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放弃与原谅
    虽然算是默认苏珊和诺雷罗相认,但巴洛克依然无法原谅她。 ?.因为当初她的背叛害死了数百兽人士兵,更差一点要了巴罗坦和萨洛蒙的命。如果就这么原谅,他感觉对不起自己枉死的兽人战士们。

    这就像一个无解的难题,以至于早就悔恨万分的苏珊也并不求巴洛克原谅。能够让她和诺雷罗相认已经令她心满意足,其他的事情,以后就用漫长的时间来慢慢弥补吧!

    你能指望一个三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呢?诺雷罗从小吃的是席琳的奶,喊席琳妈妈。乍然间让他叫另外一个女人妈妈……尽管这个陌生的女人让他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可诺雷罗还是被吓得不轻,哇哇大哭着以为席琳妈妈不要他了。苏珊又是伤心,又是惭愧,哭红的双眼再次湿润。

    跟随在苏珊身边的两个少女,是她的女儿克莱尔,还有红河谷地米罗子爵的女儿,赛拉。过去这几年,克莱尔已经十二岁,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而原本就美丽脱俗的赛拉,更是身材窈窕充满了少女的魅力。偌大的汉莎公国,就是凭借这三个女人的治理,不但没有混乱反而井井有条,也因此受到了整个公国人民的爱戴。

    相认需要时间,克莱尔安慰自己的母亲,自己走过去逗弄重新躲到席琳背后的弟弟诺雷罗。很快姐弟俩就是熟稔起来,克莱尔让诺雷罗叫她姐姐,小家伙立刻甜甜的叫个不停。让抹眼泪的苏珊哑然失笑……是啊,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日后有的是时间和他相处,总会得逞所愿的。

    巴洛克并没有走多远,他只是一时气闷去了马扎罗大魔法师的魔法塔做客,聊了一会儿后,感觉这样躲避着也不是办法,便告辞重新回了小楼。对已经和诺雷罗逐渐熟悉的苏珊视而不见,左右看了看。现希尔达不在,想必是带巴斡尔回房间睡觉去了。他便想席琳点点头,自顾上楼。

    “巴洛克,我能和你谈谈么?”身后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并不是苏珊,而是一直默不声的赛拉。

    巴洛克和赛拉也算是老朋友了,甚至他最早认识的女人就是她。过去这么多年,昔日清纯的赛拉已经变成了一位充满魅力的女子,但巴洛克从汉莎公国的传闻中知道。赛拉依然善良如初,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改变,或许这一点是遗传了她的父亲老米罗子爵的优秀品格吧?

    “有什么事么?”巴洛克收回了迈出去的脚,转身看着赛拉,问道。如今的赛拉虽然才二十多岁,但因为协助苏珊治理汉莎公国多年,身上已经充满了一种独特的威严,别有一番魅力。据说当年她在艾伯伦王国跟随贝琳达夫人学习魔法的时候,就受到王国数位王子的热烈追求。甚至于当她来到汉莎公国之后,还有艾伯伦的王子不远数千里的跑到这里找她。可惜赛拉并没有接受任何一个艾伯伦王子的爱慕。让他们失望而归。索伦大6上的女子结婚都很早,如赛拉这样二十多岁依然没有结婚的女子,非常的少。以至于汉莎公国都有人暗底下传言……赛拉不喜欢男人,她只喜欢女人。

    巴洛克才不会去关心这些八卦,而且他也不会自恋的认为赛拉在暗恋他。毕竟赛拉的老师贝琳达夫人算是死在巴洛克的手中,他们之间很复杂的关系,加之两人接触的时间并不多,如此不熟悉,可培养不出感情来。至于说什么一见钟情……那都是骗人的!因此赛拉说要与巴洛克谈谈,肯定是关于政务上的事。

    “我遵从苏珊夫人的全权委托。有一些关系到我们汉莎和苍狼部落之间的事情需要认真谈谈了,您能抽出一点时间来么?”赛拉微笑着道,忽然现身上兽毛几乎褪尽的巴洛克,此时顺眼了许多。毕竟…………并不是所有人类都能像席琳那样。爱一个兽人死去活来,甚至愿意跟随他跋涉万里,在北方冻原出生入死饱受磨难。哪怕如今席琳与巴洛克之间的事情,早就传遍帕丁顿和汉莎,几乎受到所有女人的艳羡。可是那种惊世骇俗的事情,也是需要极大勇气去做的。

