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九章 报信
    这就像一个陷阱,那些统帅们6续从各处回返,全都没有怀疑的进入兽神殿,然后毫无征兆失去反抗之力,全部被抓住。?火????.?

    统帅奥德里亚三大北方行省之地的穆鲁、维林诺和黑森,驻扎战略要地【暴雪城】的图拉扬和亚图图,甚至是远在奇迹之谷的扎因祖,全都被抓捕严密看押起来。他们都是跟随巴洛克从砂砾荒原来到北方冻原的族人,都是死忠分子,必须制服住。

    甚至连老兽人齐亚德在内,包括当初巴洛克带来的所有砂砾荒原的兽人,都被看押起来。普洛托亚、诺尔特加,特索尔和马尔塔四人因为自身出自北方冻原的大氏族,本族有人力挺的缘故,虽然也被看管起来,但并未失去自由。各自亲人和族内的长老来说服他们,希望他们认识自己的错误,向兽神虔诚认罪,只要得到兽神的原谅和祝福,那么他们的权势和地位不会受到丝毫损害。

    普洛托亚四人选择了沉默,他们静静的呆在兽神殿的某个房间里,等待将要来临的审判时刻。

    洛恩汗,巴林塔和索托驻守在冻原东面方向,防范来自人类卡普林帝国的威胁,因为路途最远,回来的也最晚。三位将领带着数十个兽化铠武士,策马向兽族聚居地奔跑,头顶上,一个雷鹰兽化铠充斥候四处巡视。

    就在距离部落聚居地还有两百多哩的时候,那个雷鹰兽化铠斥候突然看到地上有一个身影在移动。雷鹰的眼睛是锐利的, 立刻看清那个身影还很弱小,只是个兽人孩子,在奔跑,朝着洛恩汗他们来的方向。他稍微降低了高度,猛然看清了那个孩子的脸————是塔希尔,巴洛克的学生,萨满巫医的唯一传人!此时狼狈无比,身上的兽皮袍破破烂烂。满面尘土,双脚光着,被地上的碎石划得伤痕累累。

    斥候吃了一惊,立刻降落在塔希尔面前:“塔希尔。你跑什么?生什么事情了?”

    可怜的孩子,不吃不喝,日夜不休的奔跑了三天三夜,看到兽化铠战士后,撑着的那口气终于松懈下来。干裂的嘴里出沙哑的声音:“不要……不要回去……是……是……阴谋……!”然后头一歪。摔倒在地,昏死过去。

    斥候立刻将他抱起,振翅飞回队伍里找洛恩汗。所有兽人看到昏迷的塔希尔,齐齐大吃一惊。那个斥候将塔希尔昏迷之前说的话复述一遍,谁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洛恩汗当即吩咐停止前进,找到一条小溪旁,帮助塔希尔清理身上的尘污。一个刚刚十岁的孩子啊,不知道究竟遭了什么罪,他身上的兽皮袍被荆棘刮的破破烂烂,身体上到处是细小的伤口。还有摔伤的痕迹,尤其是他的双脚,或许将鞋子都跑掉了,只能光脚走路,脚掌上几条深深的豁口看着令人触目惊心,甚至里面都被污垢泥土填满,肿胀的如同吹气。洛恩汗为他清洗的时候,塔希尔被生生的痛醒了!

    猛然看到洛恩汗就在面前,塔希尔双手一把揪住他的皮甲,惶急的说道:“洛恩汗叔叔。不要回去,那是阴谋,是兽神殿萨满和那些长老们的阴谋。所有召回去的人都被抓了起来。穆鲁叔叔,巴罗坦叔叔。图拉扬叔叔……都被抓了,就连我的哥哥乌撒德也没有幸免。只有我还小,跟在希尔达夫人身边,他们忽视了我。在夫人的帮助下我偷偷逃了出来。不要回去,我们去找巴洛克老师求救,希尔达夫人告诉了我巴洛克老师在哪里。”

    “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萨满和长老们要抓人?他们难道要造反?真是找死!”所有人着实被震撼。随即就是暴怒。饶是以洛恩汗的沉稳,也怒声问道。

    “部落变了,一切都变了,从兽神殿开启大典那天起,兽神的光辉降临,整个部落就变得陌生了…………!”塔希尔还小,他弄不清这种变化,只能断断续续的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其实就是巴洛克的影响力被兽神的神力驱逐,兽人的信仰回归兽神,自然会产生变化。只有那些巴洛克的死忠,和兽化铠战士们没有被影响。但是只要他们踏入了兽神殿范围,哪怕是半神,也是会被死死压制,这也是巴洛克明知会有巨变,也不敢再回返的原因。

    兽神被光明神镇压了数万年,他肯定满腔怒火。但因为打不过光明神,无处泄之下,乍一得知自己的信仰居然被某些宵小截留了,怎能不大怒?会大肆惩罚并清理兽族,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还是有些混乱,但洛恩汗也知道,不能就这么回去了。他立刻派出身边的所有雷鹰兽化铠斥候,让他们偷偷潜入部落,最好抓住某个兽人长老,出来拷问一番,至少知道具体情形再做打算不迟。

    喜出望外的是,几个斥候并未飞出多远就在半途遇到了一支兽人队伍,为的兽人赫然曾经是部落内的某个长老。还以为这些人是来追赶塔希尔的,洛恩汗带着数十个兽化铠武士,偷偷靠过去,将那数百人围了起来。那个长老居然想要反抗,呼喝命令兽人进攻。而那队兽人士兵居然也听他的吩咐,举着刀剑杀向洛恩汗他们!在那些士兵的眼中,洛恩汗等人就算一群叛徒,渎神者的爪牙!

