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二章 重回部落
    当巴洛克从天空降落,出现在被驱逐的兽人面前。火然??? ?文w?充满绝望的人们爆出惊喜若狂的欢呼,他们知道自己得救了,巴洛克不会任由他们去北方冻原的冰天雪地里送死!

    看着这群人,巴洛克也很高兴,这里面他认出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虽然所有和他一起从砂砾荒原走出的苍狼部落的族人,和那些将军们,兽化铠武士的父母妻儿们,大都被抓去了兽神殿。但那些普通的亲属和朋友毕竟不可能都关押在兽神殿,眼前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是有关系的人。

    这样的天气,又是毫无准备,如果走入北方冻原就等于送死。巴洛克庆幸自己早有预料,储物戒指里有大批的衣服,食物等物资被拿出来,分给众人。然后让他们绕路,向西贴着昆都玛雅山脉的边缘走,去西面昔日苍狼部落留下的那座岩石小城。自从昆都玛雅山脉开通了一条通道,南方的暖风就能够吹过来,虽然影响不大,但至少曾经的岩石小城周围气温暖和了许多。兽人们可以在那里暂居。

    安排好兽人们,巴洛克分明看到外围有几个斥候在查探,也不在乎,就让他们回去报讯吧!任凭萨满们和长老们如何准备,只要不踏入兽神殿半步,谁都奈何不了他。

    目送被驱逐的这些兽人们向昆都玛雅山脉边缘远去,巴洛克也不停留,就这么缓步向养马地草原的兽族聚居地走去。远远的,斥候忽然多了起来,他们隔着很远并不靠近,只是遥望。巴洛克的威势并不会彻底被清除,那些普通的兽人明知他被兽神指为【渎神者】,但依然不敢面对他。

    就这么缓步的走着,很慢很慢,多日之后巴洛克才进入养马地草原。这个过程中,足够兽人长老和萨满祭祀们做出反应了。但这几天里并未有半个兽人靠近过他…………在背后耀武扬威是一回事,当真正要面对巴洛克的时候。哪怕是最痛恨他的兽人长老,也退缩起来!

    巴洛克的表情从最开始的冷漠,到后来的淡然,现在则完全是充满浓浓嘲讽的讥笑了。一群没种的孬货。就这种畏缩的表现还想挑衅于他?如果连面对的胆量都没有,还谈什么夺权?

    继续走了两天,巴洛克已经能够遥遥的看到部落聚居地了。而这个时候,族内才做出反应。轰然的响声中,一支庞大的骑兵团向他疾驰而来。在他前方数百米处突然分开,然后绕圈将他团团围住。骑着健马的兽人士兵鸦雀无声,现场除了马蹄践踏声,就只有马儿嘶鸣,战士们的目光直视着空地,谁都不敢与巴洛克对视。

    终于还是有人出头了,巴洛克嘴角微微翘起,看着一脸难堪与尴尬的奥尔图走过来。

    “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奥尔图族长?还是奥尔图长老?亦或是奥尔图议事长?”巴洛克带着嘲讽的开口问。

    “巴洛克,你应该知道,我们别无选择。这一切都是兽神的谕旨,我们只是循着神明的指引行事。既然你回来了,那么就去兽神殿吧,去向兽神虔诚悔过,我想仁慈的兽神最终会饶恕你的罪过的。”奥尔图没有回应巴洛克的讥讽,而是如此说道。

    巴洛克摇摇头:“奥尔图,你不懂,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好啦,这是我与兽神之间的问题,你就不要搀和了。既然你是第一个被推出来面对我的人。看来你在族内的处境也不太妙啊!走吧,带我回去,我要去看希尔达,算算时间。她应该快生了。”

    巴洛克当即向前走去,绕过了奥尔图。那围成一圈的骑兵立刻纷纷让路,谁都不敢阻挠巴洛克哪怕半步。

    奥尔图默默无语的转身,就要跟随巴洛克回去。因为希尔达的缘故,他与巴洛克的关系算是解释不清了,在部落内饱受排挤。这使得他一直以来行事低调。如果不是被逼无奈,他也不会来第一个面对巴洛克。

