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七章 维农萨满之死
    “该死的维农,你这个叛徒,卑鄙的渎神者!”回醒过来的萨满中,传出一阵阵气急败坏的恶毒谩骂声。 ?.就连悉罗大祭司也不敢相信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会做出如此事情。

    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维农,带着这样的疑问。

    “老师,我知道我们应该遵循兽神的神谕行事,做神明的世间代言人。但是我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巴洛克为兽族所做的一切难道我们都已经忘记了吗?我忘不了,老师,我忘不了!”维农说着,已经泪流纵横!

    “我们兽族什么时候变得和人类一样背信弃义,恩将仇报了?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仅仅是几年之前,兽族还在北方冻原为了生存苦苦挣扎。是巴洛克率领我们抗击人族入侵,获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我们重新夺回了失去近千年的养马地草原,我们甚至占据了人类帝国的大城,从那时候起兽族再没有短缺过粮食,衣服,铁器,……等任何物资。是巴洛克统合了一盘散沙的兽人,重建我们兽族的一统部落。是他创造了属于我们兽人的战阵,组建了我们强大的数十万军队,从此再没有人敢小觑我们。甚至在天启教廷出【召集令】全面攻打兽族时候,是巴洛克率领穆鲁将军他们,统率军队奋死拼杀,才保护了我们。难道这一切都可以被抹杀吗?”

    没有人反驳,因为维农说的都是实情,凡是有羞耻心的人都会感到惭愧。

    “老师,我说这一些并不是祈求宽恕!我破坏了星辰图腾阵,是对兽神的亵渎,我将会为此赎罪,但是我只想在这之前让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我们必须敬畏兽神,但绝对不能因此而忘恩负义,甚至自相残杀对自己的同族举起屠刀。”维农跪倒在了悉罗大祭司脚下,声音突然低了许多:“老师……请原谅我……我不后悔这么做……哪怕我会为此得不到兽神的宽恕而下地狱……!”

    图拉扬退了回去。他骥骜不逊,除了巴洛克很难有人让他尊敬,但在今天,维农萨满获得了他的敬意。所有兽化铠战士全都后退。向跪着的维农低下了头!

    悉罗大祭司不言不语,但是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靠的这么近,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出维农的生命在飞流逝……。就在维农跪倒的那一刻,他已经将一把锋利的匕插进自己的心脏。维农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试图弥合兽族无法避免的裂痕,尽管他的为都是徒劳。但维农依然义无反顾。

    当巴洛克,奥鲁姆和神选战士三个半神出现在兽神殿上空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身影一闪,巴洛克已经站在了神殿的台阶上,将维农用力的抱住,巫医的治愈白光疯狂的向他的身体内涌去。

    可惜维农的心脏被匕刺穿,这种致命的伤势已经不是巫医之力所能愈合的了!弥留之际,维农睁开了眼睛,看着巴洛克,露出一丝微笑。颤抖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可惜已经不出任何声音。

    巴洛克强忍着泪水,贴着维农的耳朵,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耳语:“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的心愿。放心吧,会有那么一天的……我永远都不会舍弃兽族!虽然在这之前可能族群要遭受一些惩罚和苦难,但我最终会再次引领他们迈入辉煌……!”

    维农的头颅缓缓垂下,他是带着笑容离去的,很安详!

    现场寂静的可怕,天空电闪雷鸣仿佛末日来临。所有人大气不敢喘。他们总有种预感……这可怕的天气和巴洛克有关。

    奥鲁姆阴沉着脸默不声,早已有人向他禀报了生的事情。居然是内奸破坏了大星辰图腾阵……一旁的神选战士故意的出一声轻笑,令奥鲁姆越感到羞辱和愤怒。神选战士眼神一转,想要继续挑拨几句。刚要开口,突然有所感觉的抬头望去,只见巴洛克抱着维农的遗躯已经站了起来,双目漠然的盯着他,淡淡的说道:“闭上你的嘴,这是我们兽族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敢在这里多说一句话,我誓我会毁了人类一座大城,你说两句,我就毁了两座大城。如果你不信,尽可以来试试。”

