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一章 初遇
    茫茫人海,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微弱而又渺小。

    想要出人头地,有个不俗的人生,就要抓住一切机会,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和出身,却能选择自己所要走的路。

    一条溪流缓缓的向东南方流淌,两岸各种各样的鲜‘花’正在怒放。我们刚来到这个世上时,一无所有,赤身‘露’体。水里出现一具身体,趴在水里,顺流而下,被河道中的一块岩石拦下,‘露’出了一个男子的面孔。

    这个男子仍昏‘迷’未醒,他的头发贴在了他的后背。

    天空变化莫测,如同人生,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却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而下的暴雨肆虐着盛开的鲜‘花’,这个男子也被暴雨浇醒,挣扎着就往岸上爬去,却很快就昏倒在了‘花’丛中。

    暴风雨停止后,他还不能醒来的话,就可能会被野兽当食物。

    风停雨住,夕阳西下。这人仍昏‘迷’未醒,身上落满了‘花’瓣和‘花’叶,蚂蚁开始往他身上爬来,不过野兽也会凭借灵敏的嗅觉赶来。

    一阵凉风吹过,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不过在马蹄声到来之前,一只金钱豹迅速而又轻快的到来,在这人身前停下,先用爪子试探了这人,见此人没有反应后,就准备享用美食。

    不过就在金钱豹的利齿即将咬向这人的脖子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射’来,直向金钱豹的脖颈,但这只豹子凭借自己灵敏的反应,脖子往后一缩,迅速叼住了羽箭,转身就逃,很快就消失在了‘花’丛中。

    随着马蹄声靠近,为首这位‘女’子疑问道:“奇怪,难道我没有‘射’中猎物吗?”

    后面这个‘女’子回应道:“小姐的箭法也不是百发百中啊!”

    这位小姐就道:“阿青,你下去看看,即便本小姐没有‘射’中猎物,羽箭应该还在!”

    一个身着青‘色’薄纱长裙青纱遮面的少‘女’从马背上跳下,拔出了佩剑,挑开‘花’枝,往前寻去,后面骑在马背上的小姐身着粉‘色’长裙,紫‘色’纱巾外的双眼里‘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阿青拨开了‘花’枝,看到了赤身**的男子,以为是一具尸体,吓的‘花’容失‘色’,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缩,以手中长剑护身,惊呼道:“小姐,你‘射’死人了!”

    马背上的这位小姐一听自己‘射’死人了后,脸‘色’一变,忙也从马背上跳下,全然不顾水珠将自己的纱裙和皮靴打湿,拿着牛角弓就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个赤身**的男子,先是捂住了眼睛,然后就要呕吐。

    阿青也吓的不轻,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小姐却道:“你再检查一下这具尸体,这人怎么没穿衣服?我刚刚看到的明明是一只金钱豹啊?”

    阿青虽然极不情愿,但主子的命令不能违背,就用长剑挑开了覆盖在这人身上的杂草落叶,没有找到羽箭,就高兴的道:“小姐,这人没有中箭,看来不是你杀的,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小姐向这具尸体望来,点头道:“好吧!本小姐也不想在这里停留!”

    主仆二人就要离去,这个男子却醒了过来,伸手就抓住了阿青的脚踝,嘴里道:“救命!”

    阿青吓的跳了起来,惊呼道:“小姐救命啊,诈尸了!”同时就用力挣脱,但这人的手却紧紧抓着她的脚踝,小姐也忙来拉她,阿青挥剑就要朝这人的手腕砍落,小姐忙压住了她的手道:“且慢,这人还没有死!”

    她们看到了一张白净的脸,不过这张脸已经失去了血‘色’,但乌黑的双眼里充满了求生的**。

    阿青将长剑抵在了此人的咽喉处,就质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赤身**的出现在这里?”

    这个男子仍用微弱的语气道:“救命!”

    小姐道:“看来他还活着,你留在这里守住他,我回去找人帮忙!”

    在阿青的极力挽留中,小姐还是翻身上马,掉头离去。她只好握紧了长剑,恶狠狠的对这个男人道:“你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本姑娘手里的长剑可是会要你‘性’命的!”

    这个男子松开了手,道:“水!”

    阿青就来到了小溪边,取下随身的一只海螺壳,打了水,回到溪边,蹲下身来,喂这人饮用,然后道:“你一定做了坏事,被人剥光了衣服,丢在这里喂野兽!”

    这个男子饮过水,稍微好了一些,却仍趴在地上,道:“这位姑娘,我不是坏人!”他不敢起身,怕吓跑了这位救命恩婆。

    阿青就询问道:“你不是坏人,那怎么会赤身‘露’体的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这个男子摇了头,然后用力回忆,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我是谁,从哪里来,我叫什么名字?”

    太阳渐渐西沉,阿青也焦躁起来,道:“怎么小姐还没有回来?”

    马蹄声成了救命声,小姐终于返回了,还带来了帮手。

    这个帮手身着粗布短衣,是个矮胖子,而且还是个哑巴,阿青称呼他为哑巴老六。

    小姐一指这个男子,哑巴老六立刻明白,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行囊,拿出了一套衣服。

    阿青收回了长剑,也翻身上马,两人转过了身,这个男子忙接过衣服穿上,登上了一双黑布鞋,然后拱手揖道:“晚生落难至此,多谢两位小姐搭救!”

    小姐回过了头,就询问道:“你是谁?怎会落难至此的?”

    阿青就道:“这就是一个傻子,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自己家住哪里?”

    这个男子却道:“我可能失忆了,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不过也可能会慢慢想起!”

    这位小姐就道:“那我们带你去找官府报案吧,也许官府能找到你的家人!”

    一听到“官府”两个字,这个男子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他被一群官差剥光衣服,丢进小溪溺死的情景。

    他惊恐的道:“官府?不,官府中有坏人,我就是拜一群身着皂衣的官差所赐,才落难至此的!”

    阿青立刻又拔出佩剑道:“看来你是官府的通缉犯,我们这就拿你去见官!”

    这个男子听后却昏倒在地,阿青立刻对哑巴老六道:“哑巴,把这人捆起来,送到官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