    “跟我来吧!”巴洛克立刻猜到了赛拉的目的。而且这应该也是苏珊的意思。只不过因为巴洛克不愿与苏珊相对,所以苏珊才让赛拉来与他谈。

    正好他要与绍姆贝格等人商量组建军队防范外敌的事情,总是离不开汉莎公国的参与,那就提前说一说也好。

    头也不回的走出小楼,巴洛克失笑不已……看来今天是回不成家了。

    身后赛拉小姐看向苏珊,得到苏珊点头同意后,她微微躬身,便跟随着巴洛克走出了小楼。

    北方冻原此时正是冰天雪地,滴水成冰。而帕德亚城这里却并不太冷,花园里的耐冬植物依然翠绿,甚至有几株像梅花一样的植物,正含苞吐蕊开的鲜艳,巴洛克就站在花树下,等着赛拉过来。

    “苏珊有什么话想要你说?”巴洛克听着脚步声,头也不回的问。

    “巴洛克,苏珊夫人只有一件事要求你。”赛拉也知道巴洛克的脾性,很干脆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她想要将汉莎公国交给你,由你来指派人统治,以后她只准备安心的抚养诺雷罗,不会再过问任何事情了。”

    “呵呵,真是令人惊讶啊,费尽心机得到的权利,居然就这么毫不眷恋的放手?”巴洛克不无讽刺。

    “是真的,我可以保证,苏珊夫人已经彻底厌倦了。她现在只想好好的陪着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巴洛克,只要你给她庇护,甚至能够原谅她……!”

    “原谅她?哼,难道我两百兽人兄弟就是白死的吗?”巴洛克有些粗暴的打断赛拉的话,冷喝道。随即看到赛拉脸色涨红,身体摇摇欲坠。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可是一个半神,情绪失控的时候,威压会不由自主的释放。对身体娇弱的赛拉来说,可不是好承受的。

    忙搀扶着差一点摔倒的赛拉,巴洛克有些歉意的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呵呵,原来这就是半神的威压啊?如果你全力释放的话,我会不会被你吓死?”赛拉斜倚在巴洛克肩膀上,笑噱道,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调皮时光。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抽身自己站立,正色道:“苏珊夫人犯了大错,几乎不可饶恕。但是你也应该清楚,当初推动阴谋的并不是夫人,而是天启教廷的人,是圣女伊文捷琳。如果仅凭苏珊夫人自己,你认为她会伤害得了兽人吗?而且你从来都没有体谅过苏珊夫人,她遭受的痛苦你是知道的……一个亲眼目睹自己三个儿子惨死的母亲,她承受了多少恐怖的压力摧残?对权利和安全感的渴望让她做出丧失理智的事情,也并不是不可理解,不是么?”

    “我能够给她安全感,是她本末倒置,舍近求远了。”巴洛克反驳道。

    “可是当初你的实力还没有如今这样强大,那时候就连你自己都不会认为能与天启教廷匹敌吧?如果当初圣女伊文捷琳全力进攻汉莎公国,你能保证可以守得住么?”

    巴洛克沉默,他清楚当时自己身边或许有了一些兽化铠战士的强大力量,但大军团的战争还是毫无悬念会惨败。嘿,好一个伶牙俐齿的赛拉,居然差一点被她说服了。

    巴洛克哑然失笑,饶有兴趣的看着美丽的女孩,忽然现赛拉红润娇艳的脸庞分外诱人。:“你是来为苏珊做说客的吧?你们这几个女人倒是不能小瞧了,是不是已经看出如今大6的动乱局面,任何人都无法置身事外,而汉莎公国需要强有力的庇护,所以干脆就让我来做这个冤大头……反正即便汉莎公国给了我,到日后,总归是要交给我的儿子诺雷罗的,对不对?”

    赛拉吐了吐舌头,赶紧解释:“这不是苏珊夫人的想法,她真的只是想要陪诺雷罗,再不管其他的事情了。后面的都是我和克莱尔的想法,你不要怪苏珊夫人。”

    “哼,我从来没有原谅她,说什么怪不怪?”巴洛克脸一冷,说翻脸就翻脸。令赛拉一呆,忍不住气道:“你算什么男人?至于对一个女人仇恨一辈子吗?”

    “我两百多兽人兄弟的命难道就不值钱?什么时候苏珊获得苍狼部落兽人的原谅,我们再另说。至于我是不是男人……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巴洛克挥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走掉,头也不回的说道:“好了,汉莎公国的军队我会接管,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看着巴洛克走掉,赛拉失神了好一会,脸红了又红………………因为巴洛克的那句话让她害羞了!可恶,他怎么可以对一个女孩说这样的话?——————赛拉却不去想,你骂一个男人【不是男人】,可是非常伤人自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