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六章 脱困而出,形势急转
    随着兽神的回归,降下神谕,巴洛克被打为了渎神者。但在萨满祭祀之中,依然有头脑清醒者,维农萨满就是其中之一。

    维农和巴洛克的私交不错,他能够理解巴洛克的所所为。在维农看来…………平心而论,光明神的诅咒解除之前,谁都不知道还有兽神存在。那么巴洛克无论做什么都说不上是渎神。甚至巴洛克能够天才般的想到获取族人的信仰,准备重现昔年【冒顿王】的荣光,走冒顿王没有走完的那条路,维农十二万分的钦佩。设身处地,换做是他也会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兽族的生存和壮大,而且巴洛克在兽族还弱小的时候,就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绩,让被人轻视鄙夷的落魄种族,一举获得了公认的强大。

    巴洛克提前离开了兽族,其他人都认为他畏罪潜逃,只有维农理解巴洛克是不想和昔日的族人们为敌。

    维农是一个虔诚忠实的人,他不会背叛自己的族群,因此明知巴洛克的冤屈,也无能为力,只能暗暗祈祷巴洛克一切平安。但接下来萨满长老会做的那些事情就让他愤怒,甚至的惊恐了!

    以奥鲁姆为的萨满长老会一群人,居然秘密的召回了巴洛克的那些将军统帅兄弟们,然后将他们和他们的亲族都给抓捕,以渎神者爪牙的罪名囚禁。维农立刻就知道了这些人的阴险目的……就是要引诱巴洛克回来。

    维农很清楚兽神殿范围内兽神的力量之强大,只要巴洛克踏入兽神殿范围,他就会被兽神的力量制服。哪怕巴洛克已经强大的堪比半神,也在主神面前毫无反抗之力。一旦这种事情生,巴洛克的下场绝对凶多吉少。维农怎么都无法看着这种事情生,他必须做点什么……哪怕为此做出背叛的举动,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他一直都在隐忍,等待着合适的机会。终于,巴洛克来临的消息传回,维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和那些萨满长老会的人一样。表现的足够狂热,号召杀死巴洛克,洗刷对兽神的亵渎。同时他先提出让奥尔图去执行引诱巴洛克进入兽神殿的任务,给出的理由自然是因为奥尔图和巴洛克的关系。比较能够获得其信任。

    维农的这个提议获得了一致同意,甚至有人还在暗骂维农的狠辣……这分明是逼着奥尔图成为杀害他女儿男人的帮凶啊!

    奥尔图一脸灰暗的接受了这个任务,他也没有推脱的权利,除非他也想自己的家人被关入兽神殿囚牢。他第二天就离开了兽神殿,赶去养马地草原西面。当时巴洛克还刚刚进入草原!

    谁都不知道,在奥尔图离开前的晚上,维农悄然潜入了他的房间,然后很快就离开。奥尔图手里也多出了一张写满密密麻麻字的小兽皮卷……!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奥尔图见到了巴洛克,趁着巴洛克从身旁走过的空隙,悄然将这张小兽皮纸条塞到了他手中。巴洛克抽空看了纸条上的内容,心里底定,这也是他自信的根源!维农萨满是悉罗大祭司的得意学生,在构建大星辰图腾阵的过程中。维农挥了很大用,甚至除了悉罗大祭司,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图腾阵。从内而外,自然能够最快的破坏图腾阵,也就不是难题了!

    当兽神亲卫奥鲁姆离开了兽神殿,维农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谁又会去怀疑他呢?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兽神主殿后方的某处隐蔽位置,将其中的一根岩石巨柱后方打开了一个暗格,只是将其中链接树芯图腾柱的秘银纹路弄断了一根,整座兽神殿的星辰图腾阵就此失去了效用。

    当图腾阵失去了效用,主殿内的悉罗大祭司先便察觉到。他震惊的跑出来,还以为有未知的威胁入侵了。急忙派人出示警,整个兽神殿建筑群范围内的所有萨满和护卫战士们如临大敌,四处巡视威胁。并且悉罗也赶紧派自己的学生们去查看图腾阵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可惜他一开始怎么可能想得到会是最得意的学生维农搞的鬼?自然什么问题都查不出来。

    被囚禁的穆鲁等人虽然不清楚兽神殿出了什么问题。但肯定生了大事件。就连看管他们的兽人护卫都人心惶惶坐立不安,难道是巴洛克来救他们了?穆鲁等人心中兴奋不已。就在此时,一个最普通的兽化铠战士突然出了轻轻的一声‘咦’!然后失声叫道:“我和我的幻兽兄弟可以沟通了,我能融合兽化铠了!”紧随其来一道光闪过,这个兽人已经浑身裹上了一层如金属般耀眼,遍布蛛纹的精美兽化铠甲。

