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七章 夜辩
    庐山白日风景似画,夜晚幽静如诗。.: 。

    人在梦里是最真实的,睡着的人也最真实。李恩忙碌了一天,晚上又赶到了庐山东林寺内,所以睡的也格外沉,同屋住宿的高进却睁开了眼睛,悄悄翻身下‘床’,轻轻的走出了房间。

    第一重大殿内,九大‘门’派的长老或盘膝打坐,或席地而卧,高进站在了他们身前,道:“我现在只差一个机会,希望九位前辈能够成全。”

    逍遥派的柯长老摇着棕桐扇,闭着眼睛道:“其实最合适的盟主人选就是令尊,如果令尊不愿出头,公子也可以出任,但想要令江湖同道折服,还要看公子的能力,老朽不反对高公子竞选武林盟主。”

    高进闻后暗喜,道:“多谢柯前辈厚爱,不知其他几位前辈是何意见?”

    另外七人都不出声,倒是一个身上背着紫葫芦,挎着竹篓的老翁道:“只要高公子能够说服令尊,老朽也不反对!”

    “我当然反对犬子参加武林盟主的竞选。”随声而来的正是高雄和谷先生二人,这九人睁开了眼睛,一起向二人望来,柯长老询问道:“你们俩商量好了,有何打算?”

    高雄道:“犬子不能参加武林盟主的竞选,但我可以推荐一人参选,此人比起另外两个人选有独特的优点。”

    背着葫芦的这个老翁就询问道:“高居士推选的人选莫非是这个李恩书生?”

    高雄应了,道:“左前辈所言不错,这位李恩他不是九大‘门’派之人,也非修真和修悟任何一道中人,甚至连江湖中人都不是,如果他当选盟主,大家不必担心他会偏袒任何一派。”

    背着葫芦的老翁乃星宿派配毒长老左沙湾,经常在中原行走,但跟其他八大‘门’派都不和,也是九大长老中最难说话的,他道:“高雄让一个文弱书生来竞选武林盟主,也太儿戏了吧?难道我江湖侠士后继无人了吗?”

    谷先生就解释道:“左前辈言重了,这位李恩公子是老朽跟高兄举荐的,还有他明日就要前往峨眉山,这也算是江湖历练,如果他不能顺利抵达,那就除去他竞选的资格,你们另挑他人参选,但盟主人选的要求不变。”

    高雄也道:“九位长老可以在他前往峨眉途中考验他,我只会派向导为其引路,绝不‘插’手此事!”

    九大长老互相对视,然后点头答应。

    高雄道:“待李恩上路后,我们就前往洛阳,如果他能够抵达峨眉山,小‘女’会带他前往洛阳参加盟主的竞选!”

    高进向父亲望去,眼里很是不满,但又不能违抗父命,只好郁闷的告辞退出大殿。

    高雄和谷先生跟了出来,叫住了他,高进疑问道:“父亲还有什么指示?”

    “看好李恩,明日用过早饭后,你送他下山,为父已经为其安排好了前往峨眉山的向导和船只。”高雄命令道,谷先生也补充道:“李恩的身份仍未完全明了,老朽会继续调查的。”

    高进就疑问道:“那孩儿护送他前往峨眉山吗?”

    高雄摇了头,道:“不,你留在家里!”

    高进回到了房间里,见李恩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里却念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就道:“还真是一个书呆子!”说着就躺下入睡。

    清脆而又悠扬的钟声唤醒了沉睡的李恩,睁开眼睛,窗外已经‘露’出了一抹白‘色’,房间外传来了敲‘门’声,旁边‘床’上,高进的呼噜声仍打的震天响,他忙起身开‘门’,只见一个小沙弥端了一木盆水进来,道:“两位公子请先洗漱,然后到大雄宝殿内用早饭。”

    李恩谢过,就去推醒了高进,二人开始洗漱,然后前往大雄宝殿内,只见一群僧人正在做早课,谷先生在殿外叫了二人,来到了静悟方丈的禅房,道:“你们俩先在这里用早饭,然后等方丈回来,等李公子跟方丈道别后,你们就下山去吧,高前辈已经安排好了!”

    李恩点头谢了,高进率先坐下,一指身边道:“坐吧,赶快用早饭,我还要急着赶下山去呢!”

    二人用过了白粥馒头和咸菜,静悟方丈就带着一个小沙弥回来,撤下了餐具,高进听不得方丈的絮叨,就在房外等候。

    静悟对李恩道:“人生就是一场考验,只有通过了,才能得到,但你要记住,人生不止一场考验,如同科考,这次落榜了,还有下次,保住‘性’命最要紧!”

    李恩拜谢,然后告辞退出房间。

    高进领他出了东林寺,宵辟野跟他的那只云雕正在等候,这只大雕鸣叫了一声,就矮下了身体,王十一也招来了一只灰狼,道:“高公子,你乘我的坐骑下山吧!”

    这只威风凛凛的灰狼吓了李恩一跳,宵辟野道:“李公子,算是你好运,乘我的云雕下山吧!它并不排斥你!”

    李恩还想要疑问,高进一把将他揪起,然后放倒了云雕背上,自己也骑到了灰狼背上,二人就向这人拱手告别,然后往山下赶去。

    李恩骑在云雕背上的感觉如同神仙一般,庐山白天的风景秀丽,但他却没有机会观赏,云雕飞的很快,也很稳,迅速的穿过了云雾,王十一的灰狼也不甘落后,迅速而又灵敏的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狂奔。

    不到午时,云雕就载着李恩在江城高府外降落,他翻身下来,这云雕又嘶鸣一声,振翅离去。

    李恩向它挥别,然后朝高府的大‘门’望去,只见朱‘门’紧闭,他没有上前叫‘门’,而是在旁边等待高进归来。

    ‘艳’阳当空,他躲进了一株梧桐树的‘阴’影了纳凉。

    一炷香后,高进骑着灰狼赶回,在‘门’外跳下,灰狼迅速消失不见,李恩忙从树‘阴’下走出,招呼道:“高公子,你回来了!”

    高进道:“还是云雕的速度快,不愧是六十级后的坐骑,比王十一这入‘门’的坐骑快多了,你怎么不进去?”

    李恩不知道他说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也不想细问,就道:“我见大‘门’紧闭,就等你回来一起进入!”

    高进上前拍‘门’,却无人回应,便疑问道:“奇怪,怎么没人开‘门’?家丁都做什么去了?”

    李恩就道:“我们赶快进去看看吧?我在这里等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也没有见到有人进出。”

    高进立刻纵身跃起,跳到了墙头,然后向府内望去,口里唤着下人的名字,却无人回应,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