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十章 劫后余生
    黑暗中的事和人都见不得光,无论他们的势力有多么强大,因为他们知道自古邪不胜正,高手之外还有高手。。

    李恩从石屋中救出了高夫人,向她询问府中的情况,外面那俩守卫已经在大叫大嚷着召唤同伙,安氏就道:“家里的人都中毒了,你快去向老爷报讯!”

    后面的叫嚷声将前院的杀手引来,李恩扶着高夫人从石屋中走出,准备自后‘门’逃走,但见两个黑衣人握了鬼头刀朝哑巴老六这里赶来,安氏忙道:“李公子,快去救老六!”

    李恩忙道:“高夫人,你快从后‘门’逃走,后面没人把守!”

    哑巴老六瞪大了双眼,一双粗糙的双手手背上青筋暴起,将这俩守卫死死按在地上,这二人的同伙赶了过来,挥刀就朝哑巴后背砍下,李恩见状,忙大声喝道:“住手!”说着抓起榔头就朝这俩黑衣人掷去。

    一个黑衣人手里的鬼头刀挥动,将砸来的榔头击落,李恩也朝他们冲了过来,安氏趁机往后‘门’逃去。

    另外一个黑衣人就用蜀中口音大声嚷道:“高夫人要逃了,赶快抓住她!”

    院墙外传来了急促而又响亮的铜锣声,俩黑衣人脸‘色’立刻变了,李恩就道:“你们已经被九大‘门’派的长老包围了,赶快放下凶器,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前院也传来了打斗声,这俩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蜀中口音的这人道:“多管闲事,你这是自寻死路!”说着挥刀就朝地上的哑巴老六砍去,另外一个挥刀朝他砍来。

    李恩见对方一意孤行,忙一个就地打滚,避开了砍来的一刀,双掌按地,身体发力,撞向了挥刀砍向哑巴的这个黑衣人。

    哑巴老六却横身跃起,跟他撞在了一起,两人同时趴在了地上,刚要爬起,两把鬼头刀眼睛搁到了他们的脖子上。

    ‘操’着蜀地口音的这个黑衣人道:“你小子‘挺’有种,不怕死?”

    另外一个黑衣人道:“跟他们废什么话,一刀宰了他们!”

    李恩惊疑道:“这声音怎么如此耳熟?”

    蜀中口音这个黑衣人就道:“噶哇,你把他们按住了,老子一刀一个,等哈咱们再去抓高夫人!”

    李恩就道:“看来我的梦是真的。”

    这个叫噶哇的黑衣人就按住了他的肩膀,道:“不用废话了,小子,受死吧!”

    眼看鬼头刀就要朝他脖颈落下时,从后‘门’处传来一人的呵斥:“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敢行凶!”

    众人忙顺声望去,只见刚刚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官差抓着佩刀闯入了院内,不断有差役涌入,李恩松了一口气。

    在这些官差后,李恩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琵琶奴船上的老船工,手里抓着两枚金钱镖。

    蜀中口音这个黑衣人怒道:“老子领了死状,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说着再次挥刀砍下,但见眼前一闪,两枚铜钱镖急速打来,正中他和这个噶哇的眉心,二人倒在了地上。

    官差围了过来,李恩就去查看哑巴老六,老六大口喘着气,也是一头大汗,再看被老六按住的这俩守卫,已经颈骨折断而亡。

    为首这个官差将佩刀搁在了李恩脖子上,道:“又是你小子,看来是惯犯啊,给我拿下!”

    这些官差就来抓他,哑巴老六立刻起身,将这些官差推开,然后咿咿呀呀的跟为首这个官差争论。

    李恩也道:“凶手是这些黑衣人,我是来救人的!哑巴可以证。”

    为首这个官差却道:“我听不懂哑巴的话,所有人都带回去,请知州老爷审问!”

    天‘色’渐黑,这些官差就要把李恩和哑巴拿下,却从前院方向‘射’来了无数弩箭,跟随官差而来的老船工立刻摘下了头上的斗笠,甩手掷出,身体越过中箭倒地的这些官差,伸手抓住李恩,道:“快跟我来!”

    李恩忙去拉哑巴老六,但对方也抓起了自己的一只手,他被这俩人带着迅速往后‘门’逃去,一群手持弩机的黑衣人从前院赶了过来,还未中箭的这些官差立刻傻眼了。

    从高家后‘门’逃出的李恩惊魂未定,忙向老船工问道:“高夫人呢?”

    老船工就道:“你放心,高夫人被温姑娘带回船里了,你一人回来的?”

    李恩道:“我跟高公子一起回来的,他们在高家前院跟这些黑衣人争斗,看来我做的梦是真的!”

    老船工就带着他跟老六往高家正‘门’赶去,天黑了下来,只见高家正‘门’外已经聚了大群围观的百姓,院内的打斗声仍在持续。

    忽然人群后传来了一声粗嚷:“让开,都让开,不然伤了可不负责!”

    这些围观的百姓忙向后退让,高进已经领了大群的江湖侠士冲进了家里,谷先生和高雄二人也跟着赶来,李恩和老六忙挤过去。

    高雄见到了他们,就疑问道:“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夫人呢?”

    哑巴咿咿呀呀比划着,李恩道:“高前辈,夫人已经被温姑娘带回了船上,很安全,贵府闯进了一群杀手,其中一个正是我梦到的那个蜀中杀手。”

    谷先生就道:“难道你噩梦成真了?”

    高雄迈步走进了大‘门’内,李恩忙跟了进去,在火把的照耀下,地上躺着一大片黑衣死尸,四个江湖侠士一脸血污,站在院内大口喘气。

    高进就下令道:“大家仔细搜,一是搜查杀手的余党,二是营救我家里的下人。”

    他带来的这些江湖侠士得令就去行动,詹开窖和查天阔等人向高雄和谷先生二人行了礼,然后就坐在了地上,他们已经用尽了力气。

    高雄便对跟着自己而来的一个老乞丐道:“简长老,你也会解毒,快看看他们是否中毒了?”

    丐帮的柯长老就去为詹开窖等四人诊治,哑巴老六向老爷咿咿呀呀的比划起来。

    高雄也不听,向儿子询问道:“让他们留个活口,为父要看看是谁在背后朝我们下毒手?”

    很快江湖侠士就把被俘的穆行和索铜二人救了出来,但也带来了不幸的消息,府中其他下人不是中毒身亡,就是被这群黑衣人灭了口。

    高雄一脸愤怒,他儿子赶了回来,道:“爹爹,孩儿领着同道在家里仔细搜查过了,这群杀手没有留下活口,不过可以得知他们是从蜀中过来的杀手,必定是受人指使。”

    谷先生道:“看来有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江城不安全了!”

    高雄就道:“那我们就前往洛阳,把盟主的人选定下,让这些居心拨测的人早些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