    巴洛克近乎残酷的话语令神选战士瞬间怒气勃,可惜他权衡了再三,最终死死的憋住了嘴巴,没有再说一句话。因为他心里清楚巴洛克这个疯子,刚才甚至差一点对自己同族下杀手,又怎么会在乎人类的生命?他是真的敢说敢做。

    恐吓住了神选战士,巴洛克望向穆鲁:“穆鲁,清点我们的人,看看有没有缺少。”

    “巴洛克,我们已经清点了,全都在这里,一个不少。”穆鲁沉声道。

    点点头,巴洛克回头看向神殿外的萨满祭祀和长老们,所有被他目光扫过的人纷纷低下了头。最后巴洛克看着悉罗大祭司:“大祭司,我们是时候推诚布公的谈谈了。”

    “巴洛克,唉……。”悉罗大祭司欲言又止,他很想劝说巴洛克留下,可惜找不到任何合适的理由。到了如今的地步,分裂已经无法阻止。

    “不须为难,大祭司,我没有太苛刻的要求。我会带着我的族人和兄弟离开养马地草原,什么都不要。但是北方冻原是兽族共同的家园,也是我们的最后退路,无论如何,我都需要分割一块做我们的栖息地。”

    巴洛克的要求并不苛刻,悉罗大祭司没有任何理由反对,至于兽神亲卫奥鲁姆……他根本就不在意北方冻原。在他此时心中所想的,是与人类联合共同战胜恶魔的黑暗大军。到那个时候凭借兽族的战绩,肯定会分割到索伦大6最肥沃的一片土地,再也不会回北方冻原那贫瘠严酷的恶劣之地了。

    “养马地草原向西三百里为界,东面是你们的领地,我们不会再踏入一步,而西面则是我的领地。这样划分,如何?”巴洛克提议道。

    兽人生出的北方冻原虽然辽阔无比,但是即便是这样,勉强能够生存的贫瘠之地也是有限的。其他地方都是常年冰雪覆盖,除了一些特殊的魔兽,很少有生命能够生存。巴洛克这样的划分北方冻原,如果在地图上看就会现,养马地草原向西三百里,南北方向为中间线的话,他其实只分割了北方冻原不足五分之一的地盘,还是最恶劣的土地。向东向南的大部分好地方都留给了兽族,怎么看都是兽族占了大便宜。

    悉罗大祭司没有反对,奥鲁姆也没有异议,巴洛克仿佛早有准备似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两份已经书写好的契约,只等双方签名。奥鲁姆突然警惕起来,他是知道巴洛克的狡猾的,担心其中有鬼,可是仔细的看了三遍也没有现什么问题。最后甚至拿着契约找来神选战士帮忙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才与悉罗大祭司共同签上了名字。巴洛克随即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一方一份,这份神圣契约就有了效力。

    巴洛克转身突然随手一抓,从远处一片废墟的神殿偏殿中起出一块巨石,也不用工具,那块巨石就被一团闪烁电光的光团包裹,下一刻,已经神乎其技的被雕凿成了一具石棺。轻轻将维农的遗躯放进去。对穆鲁他们说的:“是穆鲁拯救了你们,抬上石棺,我们给他荣耀。”

    穆鲁,巴罗坦,扎因祖,图拉扬,安格雷,洛恩汗,亚图图,普洛托亚,八位将军肃穆的抬起了石棺,跟随在巴洛克身后。他们不再回头,就这么离开兽神殿,向远方而去。身后的兽人目送他们离去的背影,突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仿佛某些最好的东西失去了!当然,对那些痛恨巴洛克的兽人来说,他们感觉彻底放松,仿佛解开了心头的枷锁,以后整个兽族就真的在他们掌控之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