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章 试探
    初生牛犊不怕虎,人越成熟,就越瞻前顾后。

    高雄就是如此,不过他一向谨慎,能够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几十年,还能保全一家人的‘性’命,已属十分不易,而他请来的这位谷先生见多识广,并且消息灵通,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两人在客房中叙谈了一会,就起身前往后院。

    刚刚在谈话中,高雄已经将突然出现的这个李恩向谷先生描绘了,现在可以从身材外貌上确定这个李恩并不是江城最近出没的采‘花’大盗,但此人的身份来历仍十分可疑。

    两人来到石屋前,主人打开了石‘门’,李恩见到有人来,立刻放下了手里的凿子,忙拱手揖,道:“晚生拜见两位前辈!”

    高雄嗯了一声回答,然后对谷先生道:“这位就是李恩李公子!”

    谷先生向这个男子望去,李恩也向二人望来,他看到了一脸威严的高雄,忙低下了头,他已经猜到这人就是救他那位小姐的父亲,这位谷先生看了他一眼,就向身后的墙壁上望去,不由‘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高雄看到了石案上的凿子,也去看石壁上的字,谷先生道:“这墙上的诗词是你刻上去的?”

    李恩忙道:“晚生也来无事,想到了几句诗词,就刻了下来,让两位前辈见笑了!”

    谷先生道:“李公子在哪里读书啊?学的是孔圣人之术还是老庄的学术?”

    李恩摇头道:“晚生遭遇祸端后,发生了失忆,只记得先前的诗文和武功招式,其他的全都忘了。这些诗句一直在晚生脑海里闪现。”

    谷先生就疑问道:“你还会武功?”

    李恩谦虚的道:“先前读书之余,闲学的,也没有师父教,都是些强身健体的皮‘毛’功夫。”

    高雄就朝谷先生望去,征求他的意见,李恩下来也忐忑不安的等待对方发落自己。

    这时府中家丁索铜前来禀报,称明教的霍长老前来拜会老爷。

    高雄道:“好了,我知道了,索安,你来跟李公子切磋一下武功,还请谷先生明鉴,我去下就回!”

    谷先生点头应了,目送高雄离开后院。

    索铜人很敦实,也很老实,浓眉大眼,立刻在石屋前来开了架势,道:“李公子请出招吧!”

    李恩忙道:“晚生习的都是一些强身健体的皮‘毛’功夫,不敢在壮士面前显摆,更不敢跟壮士切磋!”

    谷先生就道:“你的诗中写道:自蛟龙长潜水,化‘成’人杰更风云。你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为何不展现出来呢?”

    李恩就道:“晚生虽然失忆,但依稀记得流落江城外,被歹人袭击,差点丧命!”

    谷先生捋着白胡子道:“人生在世,总要经历几场劫难,才能成熟,想要悟道,也必须先得渡劫,这或许就是公子的劫数吧!”

    索安听不懂他二人在啰嗦什么,也等不得,就再次道:“李公子请出招吧,我还有憋得事情等着去做呢?”

    李恩就道:“孑若这位壮士还有别得事情要忙,就请先回吧,我跟谷先生聊过以后就自行回石屋内呆着!”

    索安被‘激’怒了,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看招!”说着一招“开‘门’见山”左掌护身,右手化拳就直奔对方面‘门’而去。

    李恩见对方拳头已至,身体忙往后退,躲入了石屋内,抢到石案后,道:“我不跟你打!”

    索安一拳打孔,道:“今天你不出手,就只有挨打的份!”说着一个“猛虎扑食”就跳到了石屋内,双掌齐出,打在了石案上,将石案往前推去,李恩躲在石案后,被‘逼’到了墙脚,忙往后探出一足,抵在了墙壁上抗衡。

    谷先生在石屋外道:“如果你是锥子,索安就是口袋。”

    李恩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了“锥子”“口袋”,他记起了,这时‘春’秋战国时的平原君对‘门’客‘毛’遂说的话,他明白了,如果自己真的有才能,那就应该显‘露’出来,是显‘露’,而不是显摆。

    索安双手继续向石案上施力,他忙也用力回击,两人将石案抬了起来,他忽的一收双手,身体如同脱兔一般向旁边闪躲,还没有来得及站稳身体,双脚就在身后的墙壁上一点,身体横起,如同毒蛇般朝石屋外飞出,又是一个就地打滚,站在了石屋‘门’口,转过身来,摆出了一招“灵猿问路”的架势。

    谷先生点头道:“你的招式是何人所授?”

    石屋内的索安一下子落空,将石案砸在了石壁上,登时石屑飞溅。

    李恩道:“这些招式是晚生在山中跟着飞禽走兽学的,并没有人传授!”

    索安奔出了石屋,一脸通红的道:“原来你小子是装傻,吃我一招!”

    谷先生往旁边退去,为二人腾出切磋的地方。

    索安调运了内力,使出了一招伏虎拳,这道内力化一只猛虎,怒啸一声,就朝李恩扑来,他忙往后退闪,却被这只猛虎扑到在地,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索安满意的收回了拳,道:“你小子的武功也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谷先生就对索安道:“你先下去吧,让老朽再跟李公子聊聊!”

    索安有些不情愿的告辞离去,谷先生上前把李恩拉起,道:“李公子请到凉亭内叙话!”

    前院客厅中,高雄正跟一个身着火焰纹长袍的老者‘交’谈,索安站在客厅外,并不进入。

    高雄道:“霍长老所言极是,但我已经思考清楚了,犬子年幼,根本就不能胜任盟主一职,我也一直在考虑盟主的人选,这个盟主的人选不能为修真和修悟其中任何一派之人,不然就有偏袒本派的嫌疑。”

    旁边的霍长老道:“高贤弟说的不错,如果盟主的武功差,就不能令两派众人折服,但要从武功上威震两派帮众,就必须选择修真或者修悟才能有所突破!”

    高雄道:“那霍长老就再容小弟考虑考虑!”

    霍长老脸‘色’如同焦炭,站了起来,急切的道:“余盟主不幸仙逝,现在两派都窥视盟主职位已久,更已经达到了刀兵相见的地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高雄道:“可这也不能让犬子出任盟主之位啊,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