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意料之外的威胁
    事情并不复杂,马尔塔和特索尔仅仅解释了几句,图拉扬他们就清楚了前因后果。? 火? ??? ?.??`

    前段时间不知生了什么变故,兽神殿的萨满祭祀们突然举止异常,甚至将兽神殿严密封锁,不准任何兽人进入膜拜兽神。兽神亲卫奥鲁姆和大祭司悉罗,躲在兽神殿内很久没有露面,哪怕是族内的长老和将军们,也不被允许进入拜见。这种局面下,难免会有骚动,尤其那些对兽神格外虔诚的兽人,忽然感觉不到兽神殿所传递出来的那种神圣气息了。

    就在这种人心惶惶的局面下,兽神殿总算是再次开启。但当兽神亲卫奥鲁姆在一个教廷人类的陪伴下出现在兽人面前,却带来了悉罗大祭司去世的噩耗…………解释的原因居然是突然急病而死!

    谁都知道悉罗大祭司很老了,但他的身体以往非常健康,尤其为兽族的大祭司已经拥有多达千年的长寿,他们几乎不可能得重病,怎么说死就死了?

    族内有众多拥戴悉罗大祭司的兽人,他们当即提出质疑,并且要求见一见悉罗大祭司的遗躯。但兽神亲卫奥鲁姆回绝了那些兽人的要求,还以非常时期,避免兽族骚乱为由,宣布由萨满长老会暂时接管族内所有权利。

    兽人的骥骜不逊是出了名的,即便以往时候萨满祭祀和兽族长老们联合,将巴洛克逼走。但他们的联盟很快随着巴洛克离去而解散,彼此之间很是一番争权夺利。好不容易获得权力的兽人各部落长老们,怎么可能将刚刚到手的权力再次拱手让出?内乱不可避免的生。

    开始的时候,兽人长老们还很担忧。毕竟兽神亲卫奥鲁姆是一个半神,如果兽神任由奥鲁姆肆意为的话,任何反对都会被立刻镇压。但在彼此对峙的时候,奥鲁姆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还有些气急败坏的指挥萨满祭祀率领支持他们的军队与兽人长老的支持者战斗。几次冲突,彼此都死伤了数百人,兽神殿的萨满们反而落入了不利的劣势后。长老们终于意识到……兽神亲卫奥鲁姆身上出问题了,否则他不可能为半神而任由普通的兽人战士逼迫到如此尴尬境地。

    野心就此膨胀,兽人长老们越咄咄逼人,他们的军队甚至包围了兽神殿。将萨满祭祀和他们的支持者们团团围住。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默不声的那个教廷人类突然出手了!

    天启教廷的半神是【神选战士】,在逼走巴洛克的那次事件中,兽族内有很多人见过他的样子。眼前这个人类模样很普通,根本不是神选战士。所以也没有引起兽人的警惕。但当他突然出手的时候,兽人长老们才怵然现自己究竟错的有多离谱。

    这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模样的教廷人类,瞬间释放的力量,镇压了十多万精锐兽人战士,所以人都被迫匍匐在其面前,根本不敢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违逆。那个时候兽人长老们才意识到…………他也是一个人类半神!什么时候天启教廷出现了第二个半神?

    可惜大部分兽人长老都不会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被逼迫的狼狈不堪的奥鲁姆恳求了那个教廷半神,然后数十位兽人长老直接被击杀在当场。所有敢有异动着,无不横尸。自然而然,形势急转。萨满祭祀们再次掌控兽族大权。

    再次掌握大权后,奥鲁姆露出了真面目,他居然投靠了人类,做了人类教廷的爪牙。数十万兽族精锐战士,依附到了教廷麾下,要为教廷与恶魔势力战。在他的淫威下,大部分的萨满祭祀和幸存的长老将军们,选择了屈服,而不屈服的不是被杀就是逃亡………………

    马尔塔说到这里的时候,图拉扬插了一句问道:“你们的父亲维特拉奥和萨马索已经放弃了所有权利。不过问任何族内的事了,他们应该不会引起奥鲁姆的戒备,为什么最后会依然身死?而你们落得被严酷拷打,几乎成了永远的废人?”

    图拉扬的问题尖锐。也戳动了两人的痛处。特索尔沙哑着声音,只说了一句话:“奥鲁姆想要得到兽化铠的秘密。”

    图拉扬立刻闭嘴,他的表情很精彩……只要看到马尔塔和特索尔身边的幻兽依然完好,也就知道两人并未出卖巴洛克,家毁人亡,身体残废……甚至为此他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惨重代价。

    图拉扬低下了头:“对不起。马尔塔,特索尔,我以前错怪你们了,你们依然是我的兄弟,请你们原谅我的冒犯。”

    马尔塔苦涩的摇摇头,笑容中带着凄凉:“巴洛克说的对,我们永远是兄弟,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我们不会出卖巴洛克,我们的父亲们虽然难舍兽族,没有跟随大家离开。但他们在临死前也不允许我们出卖巴洛克。”

    老奥尔图老泪纵横,泣不成声,转身离去…………他的两个老兄弟就这么去了!希尔纳多担心父亲,急忙派人追了上去。

    马尔塔似乎早有麻木了,看着眼前的众人,说道:“死去的人已经无法复活,但活着的人还需要拯救。我们族内的五十万战士就要被征往奥德里亚帝国南方,去那里与恶魔势力交战。不用我多说你们也能猜到,我们兽人只是一群炮灰,就是去送死的。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们才拼死逃出来,来向你们求救。巴洛克呢,他在哪里?我们要见他,快去救救我们的族人吧,只有他才有能力拯救兽族……!”

    “巴洛克不在,他有事已经离开好几个月了。”希尔纳多解释道:“你们先好好休息吧,兽族的事情我们不会坐视不管,毕竟我们也是兽人。”

    劝慰了马尔塔两人,塔希尔轻轻送出一道柔和的白光,令两人陷入熟睡,然后安排人将他们送回山麓聚居地。这边兽族众领们聚在一起,就准备商讨此事该怎么处理。

    他们的会议尚未召开,这个月轮值巡视边界和奇迹之谷的安格雷,就率领一队骑兵提前了多日回返营地。并且在看到所有弟兄聚在一起,并未感到奇怪,而是先叫道:“你们也现异常了吗?东面养马地草原那里正在集结大军,他们目标一定是我们,我们要早做准备。”

    “不,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图拉扬向安格雷解释了几句。

    安格雷得知了兽族内生的动乱,听了图拉扬的解释后,不但没有释然反而越表情严峻起来:“不对,这里面有问题,他们不是要去奥德里亚南方战……至少眼下不是,因为…………他们的先头军队已经向我们这里逼近过来了,我就是现了这个敌情才提前回返的。”

    众人霍然一惊,仿佛是为了证实安格雷的正确性,很快两个雷鹰兽化铠斥候也从天空降落,他们在例行巡视的时候,也现了养马地草原兽族军队的逼近。

    这是要开战了,投靠了人类的奥鲁姆居然先向巴洛克开战?难道他疯了就不怕巴洛克这个半神的怒火?还是说,他有了什么底蕴,不再害怕巴洛克?想到天启教廷的两个半神,不知为何,所有人心中产生了一股压抑,那感觉很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