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六章 夜谈
    有时候,我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走上了某一条路。.: 。

    李恩骑着天山派弟子宵辟野的坐骑云雕,飞跃庐山的崇山峻岭,在东林寺外降落,高进把他迎入了寺内,在第一重宝殿里,见到了高熊和谷先生,还有二人身前的九大‘门’派长老。

    这身形外貌各异的九人如同大殿内的塑像一般,同时向他望来,正是他白天在江城水军校场见到的那九人。

    李恩一脸疑‘惑’,忙询问道:“高前辈,谷先生,听说你们遇到了急事,可是真的?”

    谷先生示意他不必在意,道:“听说你打算前往峨眉山去找孟掌‘门’求医,可有此事?”

    李恩点头应了,道:“晚辈听高小姐说峨嵋派可能会医好我的失忆症。”

    高雄就对他道:“李公子,如果两派相争,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李恩疑‘惑’不解的回答道:“两派相争如同鹬蚌相争,只有渔翁得利。不知高前辈所言何意?”

    谷先生就道:“高前辈只是想考你一下,那要如何化解呢?”

    李恩就道:“先礼后兵,如果不能劝和,那就使用武力平息干戈。”

    九个人中一个身着破衣衫,挎着四只麻袋的老乞丐张嘴嚷道:“那如果这两派势力强大,无人能够用武力平息呢?”

    李恩向此人望来,道:“前辈的意思是说江湖中只有这两股势力,再没有第三方势力能够镇得住这两派?”

    老乞丐点头道:“孺子可教也,不错,李公子要如何化解?”

    李恩道:“那不是还有朝廷嘛?江湖‘门’派的势力再大还能大的过朝廷吗?”

    这九大‘门’派的九位长老虽然生的不同,但此时都做出了同一个嗤笑的表情,高雄就道:“为什么江湖势力崛起,那就是因为朝廷势力薄弱!”

    李恩道:“原来如此,晚生明白,小到两兄弟的争斗,大到两国‘交’战,都有各自的目的,寻根问缘,从根本上制止利益的争夺,才能杜绝刀兵之灾。”

    九人的表情从不屑换成了惊讶,谷先生忙解释道:“李公子是要前往京城赶考的,只是路过这里。”

    李恩道:“是啊,不过在前往京城赶快之前我需要治好自己的失忆症,不然没有了户籍,就无法参加考试。”

    高雄就对他道:“你真的决定要前往峨眉山求医吗?”

    李恩点头道:“晚生相信令媛和峨嵋派的医术。”

    高雄就质问他道:“可李公子是否清楚从江城到蜀中峨眉山路途遥远,而且凶险,远不如前往京城找薛神医医治划算。”

    李恩坚定的回答道:“可晚生并不认识薛神医,而前往峨眉求医,有令媛的推荐。”

    高雄捋着胡子,点头道:“老朽明白了,祝你顺利吧!”

    谷先生就对高进道:“高贤侄,麻烦你带李公子先去见下静悟方丈,然后到西厢房休息。”

    高进应了,就叫上了李恩出了大殿,往后院赶去。

    谷先生对高雄道:“你以为如何?”

    高雄道:“你不要问我,应该问在座的九位前辈如何?”

    谷先生道:“老朽可是在帮你的忙,这是你们江湖中的事情。”

    高雄就朝这九人询问道:“九位前辈,这位李公子是否能够参与武林盟主的竞选?”

    九人立刻议论纷纷,如同沸水。

    后院禅房内,李恩见到了东林寺的静悟方丈,叩首行礼后,在前盘膝落坐,高进就向方丈解释道:“这位公子‘欲’前往峨眉山求医,还望禅师能够开导他,不要让他去冒这个险?以免白白丢了‘性’命。”

    静悟禅师双掌合十,念道:“孟子云:天‘欲’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高进立刻打断了他的引论,道:“静悟方丈,我一听之乎者也头都大,让我出去自己静静领悟好不好?”

    静悟禅师点头应了,待他离开,便对李恩道:“原来高公子的脑袋是被之乎者也‘弄’大的。”

    李恩忍不住想笑,静悟禅师又道:“施主认定的事情就去做罢,即便不成功也不会后悔!”

    “自己认定的事情就要去做,即便不成功也不会后悔!”

    李恩道:“不错,禅师一语点醒梦中人,晚生感‘激’不尽!”

    静悟禅师道:“老衲送施主一句救命之言,虽然不敢保证每次都管用,但大部分都管用。”

    李恩忙道:“方丈请赐教!”

    “留得‘性’命在,自有东山再起时!”静悟禅师如是说。

    李恩叩首告辞退出房间,高进在‘门’口等候他,道:“你们说完了?”说着打了个哈欠,往隔壁僧房进入,房间内布置很简单,两张木板‘床’,一张木桌。

    高进随意躺下,丢下一句:“请自便,你睡觉不打呼噜吧?”

    李恩在桌子前坐下,道:“我也不知道我睡着后会不会大呼噜,要不你先睡,我温习下功课。”

    高进疑问道:“你连书籍都没有带,如何温习功课?”

    李恩指了自己的脑袋道:“都在我的脑袋里了,我虽然记不得自己的事情,却还记得自己学过的功课。”

    高进就拉开薄棉被,准备睡觉,李恩嘴里低声念道:“大学之道,在于······”,一句还没有念完,高进就朝他瞪来,道:“闭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恩忙收了声,也回到‘床’铺上躺下,努力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房外传来了僧人的晚课诵经声,伴随着木鱼声,这声音好耳熟,但如同打雷般的呼噜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中,胖人睡觉都爱打呼噜,高进也是如此。

    这呼噜声打的震天响,李恩再也无心回忆,更无法入睡,只好轻轻走下了‘床’,推开窗户,向外面望去,一弯明月悬在山顶。

    山顶上,高雄对身边的谷先生道:“你真的打算让这个李恩参加武林盟主的竞选?是不是有些儿戏,修真和修悟两派的人能信服吗?”

    谷先生道:“高兄不愿让令公子冒险,九大‘门’派的人又不肯放过你,那你要怎么办?我这是在替你解围。”

    高雄就道:“可盟主的候选人不是已经有余正华和李东野二人了吗,这个李恩只是一介书生,又有什么资格跟那二人竞争呢?”

    谷先生道:“我想高兄也不愿这两人当武林盟主吧,余正华是前任盟主余九莲的嫡孙,但也是修真派的人,而闹事侠隐李东野虽然江湖无名,但却是修悟派的拥趸着,他二人无论谁做了武林盟主,都会引起两派的争斗。”

    高雄就道:“所以你就打算让这个籍籍无名的李恩来出任武林盟主?可如果他落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