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章 误会
    人生在世,能够有一方卧身之地,已经足矣。,: 。

    李恩被这条黑影带到后‘花’园时,就已经料到此人是宅院的正主,他虽然失忆,但并不傻。知道自己远不是此人敌手,只好防御而不反抗,黑影转过了身,暴‘露’在了月光下,‘露’出了一张刚毅的四方脸,两道浓眉如剑,话语冰冷却极富威严,道:“来人,把这人押入石屋内,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放他出来,尤其是小姐!”

    两名短衣汉子立刻应声上前,将李恩架起,拖到了后院一座石屋内,然后锁上了石‘门’。

    石屋里甚是简陋,只有一张石案,一盏油灯,地上铺着稻草,比大牢也就多了张石案。

    既来之则安之,李恩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就躺在了稻草上,他忽然看到了石案下失落了一根硬物,就起身察看,原是一柄凿子,想必是开凿石案的匠人大意遗失在这里的。

    漫漫长夜,有了诗词的相伴,不再寂寞。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小姐正在闺房中熟睡,阿青就闯了进来,忙推醒了小姐,道:“小姐,不好了,那个野男人不见了!”

    小姐从美梦中被唤醒,‘揉’着眼睛疑问道:“什么野男人?谁不见了?”

    阿青引燃了桌子上的油灯,道:“就是我们昨天带回来的那个李公子啊?他把哑巴老六打晕了,自己逃走了!”

    高丽在‘床’上坐了起来,疑问道:“李公子不是身染重病吗?怎会打晕哑巴,自己逃走呢?”

    阿青忙取了衣服为小姐披上,道:“我们都看走眼了,这个李公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书生,或许他的名字都是编出来骗我们的,姓李的人多了去,李恩,还知恩图报?我看根本就是忘恩负义!”

    高丽穿好了衣服和鞋子,下了‘床’,就对着梳妆台妆扮自己,然后道:“阿青,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你不要‘乱’下结论,我看李公子不像坏人啊!”

    阿青在小姐站身后为她编发,道:“如果他不是坏人,怎会被官差追捕?而且还赤身‘露’体,或许他就是一个采‘花’大盗,我听说最近江城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已经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

    高丽听后,也有些害怕,忙道:“阿青,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阿青就道:“赶快向老爷禀报啊!就怕这个采‘花’贼还躲藏在我们府内,会对小姐不利!”

    高丽听后,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头发也不梳理,妆也不化了,立刻拉着阿青就出了房间,朝爹娘房间赶去。就见哑巴老六已经站在了‘门’外,房‘门’打开,高雄走了出来。

    哑巴老六低着头,不说话。

    高丽想要说话,却也开不了口,高雄不看‘女’儿,之事对着丫鬟阿青一瞪眼,吓的阿青立刻跪了下来,低着头道:“老爷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高雄就对自己‘女’儿询问道:“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高丽却仍说不出口,索‘性’也跪了下来。

    哑巴老六就咿咿呀呀的比划起来,高雄的夫人安氏闻声从坊内走出,见状,立刻疑问道:“老爷,他们究竟犯什么错了,为何一清早让他们罚跪啊?”

    哑巴老六停止了比划,高雄道:“夫人误会了,可不是我让他们下跪的,是她们自己下跪的!”

    高丽鼓足了勇气,道:“爹,娘,孩儿昨日跟小青一起‘私’自溜出府打猎,不想遇到了一个男子,见他还活着,就斗胆让哑巴带了回来医治,不想这人却打晕了哑巴逃匿了!”

    安氏听后就想要动怒,高雄却道:“你们俩好大的胆子,倘若带回来的是一个采‘花’贼,你们俩的清白就不保了,如果你的清白不保,我们也就没有你这个‘女’儿了!”

    高丽忙道:“爹爹,孩儿知错了,还望爹爹赶快带人搜捕这人,他可能还藏在我们府内!”

    高雄就道:“穆行,你负责看住小姐和小青俩人,不要让二人离开房间半步!”

    一个瘦高的黑衣汉子立刻领了命,对主仆俩道:“小姐,请吧!”

    阿青扶着小姐起身,高丽不甘心的对父亲道:“爹爹,你一定要尽快找到李公子!”

    高雄又下令道:“索铜,你请谷先生来府内一趟,说我有要事请他帮忙!”

    一个敦实汉子应了,就领命离去。

    高雄带着夫人来到客厅用早饭,高进也到来,不见了妹妹,就疑问道:“妹妹还没有起‘床’吗?我去叫她来用早饭!”

    安氏却道:“不必了,她被你爹爹责罚留在房内不准外出!”

    高进听后心里暗惊,心道:“难道是妹妹‘私’自外出打猎被爹爹察觉了,那这丫头会不会把我也供出来啊?”

    高雄道:“不要多嘴了,赶快用饭!”

    饭罢,高雄起身道:“进儿,你到书房去把《金刚经》抄录一遍,我还要抓紧还给少林寺的玄灵大师呢!”

    高进听后就有些不情愿,道:“爹爹不会让字写的漂亮的人来抄吗?”

    安氏就道:“进儿,你爹爹要你抄《金刚经》就是要看你的诚心,只有心诚了,佛祖才会保佑我们一家人!”

    按照老习惯,高雄在早饭后,要到后‘花’园凉亭外练一套武当的八卦掌,但哑巴老六已经在客厅外等候,见老爷出来,仍在比划,高雄道:“你下去吧,你想要说什么我都知道!”

    老六虽然是哑巴,却不聋,这非常难得。

    身材敦实的索铜带着一位羽扇纶巾的老先生走了进来,道:“老爷,谷先生到了!”

    高雄就朝这个老者拱手揖道:“一大早就请谷先生前来,实在冒昧了,打扰先生清修了!”

    谷先生也回礼道:“高兄一早就派人来请老朽,必定是有急事要事,老朽怎敢耽误!”

    高雄就道:“谷先生,请客房内叙谈!”

    客房在书房隔壁,里面布置的隐秘而又淡雅,下人上了香茗后,就退出去。高雄开‘门’见山的道:“谷先生可知江城最近出了一个采‘花’大盗的事情?”

    谷先生点头应了,道:“老朽听苦主说过,这个采‘花’大盗轻功很高,而且擅长施毒,江湖名唤专闻‘花’,姓封,名叫大‘挺’,生的人高马大,却是‘玉’面生烟,很会‘迷’‘惑’‘女’子。江城的官差都奈何不了他,怎么这些官差来请高兄出手吗?”

    高兄摇了头,道:“我向请谷先生帮我辨认一下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