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十四章 夜上庐山
    爱情会令人变的盲目和冲动,这就足够了。

    用罢午饭,安氏再次对李恩道:“如果这次峨嵋派的人没有能够使你恢复记忆,你还可以前往洛阳向薛神医求治。”

    李恩坦然的道:“不必了,我相信高小姐的。”

    安氏就命丫鬟引李恩到客房内休息,只剩下了母子俩,二人来到书房中,对如何安置这个李公子展开了讨论。高进道:“既然他愿意前往峨眉山去求医,,那就让他去吧,能不能抵达就看他的本事和运气了!”

    正在饮茶的安氏听后就道:“娘可以看出这位李公子对你妹妹有意思,不然他就不会来为我们报讯,也不会冒险前往峨眉山。”

    高进就不屑的道:“可他配得上妹妹吗?”

    安氏反问道:“这有什么配不上的,郎才‘女’貌,李公子知书达理,如果能够金榜题名,我们高家就能出一位状元郎了,高家祖上也有光了!”

    高进一脸不屑,道:“就他?武功那么差,还那么胆小怕事!”

    安氏道:“我们娘儿俩说了不算,此事还需你父亲主,你这就带他前往庐山东林寺中找你父亲和谷先生,如果他们同意了,我们就立刻安排人护送他前往峨眉山求医!”

    高进疑问道:“可他的武功能登上庐山吗?”

    安氏就回答道:“如果他连庐山都登不上,那就不用去蜀中了,峨眉山他更上不去!”

    高进应了,向母亲告辞,然后回到房间,换上了一套贴身丝绸短衫,外套墨蓝长袍,取了斗笠和梅‘花’戟拿上,就去敲开了客房的‘门’,李恩见他这副妆扮,有些疑‘惑’,对方却将斗笠丢了过来道:“把它戴上,我领你上庐山去见我爹爹!”

    李恩有些迟疑,但对方已经不容他多虑,转身就走,他只好快步跟上。

    二人来到了大‘门’口,索铜早就准备好了两匹登山的矮脚马,高进翻身骑上,李恩没有上马,一脸窘迫的道:“晚生不会骑马。”

    索铜忍不住笑了出来,高进就疑问道:“那你打算徒步前往京城赶考吗?”

    李恩摇头道:“不,我乘船前往京城。”

    高进伸出梅‘花’戟一把将李恩挑到了身后的另外一匹马背上,道:“你抓紧马辔头,双‘腿’夹住马肚,身体不要摇晃。”

    李恩忙照做,双脚还没有伸进马镫内,高少爷已经策马前行了,他胯下这匹黄骠马忙也跟了去。

    两人穿过熙熙攘攘的江城大街,从南城‘门’出了城,顺着石板道前行,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准备上山时,两名樵夫将二人拦住,高进就道:“我带这位李公子上山去见我爹爹。”

    一个樵夫就从怀里取出了一封密信,呈上道:“这是令尊和谷先生让我们转‘交’给高少爷您的,两位前辈还特意叮嘱一定要亲手‘交’给高少爷,只能高少爷自己看!”

    马背上这二人都是一脸疑‘惑’,高进迅速拆了信,读过后,脸‘色’一变,立刻对身后的李恩道:“我爹爹和谷先生他们有难,你快下马,把坐骑让给这位刘前辈,你和王十一徒步上山!”

    李恩刚要辩解,身体就被对方的梅‘花’戟再次挑下,放在了山道上,刘樵夫翻身上马,在前带路,高进一提马缰,紧随其后。

    看到这二人策马上山,他只好向这个王十一望去,道:“王前辈,我们也赶快上山去吧!”

    王十一年纪不大,一身灰‘色’短衣短‘裤’,头戴草帽,腰别一对宣‘花’板斧,生的虎背熊腰,虎头虎脑,上下打量着李恩,粗声道:“跟紧我,别跟丢了,山上狼虫虎豹甚多!”说着就顺着山道,迈开了大长‘腿’。

    李恩忙也勒紧了腰带,快步跟上,山下还有些炎热,但一入山道中,两旁的密林遮天蔽日,一股山风吹来,登时令人舒爽很多,山林里鸟语‘花’香,蝶舞蜂飞,景‘色’醉人,为书生的他忍不住就要‘吟’诗颂赞,但自古尤其是大唐在庐山留诗的的名人佳实在太多,根本轮不到他献丑,就念起了李白那首‘妇’孺皆知的《望庐山瀑布》。

    这个王十一是个地道的山野粗人,听不得书生‘吟’酸诗,就脚下发力,把李恩远远的甩到了身后。

    李恩他忙也加快脚步追赶,但山道上峰回路转,一转眼就不见了王十一,他忙开口高声呼唤,但听山林中回音绕耳不绝,却无人回应,登时有些胆怯,不过此时身前还有路,两脚也还有力气,就顺着山道赶去,为了驱赶内心的恐惧,就一边赶路一边高声念诗:

    ·谁将织‘女’机头练,贴出青山碧云面。造化工夫不等闲,剪破澄江凝一片。

    ·怪来‘洞’口流呜咽,怕见三冬昼飞雪。石镜无光相对愁,漫漫顶上沉秋月。

    ·争得阳乌照山北,放出青天豁‘胸’臆。黛‘花’新染‘插’天风,蓦吐中心烂银‘色’。

    ·五月六月暑云飞,阁‘门’远看澄心机。参差碎碧落岩畔,梅‘花’‘乱’摆当风散。

    庐山的山体走向是从西北往东南方延伸,此刻太阳西垂,李恩走在了山**上,这里的风景秀丽‘迷’人,但他却无心观赏,当红日西下,完全没入了长江后,他已经登上了山腰,却发现自己‘迷’路了。

    庐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群山,且不提90余座山峰,但从背部上山的山道就有数十条,这些山道两侧的山林和山岩也都大同小异,如果没有人引路,自然会‘迷’失在山道中。

    天一黑,再秀丽的风景也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黑峻峻的山峰,黑丫丫的山林,乌鸦和猫头鹰以及夜莺的啼叫声算是悦耳动听的,野兽的嚎叫令人不寒而栗,萤火虫微弱的光亮跟绿油油的小眼睛使人‘毛’骨悚然。

    李恩不由裹紧了衣服,走夜路至少要有照亮的工具如火把灯笼,但他没有,那至少也要‘弄’根木‘棒’握在手里戒备防护,不然猛兽袭来,总不能赤手空拳的迎战吧?

    他仍旧独自顺着山道前行,一边走一边低声呼唤:“王十一,王十一。”之所以不敢高声,是怕把狼招来。

    普通人一到夜晚,如果没有光亮,就会什么都看不到,他却没有这种感觉,夜空还有一轮弯月,数点星斗,山林中有点点光亮,忽闪忽闪的。

    一只黑‘色’的大鸟从山上飞过,还有一只黑‘色’的猛兽也从山林中探出了头来,‘露’出了火红的双眼,伴随着一股‘阴’风,这头猛兽就朝山道上的李恩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