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马车论道
    想要唤醒记忆,就要回到过去,首先从回到去过的地方开始。。

    **寺的钟声木鱼很快就唤起了李恩的记忆,他这才发现自己失忆跟没失忆没有太大的区别,先前的人生太简单,自己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父母,在古寺内长大,幸好没有出家当和尚。

    詹开窖和查天阔二人来到前殿,希望能从这些香客嘴里打探出外面的情况,不过外面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切如故。谨慎期间,詹开窖坐在了文案后代替老和尚为客人解签,他本是武当道士,所以这难不住他。查天阔施展隐遁术溜出寺外打探消息。

    出了**寺后,查天阔才发现自己可以不用隐遁,外面一切都很正常,没有追兵,也没有可疑之人,但他还是谨慎的用面巾遮住了脸,大步向白石头村赶去。

    当李恩一觉醒来后,天又黑了,肚子也饿了,詹开窖正在喂金胜寒服‘药’,见他醒来就道:“你睡了整整一天,看来需要加强体质了!”

    查天阔示意他下来用斋饭,然后道:“我已经准备好了马车,你赶快用饭,我们趁夜离开这里,然后先乘马车赶往黄石县跟符船工会合。”

    李恩下了‘床’,一边洗脸一边疑问道:“符船工?”

    查天阔咽下了嘴里的饭菜,点头道:“对,就是你的救命恩人老符,他也算半个江湖人了!”

    得知救他命的老船工安然无恙的返回了黄石县,他十分高兴,道:“佛祖保佑,老船工总算安全回到家了!”然后就坐下开始用饭,金胜寒服过了‘药’,就在‘床’上盘膝打坐,调运内力疗伤。

    李恩便询问道:“那昨夜伏击我们的跟偷袭高家的是同一伙人吗?”

    查天阔就摇了头,道:“很像,也有可能,如果是同一伙人的话,那他们的目的就很明确,是朝着你而来的,所以你要小心了!”

    他们迅速用过了晚饭,查天阔道:“马车就在白石头村寄放,我们从后‘门’离开。”

    李恩就道:“那我去向这里的僧人告辞。”

    查天阔用弯钩拦住了他,道:“不用了,我已经跟这里的管寺道过别了,你就不要画蛇添足了!”

    李恩疑问道:“那现在外面还有敌人吗?”

    查天阔道:“表面上没发现,所以我们要趁夜离开,绕路前往黄石,时间不多了!”

    詹开窖为李恩罩上了一件黑布长袍,他们扶着金胜寒跟在查天阔身后出了房间就往后面悄悄走去。

    今夜月黑星稀,风不大,他们找到了**寺的后‘门’,轻轻打开,走了出去。詹开窖立刻矮下身子道:“老三我背着你走,这样我们的行速就快一些。”

    薛涛就道:“大哥,让我来背三哥吧,你来为我们护卫!”

    李恩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紧跟在他们身后快步赶路,走了半个时辰,看到了一座村落,查天阔示意众人停下,低声道:“你们先在这里休息,我进村去把马车提出来。”

    詹开窖便放下了老三,薛涛把佩剑塞到了李恩手里道:“你来警戒,让大哥休息一下,我来为三哥止痛。”

    李恩拿了长剑也不会使用,查天阔施展隐遁术往村子里赶去。

    很快一辆马车就朝他们驶来,詹开窖从地上站起去扶金胜寒,薛涛也调运了内力。

    马车在他们身边停下,两人扶着金胜寒上了马车,将李恩也拉了上去,查天阔道:“伏击我们的是江北道兵,他们白天在村子里搜查过了。”说着一挥马鞭,驱车前行。

    马车内,李恩就疑问道:“江北道兵?这么说是朝廷的人伏击我们,为什么啊?我们又不是朝廷通缉的逃犯?”

    詹开窖就道:“听说你被一群官差追捕,那你是不是朝廷缉捕的逃犯啊?”

    李恩忙辩解道:“当然不是了,我只是一介书生,稀里糊涂的就被官差打晕,被他们丢到了水里。”

    詹开窖就道:“江北道兵不会无缘无故的伏击我们,一定是受到了上级命令,跟朝廷有勾结的就只有星宿派。”

    李恩疑问道:“可我见高前辈和谷先生他们在江城的水军校场里会见九大‘门’派的长老。”

    查天阔就解释道:“我们江湖中人也是百姓,但又不同与寻常百姓,高前辈是当地豪杰,跟官府自然有‘交’情,通常朝廷不会干预我们江湖上的事情。”

    岁寒四友一边驱车前行一边向李恩介绍了江湖中的事情,现在江湖中九大‘门’派弟子分成了修悟和修真两派,江湖众人除了研习武功,行侠仗义之外,为如何提升武功闹了分歧,修真派提倡不拘一格,博采众长为己所用,只要能提高自己武功,方法跟手段都无所谓,而且要充分利用一切资源;修悟派认为要恪守祖训‘门’规,只在自己所处的‘门’派里‘精’熟武功,不能把所有的武功糅合融汇。

    李恩听不明白,查天阔就道:“说简单一些,修真派就是心‘性’自由,而修悟派是保守,就和孔孟之争一样。”

    可李恩还是没听明白,道:“孔圣人讲究有为,而孟圣人提倡无为,江湖众人也是这样区分吗?”

    詹开窖就道:“可以这样理解,修真派不提倡跟朝廷合,但也不跟朝廷对,而修悟派则提倡协助朝廷,强国富民。”

    李恩道:“这么说两派的矛盾很尖锐,但也不是没有调合的可能。”

    金胜寒就疑问道:“一个不要跟朝廷合,另外一个要跟朝廷合,怎么调和?”

    李恩道:“这就要从江湖的起源说起了,是先有侠客还是先有国家?”

    金胜寒就道:“当然是先有国家啊?没有国家哪来的侠士?”

    李恩摇头道:“非也,江湖是跟朝廷并存的世界,两者互相牵制,朝廷势力强,则江湖势力就弱,反之官府昏庸黑暗,江湖势力就崛起。”

    詹开窖道:“李公子说的没错,修悟派希望能协助朝廷改变现状,而修真派则想要推翻这个朝廷,但我们大宋现状虽然皇帝昏庸,但也没有彻底到了非要除掉不可的地步。有的人希望改变皇帝,有的人打算重立明君。”

    李恩苦笑一声道:“这两样都谈何容易,‘弄’不好是要被诛九族的。”

    查天阔冷笑一声道:“这对于你这种文弱书生来讲很难,但对于我们习武之人来讲,并不难,可谁又能保证新帝就是一个明君呢?”

    李恩道:“其实一个国家的强弱不是皇帝一个人的责任,跟皇帝身边的人以及朝廷大臣有很大关系,忠臣多了,国君自然英明,佞臣多了,皇帝自然昏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