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八章 色关
    抛却日间烦心事,享受夜晚快乐中。.: 。

    翠月楼是江城最大的一家酒楼,外兼青楼,这里没钱的就在‘门’外等待施舍,有钱的就在里面享受。

    二楼“秋菊”雅室内,谷先生为李公子斟满了一杯酒,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你我相识也算是缘分,来满饮此杯!”

    李恩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道:“这酒怎么如此辛辣?”见到谷先生又为他斟满一杯,忙推辞道:“晚生不胜酒力,平日从不饮酒。”

    谷先生道:“你们书生不都好醉酒‘吟’诗吗?”

    李恩就道:“别人我不清楚,晚生不饮酒也能诗!”

    这时房‘门’又被敲响,谷先生道:“姚妈妈请进!”

    房‘门’打开,一阵香风扑来。李恩忙起身望去,就见一位身着素白儒裙的‘妇’人飘了进来,谷先生指了旁边的空座道:“请!”说着就开始斟酒。

    这位‘妇’人道:“谷先生神算啊,隔‘门’就能识人?这位公子是何人啊?”

    谷先生道:“这位是老夫新认识的朋友李恩李公子,一直在深山苦学,头一次进城。”

    姚妈妈就道:“果然是一位英俊潇洒的书生,碧珠一定很喜欢,来奴家敬李公子一杯!”

    谷先生示意李恩坐下,然后举起了酒杯请他饮下。

    李恩忙推辞道:“晚生从不饮酒,今日已经破例,再不能饮了,还望姚妈妈见谅!”

    谷先生就道:“姚妈妈是我的好友,你砍在老夫的情面上,就饮了此杯!”

    李恩却仍道:“谷先生,晚生真的不能再饮了,这酒饮下,晚生感到腹中如火烧般难受,两位前辈也不要多饮,对身体不好!”

    姚妈妈听后就掩口而笑,用清脆的声音道:“谷先生,你这位朋友真有意思!”

    谷先生就道:“他头次入城,让姚妈妈见笑了。”又对李恩道:“你既然不喜饮酒,那就多吃些菜,我同姚妈妈干了此杯!”

    看李恩酒足饭饱,谷先生就起身对姚妈妈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李公子就留宿这里,还要多靠姚妈妈照顾!”

    李恩听后,忙也起身,道:“谷先生,晚生留在这里住宿,会不会不方便?”

    谷先生就道:“很抱歉,我不能把你带回家,你尽管在这里住下,我明日再来找你!这里的一切费用都记在老夫账上,你不必担心,另外你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所以需要有人来教导你!这事还要麻烦姚妈妈办了!”

    姚妈妈就道:“谷先生不必客气,那就让碧珠姑娘来教李公子吧!”

    李恩一脸囧意,谷先生道:“年轻人,有些事情书本里是没有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在书本里学到的。”

    姚妈妈就起身送他离开,李恩忙追出了雅室,恋恋不舍的道:“谷先生,就让晚生随您回去吧,哪怕在您房外呆一夜也行。”

    谷先生就道:“老夫有些事情不想让外人知道,你就留在这里,如果心静,一切都侵扰不了你!”

    李恩和姚妈妈送谷先生到了翠月楼‘门’口,刚刚的马车立刻驶来,载了谷先生飞速离开。

    姚妈妈就道:“李公子请吧,奴家这就去吩咐碧珠姑娘到你房间里去!”

    李恩站在‘门’口不动,姚妈妈叮嘱道:“李公子请回房间里去吧,碧珠马上就到!”说罢就向大厅中走去。

    ‘门’口的伙计道:“这位公子好‘艳’福啊,碧珠姑娘不怎么陪客人的。”

    李恩向‘门’外走去,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立刻伸出了破碗,道:“公子行善积德吧,给乞儿点钱救急!”李恩忙道:“我没钱!”

    这个乞丐就道:“没钱还来翠月楼骗谁呢?看你衣着不俗,也是个为富不仁之流。”

    李恩再次向这个乞丐重申道:“我是真的没钱,这身衣服都是别人赠送的!”

    黑暗中却传来一个男人的低声道:“没钱,不过人也可以卖到矿井里做苦力。”这句话吓的他忙转身进入了翠月楼内,他感到大厅里的客人都一脸‘奸’笑的盯着他,如同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眼神中充满了贪婪和凶残。

    李恩匆忙上楼,回到了“秋菊”雅室内,关上了房‘门’,大口喘着气,这时从桌案旁传来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这些诗词都是你自己的吗?”

    他吃了一惊,忙循声望去,只见刚刚那位身着葱绿纱裙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进入了房间内,正在翻阅他的诗词。

    李恩忙上前收回了诗词,道:“让姑娘见笑了,时候已经不早了,姑娘还是早些歇息吧!”

    碧珠就道:“公子怎么如此心急,难道不需要奴家为你歌舞一曲?”

    李恩忙道:“不必了,姑娘也辛苦一天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碧珠听后有些不悦,道:“可要妈妈吩咐奴家做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做,碧珠不敢违抗姚妈妈的吩咐。”

    李恩就道:“可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事如果让他人知道了,对我们俩名声都不好。”

    碧珠听后,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道:“来翠月楼的人哪个还在乎自己的名声?另外公子请放心,这间雅室隔音效果很好,关上‘门’窗,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房内的声音也传不出去。”

    李恩就道:“这也不行,我苦读圣贤书二十余载,孔圣人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姑娘还是回去吧!”

    碧珠就为难的道:“可刚刚姚妈妈已经把奴家的房间让给‘玉’娘招呼客人用了,奴家已经无处可去了。”

    李恩就道:“那你可以在这里等到客人离开后再回房间去!”

    碧珠坐在了‘床’榻上,讥讽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等客人离去只怕要到明日日出了,如果你真这样想,那奴家就在你的房间里等那位客人离去,我先借公子的‘床’躺一会,如果隔壁房间的客人离去后,麻烦公子唤奴家一声。”

    李恩疑‘惑’不解,就道:“难道隔壁房间的客人也在这里留宿吗?那位‘玉’娘住哪里啊?”

    碧珠强忍着笑意,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衣带,将纱衣放在了‘床’边,只留了贴身的白‘色’抹‘胸’和绿纱长裙,道:“如果公子不愿奴家‘侍’寝,那奴家就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