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家事
    想要坐山观虎斗的巴洛克,自然不会去趟奥德里亚帝国那团浑水。 w?

    奥德里亚地处天启教廷和黑暗大军中间,那里很快就会被战火蔓延,即便是协助布克雷德登上皇帝的位置,恐怕也坐不稳。时机不对,现在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不过既然维塔西雅女皇求到了面前,布克雷德二皇子也通过席琳向他求情,巴洛克不介意帮助女皇脱离奥德里亚那个是非之地。这样即便将来想对奥德里亚有某些想法,有了他们皇室的两个直系成员,也可以顺理成章许多。

    二十个兽化铠战士不可能交给特里丰指挥,巴洛克让最精明多智的安格雷率领他们走一趟,并且暗中让丹尼斯情报部门协助,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即便二十个兽化铠战士很强大,却也不敢保证杜隆皇都的那些贵族会不会有人昏了头。

    送走了特里丰将军,巴洛克没有在岩石小城这里停留,而是返回了帕丁顿的【帕德亚王城】。此时黑暗大军向精灵族和人族的入侵,正如火如荼。即便现在大6西北这里还很平静,总需要未雨绸缪多做打算。他要和绍姆贝格等人好好商讨构建强力军队的事宜。为此,绍姆贝格已经提前向达林坦公国和汉莎公国出了邀请,邀请他们的大公来帕德亚城,共同商议对策。

    巴洛克已经让自己无视汉莎公国。他最近的所所为,包括人员流动和物质调配,虽然都要在汉莎公国内穿梭。但女大公苏珊对这一切仿若不见,没有一个汉莎人来过问,就好像穿过他们国土的兽人或商队,都是空气一般。

    与那个女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巴洛克曾经告诫过所有人,任何人都不准在诺雷罗面前提及苏珊……诺雷罗的母亲是席琳,他和努埃尔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尽管最近总会隐约听到一些关于苏珊的传闻,好像苏珊不止一次的想要见一见自己的儿子诺雷罗。都因为巴洛克的严令,谁都不敢触犯。

    对于这一点。巴洛克坚持冷漠……当初苏珊居然因为生出的诺雷罗黑黑眼,而差一点将孩子扔掉不认,现在想起自己的孩子来了么?已经晚了!…………

    巴洛克回到了帕德亚城,先去魔法学院见自己的儿子们。好多天不见,他还真有点想他们。尤其是希尔达生的【巴斡尔】,和小家伙总共相处了也没几天,而且现在也是时候让希伯来顿狼永夜跟随在巴斡尔身边了。

    顿狼四兄弟,晨星。永夜,炎日,极光。其中炎日和极光已经跟随在了诺雷罗和努埃尔身边,拥有巴洛克血脉的两人,哪怕才三岁左右,也轻易与顿狼融合,平日间只不过是两个小小的狼纹身附着在他们胸口,或者是如同两只小猫般跟着他们玩耍。只有巴洛克清楚,如果自己的儿子遭遇危险,那么希伯来顿狼就会瞬间爆恐怖的力量。到时候就算是教廷的天启者亲临。也绝对要吃亏。

    晨星依然留在巴洛克身边,永夜就要去跟随【巴斡尔】。为此晨星还有些抱怨,因为此时无论是他还是雷鹰伊维安,都已经无法融入巴洛克身上,只能站在他肩头或是跟着屁股后面。

    巴洛克魂海内的紫电之力已经遍布全身,逐渐开始改变巴洛克。幻兽处在紫电之下,虽然有助于他们的力量增长,但所遭到的钻心刺骨的洗礼,让他们无法承受。

    魔法学院已经掌控在以马扎罗大魔法师为的,巴洛克心腹们的手中。这里的魔法师和学徒们。凡是能够留下的,自然都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所以当巴洛克在学院的院内遇到他们的时候,都会受到他们的恭敬行礼。巴洛克也和善的和他们点头,甚至遇到认识的魔法师还会谈笑几句。

    很快来到席琳她们居住的那座小楼。里面断断续续传来几声哭泣让巴洛克皱起了眉头……那个哭泣的声音太熟悉了!

    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大踏步走进小楼内。已经感受到他到来的顿狼兄弟和雷鹰伊维安,居然一声不吭各自跳窗或是跳楼的逃窜四散而去……因为都很清楚巴洛克绝对会火,他们可不愿意在这里承受巴洛克那令人窒息的威压。

    猛地推开小楼客厅的门,就看到希尔达抱着【巴斡尔】默默坐在角落里。而席琳则将诺雷罗和努埃尔挡在身后……尽管两个小家伙一脸迷茫好奇的从后面探头探脑。两个美丽的少女站在不远处,默然不语。而就在席琳面前。一个优雅的女子身影跪在地上,哭泣声正是这个优雅的女子出。

    “苏珊,你居然敢违背我的话?谁让你来这里的?谁放你进入魔法学院的?出去,离开这里!”巴洛克没有火大叫,但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心寒。

    跪着的那个女子转过身,绝美的脸庞遍布泪水,一脸的悲凄,正是汉莎公国女大公苏珊。

    “巴洛克,你究竟要惩罚我到什么时候?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我做错的事情太多了!你可以惩罚我,你甚至可以杀了我……但你不能将我的孩子从我身边夺走。”苏珊哭泣着说道。巴洛克的模样变得令所有人吃惊,但他的气息无法改变,而且黑黑瞳与三个儿子居然相同了,自然被他的女人们一眼就认出来。

    “是你抛弃了我的儿子,是你不要他的……”巴洛克刚说了几句,苏珊的哭声更大了,怆然道:“是我不对,都是我不对……可是我的孩子刚刚出生的时候,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黑黑瞳……他身上没有一点和我们两人的相似之处。我害怕了……我害怕你会误会我对你不忠,我害怕这不是我的孩子,而是恶魔降临。”

    “我的儿子拥有最高贵的血脉,别拿恶魔来与我的孩子对比。”巴洛克冷喝!就血脉身份来说,他从来都以华夏血胤自豪骄傲,自然不容有人来污蔑亵渎。

    “巴洛克,把孩子还给我吧!这几年来我想他都要想疯了!我不要汉莎大公的身份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我的孩子回到我身边。求求你,没有他,我会死的……!”

    直到这个时候巴洛克才现了苏珊眼底那浓浓的疲惫与哀伤,这欺骗不了人,她真的备受煎熬。

    席琳和希尔达都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巴洛克,虽然她们没有说话,可是都在用目光向巴洛克求情————没有什么比将孩子从母亲身边夺走,更令人伤心的事了。

    “巴洛克,苏珊夫人是我将她放进魔法学院的。我也了解了一些事情,她做了一些错事,但你不能剥夺她为母亲的权利,更不能剥夺你儿子生母的爱。难道你愿意将来面对你孩子对你的怨愤吗?”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老兽人扎卡里从外走了进来。刚刚还躲在席琳身后的诺雷罗和努埃尔,立刻笑嘻嘻的跑向老兽人。他们如今除了父母,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老爷爷。

    苏珊也顾不上什么了,当诺雷罗跑过她身边的时候,被她一把抱在怀里,不停的亲吻诺雷罗的脸颊,泪水再次浸湿脸庞!

    巴洛克哼了一声,甩了甩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虽然巴洛克摔门而去,但屋内的人全都松了口气,进而所有人面露大喜之色————因为他们知道,巴洛克这是变相的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