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一章 臆想
    梦是最难解释的,有时候我们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梦外。

    这梦太真实了,李恩已经感到这些杀手的钢刀传来的寒意,为首这个蜀中口音的杀手就质问他:“你是撒子人,为何要偷听我们的谈话?”

    李恩不语,他不知要如何‘蒙’蔽过去?旁边那个‘操’着天水口音的家伙就道:“老大,何必跟这小子废话,直接撒了他灭口!”

    这个杀手头子就喝斥手下:“既然要宰了这娃儿灭口,你还不快按住他!”

    两个黑衣人就将李恩的双臂反剪到了背后,一把钢刀举起,就要朝李恩脖颈砍下,他忙喊“救命!”

    他剧烈挣扎,不过钢刀没有落到他的脖子上,脸上倒挨了一巴掌,令他睁开了眼睛,只见这个船工正在拉他,琵琶奴的纤纤‘玉’手高举,准备再给他一掌。

    “原来是一场噩梦,不过也太真实了!”李恩嘟囔着,琵琶奴放下了‘玉’手,不满的道:“以后别做梦,做梦也不要做噩梦!”说着就转身离去,船工却安慰他道:“李公子,你做恶梦了,这噩梦一定很恐怖!”

    李恩擦了额头的汗珠,回答:“是啊,这梦太真实!”

    船工就道:“梦都是假的,能否对小的说说你做了什么噩梦?”说着递过一碗水来,挨着他坐了下来。

    李恩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然后就说出了自己的梦境,老船工听的也是惊讶,但他打了个哈欠,拍了李恩的肩膀道:“时间不早了,李公子早些睡吧,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呢?”说着就离开了船舱,回甲板上睡觉去了。

    底舱里闷热‘潮’湿,还好有舷窗可以透风,不过蚊虫也趁机钻了出来,李恩躺在‘床’榻上辗转难眠,到天亮时,他终于决定了,要去找谷先生说明此事,让高家有备无患。

    当他来到船舱内,只见老船工已经做好了简单的早饭,一碗白粥,两个馒头,外加一碟咸菜,琵琶奴站在船头,正在独自弹奏琵琶,这曲是《清平乐》。

    老船工摇起了橹,客船顺水而行。

    李恩顾不上用饭,就奔到了琵琶奴身前,急切的请求:“温小姐,我要见谷先生!”

    琵琶奴继续弹奏琵琶,丢下了一句:“谷先生不在这里!”

    李恩就伸手按住了琵琶,再次重申道:“停船,我要见谷先生!”

    琵琶奴有些生气,一把推开了他,径自回到了船舱里。

    他只好去找船工,然后说了自己的预感,万一真有此事,也好让高家人有所准备。

    老船工听着他的诉说,一边继续摇橹,‘裸’‘露’的双膀肌‘肉’暴起,黝黑的四方脸一脸微笑,李恩见对方并不相信自己,就按住了船工的手,俯首恳求:“麻烦你了!”

    船停止了前行,就开始顺流倒行起来,老船工忙稳住了船,反问:“可这只是你的臆想,高家人会相信吗?”

    李恩愣住了,道:“总要试试才知道,要不你先带我去见谷先生?”

    船工点头:“那好,反正我也不想去京城。”

    他们将船泊在鄱阳湖西北岸的军用码头上,琵琶奴带着他上了岸,顺利的进入了一座军营中,视若无人的穿过大群的水卒,来到了后面的校场,就见谷先生和高雄正在跟一个水军将领‘交’谈,他们身前站着来自三山五岳,五湖四海的九大‘门’派长老,这些长老名符其实,都是老者,有男有‘女’,更令李恩惊讶的是,这些老者还带着宠物,从狼到毒蛇,一应俱全,无所不有。

    他们想要靠近,却被一队水军兵卒拦住,告知二人:“季统领正在开会,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琵琶奴往后退了一步,一名兵士忙搬来了一张藤椅请她落座。

    李恩一脸疑‘惑’,琵琶奴却坐在了藤椅上,开始拨‘弄’起琵琶来。

    很快谷先生就走了过来,对李恩道:“你怎么还没有去京城?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恩忙回答:“谷先生,我要见高前辈!”

    谷先生就问:“你是要见高小姐还是见高前辈?”

    李恩忙解释:“谷先生,我昨夜梦到一群黑衣人要暗中向高府投毒,为首的一个是蜀中口音,另外一个是西北口音。”

    谷先生就反问道:“那又怎样?这不过是你做的一个梦,九大‘门’派的长老都已经连夜赶到了这里,正在开会,高兄没时间听你胡扯!你还是赶快进京赶考吧!”

    李恩道:“我不进京赶考了,我要见高前辈,请他防患于未然!”

    谷先生就对琵琶奴吩咐道:“你先带他去高府见高小姐,然后再打听蜀中老毒怪和星宿老仙的举动!”

    琵琶奴应了,起身收起了琵琶,对李恩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船中,李恩就向琵琶奴打听蜀中老毒怪和星宿老仙的事情,对方却不理会他,倒是船工为他详细解释:“这蜀中老毒怪是西南五毒教的长老,最擅长用毒,为江湖正派所不齿,所以五毒教也被排斥在九大名‘门’派之外,但星宿派就厉害了,他们不仅养毒制毒,暗中跟朝廷有‘交’易,不过他们很少来中原活动,通常都是往西域经营。这星宿倒位列九大‘门’派之中。”

    船到江城外,琵琶奴让船工带李恩前往高府,她自己留在了船内。

    这时已到了傍晚,两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天气仍然炎热,李恩对这一切都很好奇,老船工却脚步不停,带他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后街,敲开了宅‘门’,开‘门’的是哑巴老六。

    他们都已经认识,所以就进入了宅内,哑巴老六带着李恩就来到了后院偏房小姐房外,便告辞离去。

    李恩鼓足勇气,准备敲‘门’,高进却从隔壁房中走出,见到了他,一脸惊讶。询问:“你不是被谷先生带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房‘门’打开,阿青走了出来,见到了二人,立刻向房中传话:“小姐,李公子又回来了!”

    高丽听后欢喜的出了房间,上前行礼:“李公子,你回来了?”

    高进一摊双臂,撂下一句:“反正爹也不在,你们俩随便,不打扰你们的好事了!”

    李恩忙拱手答谢,高丽就请他到房间里聊天,阿青端上来茶,讥讽道:“你专程回来找我家小姐的?”

    高丽忙让她站在一旁,奉上香茗道:“李公子请用茶。”

    李恩接过茶杯,却不饮用,把来意道出:“高小姐,我昨夜做了一个恶梦,梦到有群人要对你们家投毒,你们一定要小心,所有的饮食都要先验过毒后再食用,包括这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