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章 盘问
    江城高家,江南望族,亦是江湖名‘门’。

    后‘花’园内,一轮明月当空,高雄父‘女’二人正在聊天,下人哑巴老六急匆匆赶来,小姐忙将其打发走,虽然她极力掩饰,但仍逃不过高雄敏锐的眼睛,就盯着‘女’儿询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父?”

    高丽忙支支吾吾的道:“没有啊,‘女’儿有什么事情都藏不住的,一定会第一个找爹爹商量的!”

    高雄道:“江湖险恶,人心更险,爹爹不求你们出人头地,只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平安无事!”

    高丽忙随声附和,然后对爹爹道:“爹爹,时候不早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吧!娘一定在等着你呢?”

    送父亲回到房间,向爹娘道了晚安后,高丽匆忙赶回房间,然后唤自己的丫鬟阿青却没有人回应,她忙吹灭了房间里的油灯,匆匆离开了房间,直奔后院哑巴老六那里。

    高雄在后面暗中尾随,只见高丽进入了哑巴老六房中便皱起了眉头。

    房间里阿青也在,见主子到来,忙起身道:“小姐,你救回来的这个野男人病的很厉害,发起了高烧,刚刚还在说胡话呢!”

    高丽就朝这个男子望去,只见他原本白皙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额头正敷着一块降温的湿‘毛’巾,屋内里弥漫着一股‘药’汤的味道。

    阿青道:“我刚刚已经找盲医来为他诊治过了,皮瞎子说他受了风寒,需要卧‘床’静养,还有要服‘药’十副,即可痊愈!”

    高丽听后就嗤笑道:“服‘药’十副,这得服到什么时候啊?让老六烧锅热水,把他丢进去泡,然后盖上被子,捂出汗就解了,我以前伤风时,娘就是这样做的,立马见效!”

    阿青就向哑巴老六比划了,要他去烧水。

    老六指了小泥炉上的砂锅,然后又做了个服‘药’的手势,就离开了房间。

    汤‘药’熬好了,阿青倒了一碗,就喂这个男子服用,高丽道:“这人身份不明,我们把他医好后,还是‘交’给爹爹处置吧!”

    阿青道:“小姐,你现在才想通啊,我们就不应该救他回来,让他在野外自生自灭好了!”

    高丽就道:“怎么说他也是一条人命,我们虽然不是医者,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况且我们俩也是峨嵋派的人,算是半个医者了。”

    这个男子喝下了一碗‘药’,睁开了眼睛,就道:“多谢两位小姐救命之恩,晚生磨齿难忘,我记得我的名字了!”

    高丽听后大喜,道:“你记起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啊?”

    这个男子道:“晚生姓李,单字一个恩,知恩图报的恩,晚生本是一名书生,在一座大山之中苦修,不过在赶考之时遭遇不幸,流落江州外,又被一伙官差追杀,坠入浔阳江中,幸得两位小姐搭救!”

    阿青放下了‘药’碗,道:“既然你什么都记得了,那我们也不方便再继续收留你了,明日一早你就赶快离开吧!”

    高丽见自己的丫鬟有些绝情,忙道:“小青,你怎能赶人走呢?李公子的病还没有好!”

    李恩就道:“晚生自知打扰两位小姐,多有不便,我明日就告辞离去,他日我定当向两位恩婆报恩的。”

    高丽道:“我们救你也算是缘分,你就不要再提报恩了,公子重伤在身,等下沐浴过,就早些休息吧!”

    阿青也道:“李公主早点离开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报恩了!”

    高丽忙拉住了自己的丫鬟,匆匆回了房间。

    李恩躺在了‘床’上,思绪万千。

    哑巴老六提了一大木桶进来,然后又往木桶里加了热水,试了水温,就请他进入沐浴。

    李恩沐浴罢,穿好了衣服,心情畅快了一些,看到窗外的一轮明月,不由诗兴大发,就对着窗外道:

    人世往复二十载,山中苦修一生还。不知浮尘真滋味,常抚心中明镜台。

    哑巴老六听后竖起来大拇指称好,李恩忙向他拱手行礼。

    这时房间里的油灯突然熄灭,一条黑影蹿了进来,伸手将哑巴老六打晕,李恩大惊,忙要去查看倒在地上的老六,这个黑影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转身奔出了房间,径直前往后‘花’园。

    黑影的轻功很高,腕力也惊人,手里擒着书生如同无物般跃上了凉亭的盖子顶,丢下了李恩,亮出一把耀眼的长剑,冷声道:“你究竟是哪派的,为何潜入我府内?”

    李恩被丢在了亭盖上,见这人背对月光,也看不清楚面目,但冰冷的长剑却是真实存在的,忙道:“晚生只身在落雁山中苦修,只为求取功名,不知是什么派的?”

    这个黑影冷声道:“这么说你还是会武功的了?”

    李恩刚点头,对方的长剑就将自己挑起,一把抛向了亭子旁边的假山上,这要摔到上面,非要破皮伤筋不可。就在他的身体即将撞到假山上时,他的脚尖一点假山,身体弹起,稳稳的落在了凉亭外的石板地上,然后站立着不动。

    凉亭顶的黑影继续晃动了手里的长剑向他刺来,但他却没有避让,长剑的剑尖在他的喉咙前停下,冰冷的感觉立刻将他咽喉封住。

    黑影收回了长剑,冷声道:“你怎么不躲?”

    李恩道:“晚生虽在落雁山中苦修二十载,但修为尚浅,又怎敌前辈五十年的修为?”

    黑影道:“李恩是吧?我会把你的身份调查清楚的,不过你不能留在我府内,还是到大牢中去等候结果吧!”

    李恩一听这人要把自己送到大牢中去,忙跪下求情道:“前辈,晚生被一群官差追杀,倘若前辈把我丢进大牢,就是要了晚生的‘性’命!”

    黑影疑问道:“官差为何要追杀你,难道你做了坏事?”

    李恩忙道:“此事算起来晚生难以启齿,前些时日,晚生苦修到了渡劫之时,却遭遇异象,不仅全身衣物被剥个‘精’光,而且还失忆了,恰巧江州的官差正在追捕一个采‘花’贼,误认为晚生就是那个采‘花’贼,如果被这群官差捕获,不仅晚生颜面无存,而且还会被他们灭口。”

    黑影道:“那你如何证明自己不是那个采‘花’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