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章 是梦是醒
    机会稍纵即逝,如果错过,就要等下次了,或许已经没有下次。,: 。

    李恩见这个条件对自己有益无害,就应了。谷先生挥手示意琵琶奴停止弹奏,客船停泊在了一片庞大的湖泊内,水面生满了碧绿的荷叶,朵朵怒放的莲‘花’散发着清香。

    谷先生伸手道:“李公子请下船吧!”

    李恩来到船舷边,看到了隐藏在荷叶下的一条栈道,尽头是一座凉亭。

    他跨过了船舷,来到栈道上,往前方的凉亭走去,谷先生在船舱内叮嘱道:“无‘色’无空,无我无为,这一切都是幻象!”然后琵琶声再次响起,这次奏的却是《昭君怨》。

    李恩踏着湖水,走在栈道上,向尽头的凉亭走去,但天空的太阳被一片乌云遮住,霎那间,狂风骤起,暴雨急至,数十条黑衣人从栈道两侧的湖水中跃出,握了钢刀就向他砍来。

    他吃了一惊,忙加快了脚步,但前后左右的钢刀已至,自己已经无处可躲,往上显然已经来不及,就双脚用力,脚下的木板随即破裂,他坠入了湖内,虽然避开了来刀,但双‘腿’却被水草缠住,怎么都挣不脱。

    这时黑衣人追到了水下,挥刀就朝他砍来,钢刀分开湖水,就直向他脸面扑来。

    他忙缩身,用力挣扎,感到身体一轻,缠住自己双‘腿’的水草已经被砍断,他忙往前游去。

    不过身下是一片漆黑,仿佛有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往下拉,而四周的杀手也握着钢刀杀来,他忙顺势向湖底沉去。

    当他‘露’出水面,吐出了嘴里的湖水,深吸了一口气,就看到自己已经在凉亭外,忙用力一拍湖面,身体从水中跃起,就蹿到了凉亭内。

    凉亭的石桌上摆着一盘围棋的残局,他刚在石墩上坐下,凉亭四周就坠下了铁栅栏,将他囚禁了起来,谷先生踏着碧‘波’而来,站在了一片荷叶上,道:“你解开了这盘残局,就可以通过考验了!”

    李恩看到了棋盘上密密麻麻的棋子,不是白的就是黑的,虽然寺院内的和尚有时也会下几盘棋,但他对博弈却是一窍不通,心道:“只怕我是通不过这次考验了,不过也无所谓,谷先生还是会给我盘缠助我进京赶考的!”于是就在棋盘上一扒拉,将黑白子‘弄’‘乱’,朝谷先生就道:“晚生认输了!”

    谷先生听后道:“你既然不懂博弈,那搏命总会吧?”

    李恩就疑问道:“什么搏命?你不是说我没通过考验也会资助我前往京城赶考吗?”

    谷先生踏在荷叶上,随风飘摇道:“那你也得有命接受才行啊?”

    只见无数毒蛇从湖中游出,朝凉亭里游去,李恩吓的忙跳到了石桌上,抓起一把棋子就吵这些毒蛇砸去。

    不过这些生着三角形脑袋,吐着鲜红芯子的毒蛇却张口衔住了棋子,继续朝石桌上游来。

    李恩见自己无法阻拦这些毒蛇,石桌上也不安全,就纵身跃起,一把抓住了凉亭盖子下的椽,把自己挂了起来。

    谷先生见状,就道:“呵呵!”

    这些毒蛇虽然攻击不到他,但又改变了方向,盘着铁栅栏就朝亭子盖游去,一条手臂粗的乌梢蛇很快就爬到了亭盖上,然后倒悬这朝李恩咬去。

    李恩的双‘腿’分开,撑住了亭盖的内沿,腾出了右手,瞅准了扑来的毒蛇,先生抓住了乌梢蛇的七寸,虎口一用力,就将蛇颈捏碎,然后把这条死蛇当软鞭就向铁栅栏上的其他毒蛇‘抽’去。

    不过这条“软鞭”却缠在了栅栏上,几条毒蛇同时朝他咬来。

    李恩一收双‘腿’,身体往下面追来,但手腕用力一提,双脚在栅栏上一点,右手松开了蛇头,身体往上扑出,双掌合力击在了亭盖内。

    亭盖被撞起,离开了柱子,他也趁机跳出了亭子外,稳稳的落到了栈板上,然后对一直观战的谷先生道:“这下我可以离开了吧?”

    谷先生点了头,客船迅速驶来,两人跳回了船内,就见凉亭和栈道以及毒蛇都消失不见,暴风骤雨也停止了,太阳重新出现。

    客船重新回到岸边时,已经是红日西垂,这一天过的可真快。

    琵琶奴跟着二人也下了船,李恩就询问道:“不知谷先生资助晚辈的盘缠何时能兑现?”

    谷先生就指了琵琶奴道:“老朽说到做到,承诺现在就兑现,不过你涉世不深,独自前往京城会非常危险,老夫让琵琶奴护送你前往京城,路上所有的事情都要听从她的安排!”

    李恩有些失望,本以为能得到一些银子和自由,不想还要被这个‘女’子带领。

    谷先生上了马车,对他道:“你今晚就先在客船内住宿,明日一早,你们就赶往京城!”

    李恩和琵琶奴向谷先生道别,然后返回了客船内,船工已经煮好了晚饭,是白粥,烤鱼和凉拌莲藕。

    用过晚饭,琵琶奴道:“你到底舱里去住,晚上是否有梦游的‘毛’病?”

    李恩忙摇了头,船工打开了底舱的盖板,引他下去,因为这条客船不大,所以底舱内也只能躬身进入,好在里面有舷窗可以通风,而茅厕也在底舱内。

    船工安排好了房间,就要离去,李恩忙拉住了他询问道:“船公大叔,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要做,我们俩就聊聊!”

    船工摔下一句:“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想要找人聊天你去找温姑娘啊?”

    李恩道:“可我怕她!”

    船工嗤笑了一声,道:“不像男人!”就离开了房间。

    上面传来了琵琶声,这次奏的是《皖江行》。李恩躺在了‘床’榻上,听着乐曲,不知不觉的就昏然入睡。

    他再次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在漆黑的夜晚,一群黑人刀客正在往佩刀上涂剧毒,其中一人用蜀中口音道:“我们这次突袭高府,只需成功,不能失败,要把高雄一家老小一个不留的杀死,然后放一把火毁尸灭迹。”

    一个甘肃天水口音询问道:“那如果我们失败呢?”

    “那就自行了断,绝对不能落到高雄手中,不然就会暴‘露’我们的身份,破坏我们的计划!”

    李恩一听到“高雄”两个字,吓的大气也不敢出,又听到这群人要将高府男‘女’老少一个不留的杀死,就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

    这个蜀中口音立刻嚷道:“谁?!”

    十几把钢刀就搁在了李恩身上,刀刃发出了幽蓝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