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来自兽族的求救
    巴洛克的离开并没有令人太过意外,毕竟以往有很多次,他都曾经悄无声息的离开过,然后再次回返的时候,总会给部落带来不一样的变化。火 ??? ?.

    如同往常一样,在巴洛克走后,一切照常运转。帕丁顿,达林坦和汉莎三个人类国度,与巴洛克的兽人部族一起,组建了【西北联军】,在砂砾荒原和帕丁顿东部边境驻扎。防备萨摩亚的恶魔势力,还有东部奥德里亚境内来自天启教廷的威胁。

    此时的天启教廷和恶魔势力对立的如火如荼,是以对西北联军来说,压力并不大。以至于除了帕丁顿东部边境气氛稍微有些紧张外,三个国家内部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反而因为这次军队的合,三个国家越的关系密切,各种贸易和交流频繁,对巴洛克的部族来说大有益处。

    西北联军的统帅由穆鲁担任,他的能力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即便帕丁顿三国的人类士兵,也没有任何反对。但也因为这个责任的重要,穆鲁需要常年的留在帕丁顿东部。为此,他甚至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带了过去。为他得力助手的维格诺和黑森几人,也都从昆都玛雅山麓的部落聚居地,迁了过去。

    此时主持部落事务的依然是希尔纳多等兽人,但军队的主帅换成了图拉扬。这个威猛的将军也算是熬出来头,得以独当一面。在图拉扬铁血威名的震慑下,部落的安全完全得到了保证。甚至于东面养马地草原的兽人,在边界地方根本不敢有任何挑衅行为。因为他们都知道,以前穆鲁统领军队的时候还会有所克制,但换做了图拉扬后,这个家伙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吃亏。谁敢挑衅,他绝对会让挑衅者付出血的代价。

    如今的大6动荡不安,可谓危机四伏。即便现在他们并未遭遇危险,但也要未雨绸缪。图拉扬可不会让战士们无所事事,每日都会以最严苛的条件操训。谁敢懈怠,绝对会遭受痛不欲生的惩罚,然后一辈子记住不再犯。战士们痛并快乐着,他们虽然在背后咒骂图拉扬这一点上。获得了空前的一致。但对图拉扬的尊崇反而更加狂热。军队嘛,强者为尊,像穆鲁那样的老好人为,如果不是有极其出色的统帅能力,和优秀的个人魅力。换做其他人来担当,早就压不住骥骜不逊的兽人战士了。

    又是一天清晨,天还没亮,图拉扬就命令吹响了集结的号角,他从巴洛克那里学到了一个法子,拿出一个简易的沙漏,看着沙子向下流淌,当流完毕,听到号角的士兵必须集结完毕,如果有拖沓迟到者。无论什么理由,都会被拖出去打十皮鞭。…………可是光着膀子,由军中大力士来行刑,抽完了后,绝对皮开肉绽。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人例外,哪怕是万夫长,千夫长们,如果迟到也会遭受惩罚。图拉扬的铁面无情可不是说着玩的。

    驻扎了数万人的营地内传来簌簌的声音,除了骏马嘶鸣,座狼低吼。听不到任何一个兽人的喧哗。沙漏刚刚流淌了一半,开阔的冻原草地上已经集结了黑压压的纵列军队。

    图拉扬心中已经很满意战士们的表现,但他永远不会表现出来。依然一副阴沉的臭脸,如刀的目光四处巡弋。仿佛在准备挑刺。那些被他盯住的士兵,一个个心里打颤,却不敢移开目光,不知不觉,后背都被冷汗湿透。

    跟在图拉扬身后的副手亚图图心中失笑不已,但为了保全图拉扬的面子。只能忍着。就在两人巡视一遍,准备让其解散去吃早饭的时候,突然军阵的角落传来一阵骚乱。图拉扬刚刚松缓的表情立刻阴沉下来,还没开口呵斥,就将一个千夫长跑过来禀报:“图拉扬将军,我们的斥候在外面巡视的时候,遇到了两个人。那两人说要见巴洛克,他们被斥候带回来了。”

    “什么人?巴洛克是他们说想见就见的吗?”图拉扬哼了一声道。听说斥候尽职尽责抓住了闯入的外人,倒是没有再火。

    “那两个人我们都认识,是马尔塔与特索尔。”千夫长声音很低,因为谁都知道图拉扬非常的痛恨那些背叛者。尤其马尔塔和特索尔得到了巴洛克的重用,还给了他们兽化铠,却最后不但没有得到他们的效忠,反而在兽神莅临后,立刻转过身对其投怀送抱了。谁知道图拉扬听到这两名字,会不会暴跳如雷。

    千夫长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刚一听到这两个名字,图拉扬眼中直冒火,喝骂道:“什么混蛋玩意都往回带?将这两个叛徒驱逐出去,如果下次他们再敢随意踏入我们的领地范围,直接给我打断了他们的手脚扔出去。”说完,图拉扬转身就要离去,根本不打算见他们。

    亚图图一把拉住了图拉扬,劝道:“别随便火,还不知道他们来做什么呢,见见他们吧,毕竟以前还是兄弟。”

    那个千夫长嗫嚅的插了句嘴:“不用下次了,他们俩已经断腿断脚,样子凄惨的很。”

    图拉扬和亚图图一愕,表情严肃起来:“怎么回事,谁打的他们?”

    “不知道,他们不说话只是要见巴洛克。”千夫长说道。

    图拉扬和亚图图意识到,养马地草原兽族内部肯定是出问题了,而且还是大问题。以马尔塔和特索尔兽化铠武士的实力,除非兽神亲卫奥鲁姆或悉罗大祭司出手,否则不可能会遭受如此重创。

    军阵解散,派人向希尔纳多等部族内的人传递消息,图拉扬两人立刻赶过去,并命令士兵快去请巴洛克的学生,最新的萨满巫医【塔希尔】过来为他们治伤。

    当亲眼看到马尔塔与特索尔的惨像,才知道那个千夫长已经将其伤势说的很委婉了。昏死过去的两人全都断了一条腿和一只胳膊……不是骨骼的断裂,而是活生生的失去了。脸上,身上,遍布恐怖的豁口,鲜血不知流了多少,已经干硬成黑色的血块,完全毁容,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说出身份,根本认不出来了。一支雷鹰,和一只雪豹蹲在他们身边。这是他们俩的幻兽,在如此伤势的情况下,能够逃出来,幻兽无疑起了至关重要的用。此时两只幻兽精神萎靡,也是不言不语。

    如此的惨像,哪怕图拉扬以往痛恨他们俩,此刻也怒火直冲脑海…………该死,究竟是谁对他们下此毒手?

    巴洛克的学生塔希尔很快赶来,也是被马尔塔和特索尔的伤势吓了一跳。立刻释放巫医之力,伴随阵阵白光,两人的伤口逐渐愈合。可惜失去的手脚长不出来,除非神明出现,否则他们这一生都废了。

    希尔纳多,普洛托亚,巴罗坦等人得讯,全都赶了过来,甚至老奥尔图也跟着过来。恰在此时两人苏醒,看到众人围着他们,却独独不见巴洛克。马尔塔大叫一声,嚎啕大哭:“巴洛克……巴洛克,求求你原谅我们……,救救族人吧,救救兽族吧!如果你不救我们,兽族就彻底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