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八章 陷阱
    有些人用高墙深宅将自己和家人跟外面隔离起来,以为这样就安全了,一旦敌人突破了高墙,深宅也就成了牢笼。,: 。

    江城高家的院墙就很高,有两丈多,一般人的轻功无法逾越,高进虽然胖,但轻功却深得家传,居然轻松的跳上了高墙,站在墙头向院内望去,里面却是一片死寂,天气虽热,但‘门’窗应该是打开的,可现在院内的‘门’窗都紧闭,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高进暗中将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了衣袖里,然后对墙外的李恩道:“我去把大‘门’打开,你从正‘门’进来!”说罢就纵身跳下,身体在地上打了个滚,稳稳落地,刚站起来,就见‘门’窗齐开,一群手持短弩的黑衣人显出身来,一起将泛着蓝光的弩箭对准了来人。

    显然这些弩箭的箭簇上都喂过剧毒,所以才会显出蓝光。

    高进立刻明白自己家被敌人偷袭,家里的娘亲和下人都生死不明,自己冒然进来,又陷入了包围中,所以就举起了双手,朗声质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宅子里的人呢?”

    一个粗壮的‘蒙’面人压低了声音道:“想要活命的话,转过身去,把双手举过头顶!”说着亮了手里的毒箭。

    高进道:“你们是求财吧,我可以带你们去藏钱的地方。”

    这个‘蒙’面人却冷声道:“闭嘴!转过身去,否则就让你尝尝万箭攒心的滋味!”

    高进只好慢慢转过了身去,就看到了一口养金鱼的石缸立在院内,但缸里的水草已经在地上被太阳晒萎了。

    为首这个‘蒙’面人举起的短弩也慢慢对准了高进,正要扳下机括,正在此刻,对方似乎预料到了危险,一个就地打滚,如同一只‘肥’胖的‘肉’球迅速向水缸滚去,同时弩箭就‘射’在了他刚刚站立的石板上,石板崩裂。

    ‘蒙’面人立刻嚷道:“快‘射’死他,千万不要留活口!”

    高进的身体将水缸撞翻,迅速钻入了水缸内,将水缸朝大‘门’处滚去,后面黑衣人的弩箭纷纷‘射’在了石缸上,然后折落地上,这群黑衣人手持弩箭追了过来。

    石缸突然飞起,朝这些人砸来,高进趁机去拔大‘门’的‘门’闩,但后脑重重的挨了一掌,登时昏倒在地。

    一个戴着黑面具的灰衣人收回了手掌,这群‘蒙’面人赶了过来,就往手里的弩机上放弩箭,灰衣人用沙哑的声音道:“这就是高雄的儿子,留住他的‘性’命,把他捆起来,小心看管!你们继续隐藏起来,等候高雄回来!”

    ‘蒙’面人应了,放下了手里的弩机,命手下将高进拖回正堂。

    宅院外,李恩趴在地上,隔着‘门’缝看到了院内的情况,又急又无奈,刚站起身来,就看到四个携带武器的男人站在他身前,一起盯着他,‘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其中一个身着青‘色’道袍,背负长剑,生的满若桃‘花’,白净无须,用湖北口音质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偷偷‘摸’‘摸’的朝府内探望?”

    李恩想要解释,但旁边一个身着蓝‘色’儒服的年轻男子已经将手里的‘精’钢弯钩勾住了他脖子,喝问道:“你个小‘毛’贼,居然偷到高府了?好大的胆子啊!”

    青‘色’道袍的男子就向这人道:“查兄,你说他是个小‘毛’贼?”

    这个身着蓝‘色’儒服的男子就是天山派镇山弟子查天阔,道:“不错,一看即知,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

    李恩忙辩解道:“我不是贼,你们是什么人?”

    查天阔拉了下手里的弯钩柄,李恩登时感到脖子一阵寒意,对方道:“现在是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如果老实‘交’待的话,我就高抬贵手放了你,否则先打你一顿,然后送你去见官!”

    李恩无奈,忙道:“在下姓李,单字一个恩,哪里人氏就不知道了,我失忆了。”

    查天阔听后,以为他在耍无赖,就道:“你居然敢耍我们,是不是想挨揍?”但紫红儒服的男子止住了他,低声道:“他就是高前辈说的李恩李公子。”

    他另外两个同伴也低声道:“不错,高前辈‘交’待的正是此人,外貌和举止都一样!”

    查天阔就收回了弯钩,向紫红儒服的同伴道:“大哥,你说呢,我们可不要认错了!”

    这个身着青‘色’道袍的男子就是湖北武当山的镇山弟子詹开窖,道:“我来问他!”

    李恩用手‘摸’了后脖子,发现没有流血,才放心了,詹开窖就向他询问道:“你就是李恩李公子?你怎么一人在高宅‘门’外,那高公子呢?”

    查天阔也道:“是啊,谁能证明你就是李恩?”

    李恩忙道:“高家出事了,高公子被一群黑衣人打了埋伏擒住了,这群黑衣人还在高家院内!”

    詹开窖立刻拔出佩剑搁在了他咽喉,质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李恩忙道:“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派一个人叫‘门’!‘门’开后,你们就可以知道了。”

    詹开窖和查天阔对视了一眼,然后对另外两个同伴道:“老三,你先把他押下去,老四,你来协助我们。”

    一个身着灰衣的男子就将李恩拉到了梧桐树下,詹开窖道:“我来叫‘门’,查兄你负责护卫,薛兄,你轻功高,就到墙头查看。”

    查,薛二人应了,一人站在‘门’侧,另外一人翻身跃上了院墙,朝院内悄悄望去。

    詹开窖立刻拍‘门’,‘门’内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谁啊?”

    “在下峨眉弟子詹开窖,奉高前辈之命前来迎接高公子。”

    朱‘门’开启了一道缝,灰衣人隔着‘门’缝见只有一人,就开了‘门’,道:“就你一人吗?快进来!”

    詹开窖应了,就进入了‘门’内,灰衣人已经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一张沧桑的老脸,道:“詹侠士请,我家公子正在客堂等候。”说着伸出了手臂,指引方向。

    梧桐树下的李恩忙对看押自己的这个老三道:“小心那个灰衣人,也是跟‘蒙’面人一伙的。”

    姓金的这个侠士就低声道:“闭嘴,谁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李公子呢?”

    詹开窖登时心生疑虑,边走便询问道:“高府我以前来过,看‘门’的不是老赵头吗?”

    这个灰衣人暗中转动右掌,调运内力,准备偷袭往客厅走去的詹开窖,但他的手刚举起,自己后脑就重重挨了一掌,登时昏‘迷’,但并未倒地,查天阔扶住了他,然后低声道:“老大,看来那个书生说的没错,这个灰衣人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