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夜半歌声
    人最难掌控的就是自己的命运了,我们不想做某些事情,却不得不做。,: 。

    李恩不想去见水家小姐,却又不得不去,船在岸边停下,他忙朝后面望去,希望能够看到同伴所乘帆船跟来,不过前面却驶来了一艘乌篷船,挂着白灯笼,小船上的这个汉子立刻高声呼喊道:“这里,我们在这里!”

    乌篷船迅速驶来,在小船旁停下,这个汉子对李恩道:“李公子请上船去,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李恩疑‘惑’不解,也不愿上船,但乌篷船内‘射’出一道白练,将李恩拦腰卷起,拉入了乌篷船的船舱。乌篷船迅速驶进了河岔里,很快就不见了。

    剩下这两艘小船继续往前驶去,后面的帆船追了上来,詹开窖在船头向欧阳船主疑问道:“刚刚小船在这里停下了?”

    欧阳船主点头应了,詹开窖就道:“继续追!”

    李恩被拉入了乌篷船的船舱内,丢在了地板上,只见船舱里一片漆黑,他心跳的很快,立刻高声呼道:“救命啊!”

    灯亮起,一个戴着面纱的紫衣‘女’子显‘露’了出来,在一张高背椅子上坐下,对他冷声道:“李公子,不必害怕,看你的外貌,你还没有成婚吧?”

    这‘女’子的声音成熟,不过话语中透着威严和凌厉,他忙点头应了,询问道:“夫人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去我兄长家,为我侄‘女’招魂,如果里公子能救活我侄‘女’,我们就放你走,否则。”这位‘女’子道。

    李恩盯着这个‘女’子道:“否则怎样?我又不是法师,也不会招魂。”

    这位‘女’子就道:“公子只要会对对子即可,况且你已经对出了我爷爷出的上联。”

    李恩点头应了,道:“夫人如何称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位‘女’子收起了白练,一个下人搬了张凳子进来,请他坐下,然后开口道:“妾身乃扬名五老中水长老的小‘女’儿,爹爹一共有三位夫人七个妾,生了三十多个儿‘女’,但活下来的不多,江湖中人的后代总是不顺利,兄长的‘女’儿因故重病,她恋上了一介书生,但受到了所有人的反对,兄长为她订了亲,就在出阁的头天晚上,那个书生带着她‘私’奔了。”

    李恩心里有些不服,嘟囔道:“如果我们金榜题名了,你们就能看上我们了!”

    这个‘女’子冷声道:“即便你们金榜题名了,我们也看不上,百无一用是书生!”

    李恩有些生气,这个‘女’子却继续道:“兄长很快就发现了,立刻派人去追,书生用小船载着我侄‘女’,不过遇到了风‘浪’,书生落水死了,我侄‘女’也落了水,但被我救了,但是落下了失魂症!我爹爹说只要找一个书生就能唤回我侄‘女’的魂魄了,这下你明白了吧!”

    “好凄惨的爱情故事啊!”李恩感叹道:“可我失忆了,什么都做不聊,你们还是另找别人吧!书生多的是!”

    这个‘女’子就道:“既然李公子不愿帮我们这个忙,那就算了,妾身这就放你离去!”

    李恩听了很高兴,就跟着她朝船舱外走去,但仔细一想,不对,这个‘女’子就冷声道:“我最讨厌你们这些迂腐的书生,自以为是,你这就下船吧!”说着手臂一伸,从衣袖中‘射’出一道白练,将李恩再次卷起,一把抛出了船外,丢进了水里。

    李恩大惊失‘色’,忙费力游水,一股寒意立刻沁入了他的肌肤,四周一片漆黑,就连圆月也躲入了乌云中,乌篷船里传来了这个‘女’子的冷笑声:“把你丢到了水里,让你去跟那个书生做伴,我侄‘女’的魂魄就能回来了!”

    乌篷船迅速消失在了黑夜里,李恩忙向岸边游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水里,而水中似乎有无数只手把自己往下拉。

    他忙闭上了眼睛,心道:“这都是幻觉,下面的是水草!”

    他感到脚下一松,身体一轻,就往水面浮去,睁开眼睛一看,就见到一条熟悉的身影拖着自己往岸边游去。

    上了案后,他才发现救自己的是查天阔,两人拧着衣服上的水,李恩忙疑问道:“查二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啊?幸好你及时赶到,不然我就没命了!”

    查天阔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只不过我隐身了,这水长老的小‘女’儿可真够毒,说把人丢下水就丢下!”

    李恩就疑问道:“这是哪里?我们要如何跟詹大侠他们相会和呢?”

    查天阔道:“不急,我们先生堆火,把衣服烘干,再‘弄’些吃的,我已经在沿途留下记号了,老大他们应该能找来的!”

    一阵夜风吹来,二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李恩什么也看不到,却听到了一阵凄婉的歌声,这歌声令他的眉‘毛’都树起来了。

    查天阔也听到了歌声,立刻拔出短刺握在手里,低声道:“这里不宜久留,我们得赶快走!”说着拉了李恩快步往前,在二人身后冒出了一朵又一朵的鬼火,紧紧追这他们,不断的熄灭,后面的鬼火再次跟上,然后熄灭。

    李恩的心快跳出了嗓子眼,两条‘腿’也开始颤抖起来,查天阔低声道:“把眼睛闭上,什么都不要想,等你睁开眼,我们就回到船上了!”

    查天阔带着他走进了一大片芦苇丛中,这些鬼火到了芦苇丛外就停止了,许多萤火虫从芦苇丛中飞起,他从一片芦苇丛钻出后,看到了一条河,才松了口气,但一回头,却不见了李恩,忙低声喊道:“李公子,李恩!”

    李恩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条船上,不过这条船很小,没有蓬,船头挂着一盏白‘色’的灯笼,船舱里铺满了粉‘色’的‘花’瓣,凄婉的歌声就从岸边发出,小船顺流而下,一阵夜风吹来,将他额头的大汗带走,他突然听到了噼噼啪啪的声音,忙回头望去,就见自己身后的芦苇从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这凄婉的歌声也嘎然而止,无数野鸭大雁的惨叫声不断传出,李恩忙道:“不好,查二哥!”于是就奋力将小船停住,大声呼唤查天阔的名字。

    一道白影从尚未燃烧的芦苇丛中飞出,飘落到了他的小船上,对他低声道:“楚郎,快走!”说着从他山沟里躲过了船桨,划开黑水,小船顺流而下,往芦苇丛外驶去。

    李恩吓的说不出话来,不知这个白影是人是鬼,更担心查天阔的生死。

    一个穿‘插’在小说里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很传统,也很老套,不过男主角的爱情故事更加传奇,欢迎收藏,看小书生是如何一统江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