    这究竟是怎么了?同族向同族举起了屠刀?洛恩汗终于肯定塔希尔说的不是谎话,而是真的族内生大变了。

    原本养尊处优,战力早被消磨殆尽的兽人长老,居然有了强大的力量,乍一接触之下,一个兽化铠战士有些轻敌,被突然爆的兽人长老重剑活活劈死。那重剑砍在兽化铠的薄弱脖颈处,居然破开了兽化铠防御,脖子都被砍断了!兽化铠消解,一只死去的幻兽显现在兽人的身旁,两个生死战友就这么躺在了地上,说不出的悲凄。

    即便是那个兽化铠战士轻敌,没有使出全部的力量,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杀掉的。洛恩汗原本还不愿下杀手,想要制服他们为主。猛然见到自己的兄弟被杀,就算他沉稳顾全大局,此时也立刻了狂……你们不当我们是兄弟,那么就都去死吧!

    一声令下,兽化铠战士们的力量爆,痛下杀手之下,很快对方的兽人士兵就大批的被屠杀掉,数百人在数十个兽化铠眼中,和一群羔羊没有什么区别。…………当只剩下那个长老站立,被兽化铠战士团团围住的时候,所有数百士兵已经全军覆没。

    兽人长老突围不出,猛然一声高亢的大吼,浑身原本佝偻的身躯陡然膨胀,肌肉筋骨如同充气般迅增长,虬结,很快便化一个健壮的巨汉,双目赤红仿佛丧失了理智一般,身上的力量再次狂增一倍,猛然爆之下,身旁围困的兽化铠战士被纷纷撞飞。

    来自兽神的赐予,这是属于兽人的【血腥狂化】,能够瞬间将力量暴增数倍。洛恩汗吃了一惊,但绝对不能让他逃了,倒提着巨斧冲上去,趁着兽化铠战士攻击的空隙,挥舞斧头向兽人长老的双腿砍劈过去。

    即便血腥狂化厉害,也不至于能够对抗数十个兽化铠战士。其实如果他们一开始不轻敌的话,谁都不会受伤。洛恩汗抓住了机会,巨斧狠狠都将兽人长老的双腿劈断。化巨汉的长老兀自疯狂的在地上呼喝,冲杀,拖着两条断腿留下一滩滩血迹,完全不顾生命的加流逝。

    这样下去别想留下活口了,洛恩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忽然身后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洛恩汗叔叔,你们抓住他,我给他止血治伤。”

    塔希尔恢复了一些精力,不知何时走过来说道。他跟随巴洛克学习巫医之术,已经小有成绩了。虽然无法如巴洛克那样施展变态版的疗效,但止血等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

    虽然塔希尔肯定很疲倦,但此时洛恩汗也顾不得那么多,歉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等巴林塔和索托等人将兽人长老死死的按在地上,塔希尔才上前去,认真的吟诵巫医咒文,释放出淡淡的白光,撒落在长老只剩上半截的双腿上。那大股大股向外涌出的污血很快止住,虽然伤口依然狰狞,但至少开始收合结痂了。

    血腥狂化的力量开始退却,兽人长老恢复了理智,看到自己失去双腿的下半身,惊恐的吼叫起来。巴林塔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伴随满嘴的牙齿掉落,兽人长老的傲气全都没了。巴林塔阴沉的喝道:“问你话,老实交代,否则我们吧你的双手也砍断,将你丢在这里自生自灭。”

    面对老实下来的长老,洛恩汗开始问问题。终于知道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人面面相觑,突然,洛恩汗嚯的站起来,对雷鹰兽化铠斥候道:“快,快赶去西面,安格雷他们还没有回返养马地草原,他还没有被抓住,快去向他报讯。”

    一个雷鹰斥候立刻飞上天,向西北方向振翅而去……!

    兽神回归了,却将巴洛克打成了【渎神者】,虽然巴洛克究竟做了什么惹怒兽神的事情,因为太过隐秘,只有悉罗大祭司等很少几个人知晓,眼前这个长老并不知道。但对从砂砾荒原时候就跟随巴洛克出生入死的洛恩汗等【苍狼部落】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什么兽神,他们只知道巴洛克。哪怕巴洛克渎神……大不了苍狼部落的兽人全部一起渎神!

    这就是洛恩汗的想法,也是所有苍狼部落最初八十几个族人共同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