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仓促婚礼
    穆鲁做出了最明智的抉择,他选择了收缩。≤ ≯

    当巴洛克返回部落,并未在养马地草原停留,立刻就去往前方的雪顿城。跟随他一起的,还有几乎所有族内的英雄和勇士。那些人除了德高望重的萨满祭祀们,老一代的兽人,都黯然的退出了决策圈。包括奥尔图,维托里奥,萨马索在内,老兽人们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失去了指挥军队的机会。如今的兽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好在无论是奥尔图的儿子希尔纳多,还是维托里奥和萨马索的儿子,特索尔和马尔塔,都受到了巴洛克的重用。其他那些老兽人长老们,只要自己后代有出色的年轻人,都绝对没有受到埋没。巴洛克做到了一视同仁,是以老兽人们在失落过后,也就看开了。

    大战即将开启,这将是数百年来,甚至是近千年来最浩大的一次与人类的战争。关乎兽族的生死存亡,老兽人们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刻拖后腿……可以说这种时候,即便心中有所不满的兽人,也不会做出不好的举动。整个兽族在这一刻,做到了齐心协力一致对外。

    巴洛克离开部落的时候和奥尔图等部落议事会的老兽人们交谈了一次,所以当巴洛克赶去前方的雪顿城后,老兽人们也开始忙碌起来,整个兽族都在行动,准备着迁徙的事宜。

    兽人女子和小孩,是部落的未来,任何人都不会希望他们受到伤害,这也是所有兽人的一致看法。为了不被大战波及,最好的选择就是提前将部落的老弱妇孺迁移。巴洛克的提议是直接将所有人迁移到北方冻原深处的【奇迹之谷】。因为现在冬季将要进入尾声,迁移的路上气候会逐渐温暖起来,不会遭受严寒袭击。

    获得一致同意后,老兽人们自然要承担起来部落转移的责任。年轻人都去前方准备战斗,老家伙们也不能闲着…………他们还从来不认为自己老的不能做事了。

    巴洛克回到雪顿城的时候,席琳和希尔达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各自带着巴洛克的一个儿子。准备撤出雪顿城回养马地草原,与兽人老弱妇孺们一起撤退入冻原深处的奇迹之谷避难。

    安排了一队精锐战士护送,巴洛克虽然很想和自己的儿子,女人们多待在一起一会儿。可是如今的局面由不得他浪费任何一丝时间。用力的抱了抱自己的儿子,在他们的小脸上重重的亲吻,然后和席琳低声叮嘱了几句。最后才歉疚的看向希尔达,和这个兽人女孩的婚礼,已经被巴洛克拖了太久。

    “巴洛克。这场和人类的战争不知道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最终我们将有什么结局。我不想要你给我什么盛大的婚礼,我只想嫁给你,像席琳姐姐那样。明天我们就会离开……今天……让我嫁给你吧!”这个兽人女孩几乎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说出这番话,她带着淡淡绒毛的俏脸上,已经因羞涩而变得赤红。

    巴洛克愕然一愣,周围的侍卫和仆人们全都表情怪异起来。尤其是席琳,一脸的目瞪口呆,随即才露出笑容,拍了拍希尔达的手。眼神中满是鼓励。是啊,如果按照如今的局面,还不知道要拖多久巴洛克才能有空闲时间。难道要让希尔达继续无休止的等下去么?就算不举行婚礼又如何?席琳还不是一样在巴洛克身边过了这么久,儿子都能满地跑了。

    巴洛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猛地抱起自己的两个儿子,开心的大叫一声:“通知所有人,今天我要和希尔达结婚,顺便补上欠了席琳太久的婚礼……!”

    他的话给整个被战争阴云压抑的沉闷不堪的雪顿城,带来一股清风。仆人和护卫们欢呼一声,各自跑出去准备婚礼的事宜。并且立刻去通报所有城中的兽人,或是正在赶来的各路兽人统帅。而希尔达和席琳,捂着嘴,惊喜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有的时候提振士气并不需要精心准备。仅仅一个心血来潮的举动,就会让所有人精神振奋。巴洛克和席琳,希尔达的婚礼,成了今日雪顿城最盛大的事。尽管时间太仓促,只能一切从简的准备。可是主持雪顿城的巴罗坦,和人类魔法师帕霍米。萨瓦季,在几个小时里,就将婚礼现场准备的有模有样。

    来参加婚礼的人堪称人山人海。既有所有赶来的兽人英雄,也有雪顿城内的体面人类。这些人选择投靠兽人,获得了不错的地位和身份。尽管被大战来临的事情闹得坐立不安,但这种时候却绝对都会来捧巴洛克的场。

    兽人的婚礼其实与人族一样,都有许多繁琐的步骤,可是现在的局面下,巴洛克让一切从简。既没有请来大祭司主持,也没有准备盛大的祭祀先祖(现在应该是祭祀兽神)的仪式。唯一不变的,就只是在他和席琳,希尔达简单承诺相守一世,永不背叛后,那一场大吃大喝了!或许这也是战争之前最后的一次狂欢,是以兽人们都很疯狂。

