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五章 骑雕夜行
    信念加运气,可以使我们活下去。

    李恩在山腰‘迷’了路,又逢天黑,他低声呼唤着“王十一”的名字,却将一头猛兽引来,在山上,白天人多时,是人类的地盘,夜晚,人少时,就是猛兽的地盘。

    一阵‘阴’风忽来,人的本能反应就是躲避,但现在是黑夜,在不能确定四周是安全可以落脚的情况下,就只有蹲下身体,蜷缩成一团,如同受惊吓的羊羔。

    李恩矮下了身体,双脚换外“八”字蹲立,野兽扑到他身前,他却重重的打出了一拳,这一招名叫“犀牛望月”,是武当派的武功,不过出拳者自己并不知道。他将全身的力气都加在了右拳上,所以力道很足。

    向他扑来的这头猛兽应该是一只老虎,不过黑暗中并看的不清晰,李恩感到拳头撞在了坚硬的牙齿上,剧痛自他的手背传来。

    不过这头猛兽被他一拳打懵,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低吼声。

    李恩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从他手背传来,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手指滴落,他立刻拔‘腿’狂奔,朝着山道上,月光能够照到的地方,后面的猛兽再次发出一声低吼,拱起了身体,两条后‘腿’发力,身体扑起,向逃命的猎物追去。

    他终于逃到了月光能够照到的地方,但身后的猛兽也追了上来,看来自己刚刚的一拳没有能够将这头野兽打晕,他迅速转身,换成内“八”字步,一招“开窗送月”左手成拳,瞅准了猛兽的额头打出。

    这次他看清楚了,追他的是一头黄‘色’的老虎,体型不大,如同一只成年山羊。

    左拳重重的砸在了老虎的额头,他感到自己的手指指骨似乎折断了,不过这只老虎再次摔到了地上,没有发出低吼声,更没有呻‘吟’声,看来被打晕了。

    李恩暗松了一口气,忙把双手放在嘴前吹气止痛。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李恩忙小心警戒。来人却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李恩见来人没有攻击自己的举动,就用左手撕下自己的衣襟,准备包扎右手的伤口,同时道:“晚生李恩,上山寻找高雄前辈和谷先生,天黑后‘迷’了路,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这个中年男子从怀里取出一只白瓷瓶打开,道:“李公子,我这里有金创‘药’,可以止血止痛,你一拳打晕一只猛虎的壮举令在下钦佩!”

    李恩并没有接金创‘药’,而是向来人望去,这人身高八尺,身体健壮,而且背着一柄单刀,留着飘逸的胡须,对于不明身份之人,他还是有所戒备的。

    来人见他没有接自己的金创‘药’,知道对方的顾虑,便道:“在下天山派守山弟子宵辟野,正是受江湖豪杰高雄以及江湖灵通谷先生所托,前来接应李恩公子上山的。”

    李恩有些疑‘惑’,便询问道:“萧前辈是来接我的?那前辈是否已经见到高少爷和索铜二人?”他故意试探此人,以防对方有诈。

    宵辟野却道:“李公子很谨慎,不过这深山老林,你没有在下引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恩回应道:“这可未必,我可以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天亮以后再赶路。”

    宵辟野冷笑一声,道:“你即便能将我的宠物打晕,可你能躲的过我的梅‘花’镖吗?”

    李恩这才明白原来追杀自己的老虎是这人的宠物,看来来者不善,他忙站稳身体,小心防备,道:“我既然敢单独夜行,就一定有所防备,我的同伴就在附近!”

    宵辟野将金创‘药’丢在地上,拍掌道:“高少爷是跟刘阔达一起上山的,而为你引路的王十一特意丢下了你,就是为了考验你的胆量,王老弟,出来吧!”

    一条黑影应声走出,正是王十一,朝李恩拱手道:“没想到李公子看似一介柔弱书生,却胆量跟本事惊人,怪不得谷先生很器重你,你受伤了,宵侠士的金创‘药’止血止痛效果一流。”说着就从地上捡起金创‘药’,‘欲’往李恩伤口撒去。

    李恩却已经用衣襟包扎了手背,道:“不必了,我们赶快去见高前辈和谷先生吧,听说他们有难!”

    宵辟野就道:“那都是两位前辈用来考验你的。”

    李恩仍不相信这二人,但宵辟野已经唤醒了自己的宠物,然后吹了一声口哨,就见一只巨大的云雕从山林中飞来,落在了山道上。他吓的忙向后退,这头猛禽比自己体型都高,宵辟野道:“你如果想尽快见到两位前辈,可以骑在下的云雕前往东林寺,高前辈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你了!”

    王十一也补充道:“宵侠士的云雕可不轻易借别人骑乘的。”

    李恩道:“那我们还是走路去见两位前辈吧!”

    宵辟野却一掌伸出,抓住了李恩的后背将其放在了云雕背上,道:“坐稳了,抓住缰绳!”

    云雕嘶鸣了一声,展翅飞起,就在月光的照映下向西南方飞去,李恩忙抱住了云雕的脖颈,生怕自己被这猛禽抖落。

    云雕载着李恩飞过了层层叠叠的山峰峻岭,在月光的照耀下,庐山的群峰宛若刀枪剑戟一般刺向夜空。

    李恩看到前方一道山岭如同一头牯牛般俯卧,云雕在一座山岭上降落,然后矮下了身体,四周的石头灯座里发出了光亮,一群携带武器的江湖众人朝这里望来。

    他忙从雕背上翻下,站稳了双脚,但仍心跳急速,高进从寺院大‘门’中迈出,朗声道:“李公子好本事,居然骑着云雕前来。”

    见到了高进,他才放下了心,询问道:“令尊和谷先生怎样了,他们遇到什么难事了?”

    高进道:“你见到他们就会知道了,跟我来!”说着在前引路,进入了寺院内,径直前往一座大殿里,李恩忙紧随其后,他抬头看到寺院的匾额上题着“东林寺”三个大字,一进院‘门’,里面灯火通明,站满了来自三山五岳的江湖中人。

    大殿内,烛火明亮,如来佛祖的塑像庄严肃穆,九大‘门’派的‘门’人站在了两人之前,高进俯首行礼道:“启禀父亲,李公子已经带到!”

    李恩忐忑不安的朝这些人望来,高兄眉头紧缩,谷先生却一脸坦然,向众人介绍道:“这位就是老朽所提到的李恩李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