    这时候一直站在奥尔图身边的某个中年兽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奥尔图长老,好像你还有一些话忘记说了吧?”按照长老们和萨满祭祀们的吩咐,奥尔图不应该这样就结束的。

    奥尔图怒视了这个兽人一眼:“滚,你还没有资格来对我指手画脚。“

    这个中年兽人立刻勃然大怒,或许是兽神的回归给了他足够的信心,使得他狂妄不可一世起来。冷笑:“懦夫,你不去说,那我去说。”

    他抬头向已经走出很远的巴洛克大声叫道:“巴洛克,你的渎神行为已经惹怒了兽神,现在你必须立刻去兽神殿忏悔,接受神灵降下的惩罚,这样或许还会减轻你的罪过。否则的话,不但你难逃神罚,就连你的兄弟族人,也会被牵连。”

    “如果我不去,你们会怎么处置我的兄弟族人们?”巴洛克脸上带着很诧异的表情,回头问道。不知何时,周围更加的寒冷起来,本就飘着大雪的天空越阴沉。

    “不要不自量力,你逃不脱被兽神惩罚的下场。如果你还敢继续违背兽神的意志,那么所有罪责都要你的族人承担,他们将以自己的血来洗刷一切。”中年兽人面带得意之色的说道,很有一股泄的快感………他是白鹿氏族的兽人,也是最痛恨巴洛克的那群人之一。

    “我的族人兄弟们会如何我不知道,但现在我却知道……你需要用你的血来洗刷冒犯我的罪责。”巴洛克只是弹了弹手指,仿佛几声微响传出,这个中年兽人就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股血箭从脖颈动脉血管断裂之处激射而出,怎么都止不住。

    他徒劳的捂住伤口,嘴里惊恐的出嗬嗬的呼喊,却并不能阻止自己走向死亡的脚步。随着血液流走,他 的生命也飞的消逝……眼中最后第一个景象,就是巴洛克毫不在意的转身,继续向部落聚居区内走去。远远的留下一句话:“奥尔图,去兽神殿告诉那里主事的人,不管是悉罗大祭司,还是所谓的【兽神亲卫】奥鲁姆,让他们立刻释放穆鲁等人……在我的耐心消散之前。”

    自始至终,当中年兽人浑身失血而死,没有一个兽人士兵敢于声,即便是奥尔图也噤若寒蝉…………刚才,所有人分明有种感觉,如果他们敢插手的话,下场绝对不会比中年兽人好到哪儿去!

    这是巴洛克第一次毫无征兆的杀兽人,以往的时候除非是在战场上,他从来没有仅仅因为言语冒犯而向兽人同族下杀手。这分明就是立威,巴洛克的表现震撼了所有人!要知道兽族如今已经今非昔比,自从兽神回归,兽神殿的实力已经深不可测。当初哪怕是光明神的【神选战士】也保持了足够的敬意。可是巴洛克却如此挑衅般的让奥尔图传话,难道他就不怕兽神亲卫奥鲁姆的恐怖力量吗?

    奥尔图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余地,骑上一匹马,向着兽神殿奔去…………!

    巴洛克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部落聚居地,引起了一片骚乱。那些女兽人和孩子们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纷纷躲回自己的帐篷。透过缝隙看着巴洛克的身影向聚居区深里走去。兽神的影响力已经笼罩了整个族群,除非是那些对巴洛克死忠的族人,一般的兽人都将巴洛克当做了异端和亵渎者。

    现实就是如此讽刺,要知道他们能够在丰饶的牧场放牧,能够不再呆在北方冻原承受恶劣酷寒天气的侵扰,这都是巴洛克带领兄弟们用血汗拼杀争取的。而眼前呢,仅仅是兽神的一次神威显现,就将巴洛克数年的努力击溃,所有的成果被夺取。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以后你们的死活谁愿意管谁去管,去?他?妈?的吧!————即便巴洛克已经看淡这些,他还是被刚刚兽人们敌视的目光刺痛,忍不住心生暴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