    两小家伙是最开心的,他们虽然不理解自己父母在做什么,可是热闹的场面总是最喜欢。在人群中跑来跑去,害的看护他们俩的乌撒德和塔希尔跟着四处奔跑,疲于奔命。

    巴洛克一脸笑容,接受着那些人类官员的殷勤恭维,还有老兄弟们的真诚祝福。只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巴洛克最亲密的伙伴,也是最喜欢热闹的希伯来顿狼四兄弟,还有已经恢复伤势的雷鹰伊维安,全都没有露面。甚至和巴洛克关系最好的人类中,魔法师萨瓦季和帕霍米都到了,却没有见到丹尼斯和丹尼尔的影子。

    雪顿城城主府内一片欢腾,而在城主府外,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却闪烁着血雨腥风。

    早在丹尼斯赶回雪顿城的时候,他就接到了自己打入教廷内的密探的消息…………教廷将对兽人高层实施暗杀,其实那已经不是秘密了,毕竟无数年来,这几乎是教廷的惯例。每当要对某个种族动战争,最先开始的就是暗杀行动。那也是教廷天罚武士暗杀者,和黑衣修士裁判员最活跃的时刻。

    丹尼斯曾经是天启者阿滕博纳的心腹侍从,对教廷的许多内幕都很了解。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而能够对抗教廷幻铠武士暗杀者的,就只有兽人的兽化铠战士。所以他才会在向穆鲁示警后,请求穆鲁赶紧撤军,并召集所有兽化铠战士,在雪顿城内严密布防。

    其实这段时间里,丹尼斯一直处于心惊胆战的状态,因为此次教廷动的大战声势浩大。可想而知他们肯定已经有大批暗杀者进入了雪顿城,只不过兽人的英雄们都还分散在外,暗杀者们才没有打草惊蛇。

    今天巴洛克突然心血来潮的和席琳,希尔达举行婚礼,将所有兽人的精英几乎都召集在一起。毫无疑问这给了教廷暗杀者们千载难逢的机会,恐怕他们已经全部向城主府聚拢过来了!

    当然,现在丹尼斯不担心了,他将这个担忧告诉巴洛克的时候,巴洛克居然露出了意外的惊喜表情,令丹尼斯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让丹尼斯不必担忧,巴洛克接下了这件事。早就闲的疯的顿狼兄弟们,听说有教廷的幻铠武士来送死……不对,是送幻晶零食。一个个嗷嗷叫着就从巴洛克身边离开,分四个方向散出,施展顿狼隐匿术,将城主府围了起来。

    雷鹰伊维安在库奇岛的时候遭受禁咒魔法攻击,重伤垂危之际,巴洛克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修复伤势。待伤势恢复,雷鹰接受了紫电力量的洗礼,如同图腾兽拉克一样,开始出现了异变。此时他就飞翔在高空,锐利如神的鹰眼盯紧了城主府周围。就连地上老鼠洞钻出的一只老鼠,都逃不过他的注意。而只要现了异常情况,通过灵魂的联系,立刻就能让巴洛克和拉克知道。

    图腾兽拉克主持着这件事。巴洛克在举行婚礼的时候,拉克就带着顿狼和雷鹰小弟们,在城主府外大开杀戒!

    无论是天罚武士,还是黑衣修士裁判员。他们精于暗杀偷袭,但在面对诡异的图腾兽拉克,还有堪称隐匿行踪的祖宗级别的希伯来顿狼,就相形见绌了。暗杀者一个个被察觉,然后被反暗杀,甚至大多数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婚礼狂欢举行到一半,已经有不下五十个教廷暗杀者死于非命。这时候仅存的几个人终于现了不妥,他们震骇之下,也顾不得任务,想逃走再说。却怎么可能逃得过空中雷鹰的眼睛?最厉害的一个都逃出城了,最后还是死在伊维安的鹰爪之下,被伊维安将脑袋都抓的稀烂,惨不忍睹。………………

    婚礼第二天,席琳和希尔达就依依不舍的带着诺雷罗和努埃尔,在精锐护卫的保护下返回了养马地草原。乌撒德和塔希尔留下了!

    乌撒德已经 健壮的像个牛犊,在他终于修炼出兽战气后,巴洛克完成了对他的许诺,给了他一只幻兽,让乌撒德正式成为一个兽化铠战士,也是最年轻的兽化铠战士。

    而塔希尔正式成为巴洛克的学生,巴洛克现了塔希尔的天赋,将他培养成为一名萨满祭祀。尤其将萨满巫医之术的传承教授给他,只有十一岁的塔希尔,成了巴洛克之外,整个兽族之中的第二个萨满巫医。尽管还只是个学徒,可是仍然让整个兽族欣喜若狂。因为这代表着断继了近千年的萨满巫医,终于要恢复荣光。

    安排好一切,后方的兽人大军在6续向这里集结,而巴洛克也终于召集所有人,开始了战争前的战略会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