    囚牢内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面面相觑,然后不知是谁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囚牢外的兽人护卫扔掉手中的武器,没命的逃窜而去。…………囚犯们能够再次融合兽化铠,那么已经没有囚牢能关押的住他们了。为了保命还是快逃的要紧。

    即便幻兽都被关押在另外一处囚牢,也于事无补,没了兽神殿的压制,兽人和自己幻兽兄弟之间再次有了奇妙的联系,那些幻兽远隔着几条走廊的距离,也纷纷化一团光体穿过囚牢栅栏,飞向各自的兽人兄弟,很快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兽化铠战士出压抑已久的怒吼,挥拳将手臂粗的钢铁栅栏生生砸飞。

    也许是关押的这段时间憋屈的太狠了,以图拉扬为,几个脾气爆裂的家伙,在释放了所有被关押的族人亲人后,直接将囚牢所在建筑摧毁成一片废墟。远远的一队神殿护卫看到这里生的事情,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掉头就跑。…………恢复了力量的兽化铠战士,究竟有多恐怖,没有比兽族人自己更清楚的了。

    这段时间实在是受够了屈辱,那怕是以穆鲁的沉稳也按捺不住。兽神殿可是巴洛克一手推动建立的,如今却反而成了那些背叛者压迫他们的利器。既然如此,就接着这个机会,干脆彻底摧毁了它,大家一了百了了罢!

    留下足够的战士保护他们刚刚被释放的族人亲眷,穆鲁率领一半的兽化铠战士,气势汹汹的向兽神殿主殿扑过去。沿途遇到的建筑,全部被摧毁。随着一声声轰然的巨响,那些耗费了无数心血建造的雄伟建筑,全部沦为碎砾。这个过程中,一个萨满都没有出现,更别说来阻止。令穆鲁等人越的鄙夷和不屑。

    终于,他们来到了兽神殿主殿外。抬头看那宽阔的数十阶台阶之上,雄伟壮丽的主殿,所有的萨满祭祀都退到了这里,悉罗大祭司站在了最前端,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法形容,说不出的尴尬晦涩。

    “穆鲁将军,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你们这是在亵渎兽神,难道真的要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吗?”悉罗大祭司涩声开口。

    “悉罗大祭司,我们只想知道自己被囚禁的罪名是什么?你们说巴洛克渎神……或者说是兽神指责巴洛克渎神,但是在兽神降临之前又有谁知道祂的存在?巴洛克想要走的那条路也只不过是为了兽族的前途而做的探索。昔年的【冒顿王】也曾经做过,虽然失败了,但他成了我们兽族永远的英雄。为什么巴洛克做了同样的事,却反而落得一个渎神者的罪名?如果兽神仅仅是感觉自己脸面受损就如此肆意的惩罚一个兽族的英雄……那么这样的神明,我们不信仰也罢。”穆鲁清晰的说道。

    从被关押在囚牢里的那一天起,所有巴洛克的兄弟们就统一了看法……去他?妈?的兽神吧,他们的一切都是在巴洛克带领下挣取的,如果要他们做出选择,他们毫不犹豫会选择跟随巴洛克。哪怕兽神比巴洛克强大一百倍,哪怕他们未来的结局晦暗!

    悉罗大祭司无言以对,他本来就感觉兽神对巴洛克的惩罚太苛刻了,但因为没有人能改变兽神的旨意,他也无能为力。眼前不管是出了什么问题,既然穆鲁等人获得了自由,那就让他们走吧!

    “穆鲁,事情没有完美的一刻……已经生的无法改变。既然你们脱困了,那就都走吧,离开这里吧!”

    “嘿嘿,凭什么你们说抓就抓,说让走就走?既然要走,我们也要毁了兽神殿再走。至少要带走巴洛克的六根生命之树树芯图腾柱!”图拉扬狞笑一声喝道。身后所有的兽化铠战士齐齐大吼,踏步上前,他们爆出的气势令躲在悉罗大祭司身后的萨满和兽人护卫们色变。

    悉罗心沉了下去,他知道算是彻底惹怒这些人了,别想会有好结果。

    就在千钧一之际,一直默不声站在悉罗大祭司身后的维农突然站出来,看着穆鲁等人,声音平淡的说道:“穆鲁,图拉扬,你们走吧,不要破坏兽神殿。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要求,或许你们并不会听我的话,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是我破坏了大星辰图腾阵,才让你们得以重新恢复兽化铠的力量,你们欠我的,必须答应我这件事。”

    包括萨满祭祀和穆鲁等人,齐齐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维农!只有躲在不远处站立的奥尔图,神色难明的看着那道孤独的身影…………他知道,维农已经萌生了死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