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九章 考验
    人生有多少考验,就有多少劫难。.: 。

    李恩书生被谷先生带到了翠月楼中留宿,这里的头牌舞‘女’碧珠前来陪他,他却天真的拒绝了对方。

    看到碧珠躺在了‘床’榻上,他只好伏案而坐,思考自己的过去,闭上眼睛,脑海里先是一片空白,紧接着就是一座幽深的大山,一座古寺的禅房中,他天天听着木鱼和鈡钵声寒窗苦读,累了就跟着寺内的武僧练几招武功。

    他梦到自己学完了所有的书籍,跟寺内的方丈对答过后,就收拾行囊,下山前往京城赶考,但乘船路过江城外时,遇到了暴风雨,泊在一处港湾避风时,一个‘蒙’面剑客登上了船,仔细观察了船内所有的人后,突然拔剑将他挑出了船舱外,趁他在奋力挣扎时,驾船进入了风雨中。

    当他拼命爬到了岸上,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一群官差就追了过来,不是要追捕他,而是要取他‘性’命,他没有反抗,脑袋被重重一击,然后丢进了江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把长剑惊醒,眼前果然是一柄长剑,但这柄长剑却没有向他刺来,反而被赤身‘露’体的他吓的后退,求生的本能使他抓住了使剑人的脚踝。

    他失忆了,但又记起了一些,现在流落此处,身无分文。

    恍惚间,他感到有一双温暖软软的手正在抚‘摸’他的头发,慢慢滑到了脸庞。

    睁开眼睛一看,就闻到一股栀子‘花’的清香,眼前正是翠月楼的碧珠姑娘,她冰凉的肌肤贴着他的脸庞,很凉爽惬意,不过他的汗‘毛’立刻竖起,理智的推开了对方,道:“姑娘不可,圣人有训,人要懂得礼义廉耻,且不可贪图美‘色’,做出苟且之事!”

    碧珠往后退去,用娇柔的声音道:“难道你就没有心动?难道你一辈子就不成亲?”

    李恩起身整理了衣衫,道:“我只能接受夫妻名分,不会胡妄为的,还望姑娘自重!”

    碧珠却道:“什么夫妻名分,不过是走个过场,难道我不及你的意中人美貌?”说着就开始解自己抹‘胸’的带子。

    李恩忙闭上了眼睛,道:“我现在只考虑进京赶考之事,其他的一概不想,姑娘虽然漂亮,我却不能接受!”

    碧珠吹熄了桌子上的油灯,然后惊叫了一声,就朝李恩怀中倒去。

    李恩听到了尖叫声,忙睁开眼睛,却看到一片黑暗,一个温香软‘玉’就倒入了自己怀中,他忙推开了,然后就往‘门’口奔去,凭借记忆迅速打开了房‘门’,外面的光亮照了进来,碧珠忙躲进了‘床’榻上,惊呼道:“快把‘门’闭上!”

    房‘门’关闭,但李恩却站在了‘门’外,翠月楼内已经人影稀疏,几个姑娘送走了客人后,路过这里,看到了‘门’外的他,便窃窃‘私’语,其中一个身着妖‘艳’‘女’子就道:“这位公子怎么出来了,难道是被赶出来了?”

    李恩不语,坐在了‘门’口,这个‘女’子就道:“公子既然被赶了出来,那就随奴婢一起回房休息吧,良宵苦短啊!”

    另外两个‘女’子就低声笑了出来,李恩忙道:“不用了,我习惯一个人睡!”

    这个‘女’子就上前来拽他,被他推开,三‘女’子悻悻的回了各自的房间。

    隔壁“碧莲”房间的‘门’缝后,姚妈妈向李恩望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他在‘门’口坐到了天亮,伙计端了洗脸水前来,见状,不由惊讶,询问道:“公子怎么在‘门’口坐了一夜,难道是被碧珠姑娘赶出来的?”

    李恩忙道:“不是,我不喜欢跟人共寝。”

    伙计敲开了房‘门’,只见碧珠已经穿好了衣服,从房内走了出来,见到了李恩,就道:“呆瓜子,不解风情!”

    伙计放下了木盆,对李恩道:“公子请先洗漱,早饭随后就送来!”

    李恩点头谢了,然后洗漱罢,用过了简单的早饭,百无聊赖的道:“怎么谷先生还没有来?”

    话音刚落,谷先生就飘了进来,道:“李公子昨晚睡的可好?”

    李恩就道:“不太好,碧珠姑娘霸占了‘床’榻,我只好在‘门’口坐了一夜!”

    谷先生道:“公子好定力,请随老朽来!”

    李恩忙收拾了自己的字画,然后跟着他出了翠月楼,‘门’口的那个乞丐靠着墙在懒洋洋的晒太阳,听到了脚步声,习惯的伸出了破碗,就要乞讨,谷先生却道:“不必理他!”

    李恩坐进了马车了,这马车自己就开始驾驶起来,便询问道:“先生今天要带我去哪里?”

    谷先生闭上了眼睛,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李恩嘴里嘟囔道:“又是这句,即便到了地方我也不知道!”他掀开马车的帘子向外面望去,就见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潮’,他看到架鹰牵犬的各种人氏。

    马车很快就出了城,来到了浔阳江边停下,二人下来,就听到了船内传来了琵琶声,一曲《深闺怨》在江边回‘荡’,谷先生带着他登上了船,就看到船舱内,一位‘妇’人正在拨‘弄’着琵琶。

    船工摇起了橹,客船划破绿‘波’,向远处驶去,谷先生介绍道:“这位是琵琶奴温姑娘。”

    船舱内摆着‘精’致的酒菜,二人落座,谷先生道:“李公子有何打算?”

    李恩就道:“晚生还要前往京城参加科考,去晚了便会错过,那就要再等三年。”

    谷先生独自饮下一杯酒道:“你可有考中的把握?”

    李恩低头,他并没有高中的把握。

    谷先生继续道:“你即便高中,也不过会被朝廷派遣到偏远之地做个县令,如果公子能够经得过考验,老朽可以推荐你加入江湖名‘门’正派,以你的资质,不出十年,就可以在江湖上有所名望。”

    李恩就道:“我不是江湖中人,也不喜欢江湖中的事情,还是赶考要紧。”

    谷先生就道:“那如果你落榜了呢?”

    “那就继续苦读,等三年后再考!”

    “可你如果一直考不中呢?难道要考一辈子吗?”

    李恩不语,谷先生就道:“来都已经来了,还是接受一下考验吧,即便没有通过考验,你也不会吃亏!”

    “可晚生还急着进京赶考!”

    谷先生道:“你如果通过了考验,那就留下,如果你没有通过考验,那老朽就送你盘缠,使你能够顺利前往京城参加科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