荡’的火势越来越大,火光映红了夜空,李恩忙回头大喊查天阔的名字,但刚叫了一声,最就被一双惨白的手捂住了,这个自称水秀秀的‘女’子捂住了他的嘴,李恩更是惊慌,想要挣脱,对方的长发在自己耳边滑过,痒痒的。

    水秀秀在他耳边低声道:“楚郎,不要喊,否则会把我爹爹他们引来的。”

    小船进入了一条宽阔的河道里,继续顺流漂‘荡’,李恩用力挣脱了这个‘女’子的手,疑问道:“姑娘认错人了,晚生名叫李恩。”

    水秀秀松开了手,撩起了遮面的长发,‘露’出了一张比纸还白的脸,双眼布满了血丝,还有血迹自眼角流出,嘴里喃喃自语的道:“楚郎,你不要怕,我们现在安全了,我爹爹他们不会追来了!”

    李恩登时被吓晕了过去,水秀秀继续驾着小船顺着河道而去。

    芦苇‘荡’另一侧,查天阔也在高声呼喊着李恩的名字,不过身后燃起了大火,他不由着急起来,就要返回去找人,但他也知道这芦苇‘荡’一旦燃烧起来,加上夜风的吹动,想要灭火很难,他忙取出自己的一对弯钩迅速割倒未引燃的芦苇,同时继续高声呼喊李恩的名字。

    欧阳船主驾着帆船很快赶来,见状,忙停下了船,命船工取水灭火,詹开窖带着薛涛老符跳上了芦苇丛内,顺着割倒的芦苇,找到了查天阔,询问李恩的下落。

    得知情况后,四人一边找人一边灭火,但前方的火势已经燎着他们的眉‘毛’,老符就道:“我们赶快把自己衣服‘弄’湿,火势这么大,我们‘弄’不好就会被大火吞噬。”

    他们四个就跳进了泥沼中,将自己‘弄’成了泥人,不过许多小船也赶了过来,大群的土著人跟他们一起灭火。

    栖息在芦苇‘荡’内的野鸭浑身冒着火往天空飞去,但还是坠落了下来。

    这些土著人手执镰刀,拼命的割取尚未引燃的芦苇,老符和詹开窖拉住了薛涛跟查天阔二人,人力已经无法控制火势,他们退到了安全的地方,颓废的坐在了放倒了芦苇上。

    老符叹息了一声道:“李公子福大命大,一定能够死里逃生的!”

    查天阔充满了自责的道:“都怪我只顾逃命,把李公子丢了,倘若他真的出事了,我们可要如何向高前辈和谷先生‘交’待啊?”

    詹开窖就安慰他道:“或许这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们都已经尽力了!”

    薛涛却疑问道:“水长老为何要把李公子带到这芦苇‘荡’中,然后放火呢?难道这就是水家的招魂方式?”

    查天阔忙纠正道:“我使用隐遁术潜伏在了水家的小船上,李公子被一艘乌篷船接走,我拼命游水跟上了乌篷船,却发现李公子被人从乌篷船内丢下,还以为是李公子自己逃出来的,就带他躲进了芦苇‘荡’内,不料还是把他在芦苇‘荡’里‘弄’丢了。”

    薛涛肯定的道:“一定是水家人放的火,目的是要把李公子烧死在这里!”

    查天阔就疑问道:“老大,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

    詹开窖就对老符道:“我们兄弟仨天亮后就去水家拜访,然后向他们要人,你跟欧阳船主带老三前往洛阳,把此事向高前辈和谷先生禀报,水长老在江湖中的势力再大,也不能草菅人命!”

    当李恩醒来时,天已经快亮了,他仍惊魂未定,只见这个白衣‘女’子就坐在他身边,继续摇船,四周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出是这在什么地方?

    水秀秀见他醒来,就道:“楚郎,你醒来了,你说过要带我去京城的,我们现在就去京城好吗?”

    李恩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深吸了一口气道:“姑娘,你一定认错人了,我是李恩李公子,不姓楚,也不是你的楚郎!”

    水秀秀却道:“楚郎,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水秀秀啊!”然后就低声‘吟’唱道:“十里蒹葭出碧湾,一片芦‘花’飞青天。只道大雁来又去,只羡鸳鸯不羡仙。”

    李恩似乎明白了,这个‘女’子就是水长老的孙‘女’,她把自己当已经落水身亡的情郎,不过她不是已经得了失魂症吗?怎么独自在芦苇‘荡’里出没?

    水秀秀见他不语,就道:“楚郎,你记的我了,你带我去京城可好?”

    李恩忙解释道:“不,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楚郎!”

    水秀秀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说错话了,忙道:“不,楚郎,你不想去京城,那我们就去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生活一辈子好吗?”

    借着灯笼微弱的光亮,李恩看到这个‘女’子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便不再说话,他犹豫这身份要将楚郎已经溺死的消息告诉这个柔弱‘女’子?

    灯笼的光亮闪了一下,熄灭了。

    水秀秀一下子扑到了李恩怀中,低声‘抽’泣起来。

    “为什么老天要故意为难两个有情人呢?”李恩疑问道:“不,不是老天在为难她二人,而是水家在为难自己的孙‘女’。”

    无数黑影从他们身后飞来,李恩也吓的不敢喘气,无数河灯向他们漂来,待乌鸦飞过之后,水秀秀抬起了头,拢了自己的长发,道:“楚郎,你看这些河灯,都是人们为了怀念自己逝去的亲人朋友而放出的,每一盏灯都代表了一个人的魂魄。”

    不过这些河灯却在水流中不断沉没,李恩仍为自己的同伴查天阔担心,就道:“水姑娘,我的朋友还在芦苇‘荡’中,我们不能丢下他,我要回去找他。”

    水秀秀却道:“不要,我不要回去!”说着发疯了似得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李恩忙去阻止她,但对方变得力大无穷,一把将自己推倒,然后就用双手去抓自己的脸,一道闪电滑过,照亮了一张布满血痕的脸。

    李恩瞪大了双眼,水姑娘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