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大法寺
    经验都是积累起来的,甚至是前辈的命换来的。

    天亮后,岁寒四友带着李恩赶到了**寺,却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顺着寺院的院墙往后院走去,在一处低矮的院墙下,停住了脚步,查天阔一个纵身就跳到了墙头,然后向院墙内望去。

    詹开窖跟薛涛二人把老三托起,顶到了墙头上,查天阔见院内无人,就轻轻跳入,然后把老三接了下来,放在了墙根。

    李恩也被二人顶到了墙头,然后跳下,不过他落地后习惯就地打滚,避免伤脚。

    查天阔立刻示意他不要‘弄’出动静,然后将两位同伴也接了下来,一行人坐在墙根大口喘气,钟声停止,一群和尚朝这里奔了过来,见到了他们,‘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詹开窖忙起身道:“我们是路径这里的游客,被大虫追捕,才逃到这里避难,还望诸位圣僧收留。”

    这些和尚盯着他们,却不回答,但一个和尚就去报讯,他们五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金胜寒强忍了疼痛,道:“你们不要管我,把李公子带出去,我来掩护!”

    詹开窖却道:“我们不会丢下兄弟不管的!”

    一个小和尚引了一位老僧来,这些僧人让出了道。

    老僧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几位施主是什么人啊?为何要潜入敝寺?”

    查天阔就抢言道:“我认得贵寺的能仁方丈,我要见你们的方丈。”

    这位老僧道:“我们的住持方丈正在禅修,不方便见客,老衲是这里的管寺,你们如果是朝廷通缉的逃犯,我们不能收留!”

    詹开窖就道:“实话跟你们讲了吧,我们是路经这里的江湖侠士,被一群不明来历的敌人伏击,我这位兄弟身受重伤,便来贵寺躲避,还望高僧收留。”

    这位老僧就朝李恩望来,他们几人一身泥污,狼狈不堪。

    李恩起身拱手揖,道:“晚生李恩,只是一书生,他们四人护送我前往峨眉山求医,我们不是朝廷通缉的逃犯!”

    老僧信了他的话,就道:“那几位施主请到后院厢房休息吧!出家人慈悲为怀,不会为难你们的!”

    李恩谢过了他,就去扶金胜寒,但岁寒四友仍小心警戒。

    老僧引他们到了后院厢房内,就命小和尚去为他们烧水,詹开窖却拉住了这位老僧,道:“寺管大师,在下有几句话想要询问,还望大师解答!”

    李恩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来到房外抖落衣服上的污泥,就听屋内二人的对话。

    “大师可知伏击我们的是何人?”

    “老纳是出家人,从不过问江湖上的事情?”

    “那大师可知最近外来的都是什么人?”

    老僧仍摇头称不知,詹开窖就道:“既然大师不知,晚辈也不再多问,大师请便!”

    老僧就道:“几位施主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然后就告辞出了房间,李恩忙收起外衣,向他致谢。

    詹开窖对查天阔道:“老二,你上房顶警戒!”

    房间里,薛涛开始为金胜寒接骨治疗,两个小和尚抬了一木桶热水到来,询问道:“寺管让我们俩来问下,几位施主需要用早饭吗?”

    詹开窖道:“不必了!”但又迅速的道:“需要,有劳两位高僧了!”

    “施主不必客气,早饭马上送到!”俩小和尚告辞离去。

    薛涛就疑问道:“大哥就不怕这些饭菜里有毒?”

    詹开窖脱下了衣服,在浴桶里坐了下来,道:“不怕,如果饭菜里有毒,那就会暴‘露’他们的身份。”

    李恩向房顶的查天阔问道:“你真的认识寺里的方丈吗?”

    查天阔举目向四周望去,回答道:“我以前来这里上过香,向能仁方丈问过禅,算是认识吧!”

    詹开窖迅速沐浴过,然后换上了一套僧衣,对房外道:“李公子,你赶快沐浴吧!”

    李恩回房沐浴,俩小和尚端了早饭来,仍是糙米粥,馒头和咸菜。不过俩和尚还带来了几套粗布衣服,道:“我们只有这几套衣服了,都是出家前所穿的,请诸位施主见谅!”

    詹开窖向二人致谢,俩和尚告辞离去。

    薛涛为老三接好了断骨,用衣带加木板固定住了,李恩也沐浴罢,换上了一套粗布衣,这衣服有些旧,不过还算合身。

    詹开窖就道:“老四,你抓紧沐浴,我跟李公子先用饭,然后我们轮流警戒,其他人抓紧休息!”

    薛涛脱下脏衣服,也进浴桶洗浴,李恩端起了碗就要喝粥,但在嘴边停下,詹开窖道:“你先喝,如果没毒,我再喝。”

    李恩皱起了眉头,詹开窖从头上拔出一根银针,‘插’到了粥内,然后取出仔细查看,银针没有变‘色’,就道:“粥里没毒,可以放心喝了!”然后又去测验馒头和咸菜,李恩看着他的头发,再也喝不下粥了。

    馒头和咸菜都正常后,詹开窖便开吃,李恩只好也强忍着用饭,薛涛沐浴过,穿好了衣服,取了一碗粥准备去喂躺在‘床’上的老三,詹开窖阻止住了他,道:“你抓紧用饭,让李公子去喂老三喝粥,我去替换老四警戒!”

    李恩也用过早饭,便去喂金胜寒用饭,查天阔迅速沐浴,然后用饭,薛涛眼睛将他们的衣服丢进浴桶里洗涤,然后拿到房外晾晒。

    金胜寒只喝了一碗粥,李恩困意上头,就在他身边躺下入睡。

    薛涛也回到房间,在‘床’前盘膝打坐,查天阔出了房间,对房顶的老大道:“寺内的情况如何?有没有可疑之人出入?”

    房顶的詹开窖道:“寺内一切正常,入寺的都是些寻常香客,你把房‘门’锁上,我们俩到前面大殿里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况!”

    查天阔应了,就到旁边的僧房里去借了把锁,把他们借宿的僧房上了锁,二人一起往前院走去,到了大殿后,查天阔就施展初级隐遁,将自己隐了身,詹开窖戴上了僧帽,妆扮成了寺内的一个僧人,进入了大殿里。

    来**寺上香的多是一些‘妇’孺,不过也有一些身着华服的达官贵人,富户商贾。这些人除了上香,还要‘抽’上一签,来算自己的运势。

    大殿旁边就有一个身着袈裟的僧人在为香客解签,每支签少则五钱银子,多则十两不等,全看这些求签人的衣着。

    詹开窖‘露’出了微笑,来到这个僧人身旁,对他附耳低语了几句,这个僧人就点头应了,起身让出了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