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逆流而上
    年轻人总是会被爱情冲毁头脑,可如果这个时候不去寻找爱情,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高雄命儿子留下,他跟谷先生在老船工的带领下前去找琵琶奴,李恩也被留在高宅。

    高进将他安排在了客房中休息,不过詹开窖等四人已经中毒负伤,他被简长老叫去帮忙,先用清水为四人清洗伤口。他强忍着血腥味,一直忙碌到了子时,服‘侍’四人饮了解‘药’,才休息了片刻。

    第二日一早,谷先生就前来,对他们道:“高贤侄率江湖同道走旱路前往洛阳,李公子在岁寒四友的带领下继续前往峨眉山,柯长老你跟老朽一起去跟高兄会合,我们走水路前往洛阳!”

    李恩就朝谷先生望去,‘露’出了疑问的眼神。

    詹开窖这四人走了过来,拱手领命,谷先生道:“他们四人就是江湖号称岁寒四友的四位侠士,负责护送你前往峨眉山求医,这一路山长水远,危机四伏,你们要多小心!”

    李恩点头谢过,詹开窖就道:“在下北山一枝梅詹开窖,武当派弟子,昨日误会李公子了!”

    查天阔也道:“是啊,我就是天山雪菊查天阔,天山派弟子。这位金侠士乃南**竹金胜寒,明教弟子,薛涛是蜀中劲松,也是峨嵋派弟子。”

    李恩向这四人拱手行礼道:“有劳四位侠士引路了!”

    谷先生就道:“时候已经不早了,你们抓紧赶路吧!到了峨眉山后,无论求医结果如何,你都不要在那里久留,高小姐会带你前往洛阳跟我们相会的!”

    李恩应了,詹开窖就裹紧了衣服,拿起了佩剑,道:“兄弟们,我们启程了!”李恩忙扶住了他,他们向谷先生和高进告辞,然后就离开了高宅,叫来了一辆马车,顺着街道往浔阳江头赶去。

    一艘帆船在朝阳的沐浴下闪着耀眼的光亮,船工见马车停下,就放下了栈板,詹开窖四人带着李恩登上了船,船头一声悠扬的“启程喽-----”,白帆升起,船只逆流而上,往西驶去。

    船工往船舱内端来了早饭,面对白粥加生鱼片,李恩皱了眉头,他吃不惯生腥的食物,查天阔打开一坛酒,为众人满上,举碗畅饮,李恩仍皱紧了眉头劝道:“四位侠士,你们的伤还没有好,就不要饮酒了!”

    这四人却不屑一顾,詹开窖道:“年轻人,有些事情虽然你暂时无法接受,但要想在江湖‘混’下去,就要学会接受。”

    早饭过后,李恩倒地昏睡,把昨晚的觉补回来,这下他做了个好梦,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又黑了,不过满天的星斗和一弯钩月格外清晰。

    薛涛端了一碗草鱼汤过来,道:“你做梦都念着小师妹的名字,这次前往峨眉山也是去见她,你对小师妹是一见钟情啊!”

    李恩红了脸,接过了鱼汤饮用,薛涛掌了灯,道:“小心鱼刺!”然后就坐了下来,道:“小师妹对你有意思吗?”

    船在夜晚行的很慢,不过很稳,李恩闻到了鱼腥味,又听到鱼刺,就皱起了眉头,这里的食物他暂时接受不了,便放下了鱼汤,询问道:“薛侠士,你说的小师妹是高小姐吗?你是她师兄?”

    薛涛点头应了,道:“是啊,不过小师妹的武功很差,人倒不错。”

    李恩就继续询问道:“从江城到峨眉山需要多久啊?”

    “如果顺风的话,最多十天水路,如果走旱路,那就要很久了!”薛涛取出了一瓶酒,独自饮下。

    “那我们现在何处?我睡了多久?”李恩找话题聊天,感到腹内饥饿,只好端起了鱼汤,皱着眉头饮下。

    薛涛看着他的模样,就想笑,道:“你睡了一个白天,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寺外,前面就是黄颡口。”

    这时从他们头顶的夜空传来了一声鹤唳,金胜寒赶了过来道:“老四,刚刚有个骑白鹤的人超过了咱们,我看在他跟老大同‘门’的情面上,向他问礼,他也没有回答,就飞走了!”

    薛涛疑问道:“可能是人家没有听到你的问礼!”

    “那我的问礼他总应该听到了吧?”金胜寒不满的道:“连我们岁寒四友的情面都不给!”

    薛涛就安慰道:“三哥,不要生气了,江湖大了,什么人都有,来喝酒!”

    李恩闻不了酒味,便出了船舱,来到船头吹风,帆船缓缓的逆流而上,一个老船工正在掌舵,他就上前与其攀谈。

    这个老船工是黄石人,用湖北口音道:“如果顺利的话,明天就能到家了,可惜每次回家都不能久留。”

    李恩就道:“那船工为何不把家人也带上船一起生活呢?”

    这个船工就道:“我们不比那湖里的船家,长江里风‘浪’大,也危险,没有必要让家人跟着自己一起冒险。”

    李恩就疑问道:“怎么,长江里会有危险吗?”

    老船工指了前面道:“往前就是黄颡口了,长江在这里忽然收紧,到了前面口子才放宽,所以这里也是河盗水匪经常出没的地方。”

    “那现在还有水匪河盗出没吗?”李恩询问了。

    “即便有,你也不用怕,有我们岁寒四友在,这些小‘毛’贼不会自己来送死的!”

    随着话音,就见詹开窖等四人走了过来,李恩嘴里嘟囔道:“高前辈名震江湖,不也被人暗中偷袭吗?”

    查天阔就道:“你在嘀咕什么呢?赶快去睡吧,我们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呢?”

    李恩就反驳道:“可我现在睡不着啊?”

    这时又听一声爆竹炸响,夜幕中绽放了一朵五彩的焰火,李恩惊讶道:“烟‘花’,这个时候还有人放烟‘花’,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詹开窖却警惕的道:“今天又不是中元节,放什么焰火,小心有埋伏!”

    兄弟四人立刻拔出了武器握在手里,小心警戒,然后对李恩道:“你快躲到船舱里去,没有我们叫你,你千万不要出来!”

    李恩道:“不会吧?”但他看到两岸上冒出了大片的火把,无数火箭如流星般“嗖嗖”的朝他们的帆船‘射’来。

    船工就惊讶道:“不会是强盗水匪吧?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放火箭!”

    岁寒四友立刻挥舞了手里的武器格挡‘射’来的火箭,但一支火箭‘射’在了船帆上,燃起了熊熊大火,老船工就嚷道:“赶快灭火!”

    金胜寒却嚷道:“对方人多势众,看来我们只有弃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