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局势
    对索伦大6上的所有种族来说,人族的天启教廷就是一头恐怖的巨兽。 ≤在他沉睡的时候,看起来仿佛无害,而一旦他苏醒,就会令任何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就在巴洛克日夜兼程的赶路回返的时候,随着召集令对奥德里亚帝国出,天启教廷的战争机器终于缓缓启动。战争的矛头直指北方冻原的兽族!

    毫无疑问,为奥德里亚的府,杜隆皇都成了此次对兽人战争的大本营。在指挥此次战争的掌控者达文波特赶来之前,已经6续有教廷人员进入杜隆皇都,提前做着准备工。

    奥德里亚的贵族和官员们完全被排挤边缘化,他们被教廷的神父,修士们呼来喝去,指派着做最繁琐,最基础的工。而奥德里亚人还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尽管心中早已暗骂不已。

    各处行省的军队开始集结向杜隆皇都聚拢,大批的粮食,铠甲,武器等物资开始起运。这种时候可没有任何道理讲,谁都不敢有丝毫违逆教廷的旨意,更别说是在其中贪腐。因为一旦被查出,绝对不是仅仅自己掉脑袋那么简单。

    奥德里亚帝国的动瞒不过别人,很快无论是巨龙,精灵,还是黑暗巨人,矮人……甚至一些弱小的可以忽略的种族,都知道了教廷准备对兽人用兵。教廷召集令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出,可以想见此次战争的规模绝对堪称浩大!

    所有种族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场注定要震动整个大6,甚至会改变如今大6战略局面的大战。当然大多数人都认为获胜者没有丝毫悬念,肯定是强大的人族。至于兽族……即便听说他们在那个年轻的萨满祭祀巴洛克的率领下,完成了一统,可整个族群也不过数百万人的兽族,怎么可能与仅仅奥德里亚帝国,就拥有两千多万人口的人族匹敌?更别说还有教廷的掌控者,操纵者,天启者,天罚武士。黑衣修士,天巡战士…………等等高端的强横战力支撑。

    除了与人类友好的矮人族,侏儒族等。巨龙族与精灵族是真正从内心为兽族感到担忧的种族,他们为盟友。在这种时候是不能故无动于衷的。已经从库奇岛返回的黄金巨龙王,特意与精灵女皇会晤了一次,商讨应该如果对教廷展开行动,为巴洛克的兽族分担一些压力。却不料就在他们密谈的时候,教廷的精锐大军突然向巨龙和精灵的防线起了猛攻。那突如其来,甚至堪称铺天盖地一般多的幻晶铠甲武士,打了巨龙和精灵联军一个措手不及。在战死了十多头巨龙,近千精灵被杀后,前线毫无悬念的崩溃。

    教廷军队一鼓气的追击剿杀,待奥巴塞基塔和希尔洛丽雅率领军队急匆匆来援的时候,他们整个前线的军队已经折损了一半,整条防线后撤了数百哩,几乎将去年几次大胜夺取的地盘全部丧失。尤其不妙的是,他们失去了战略主动。此时别说是为兽族分担压力。就连他们自己的防御都吃力的很。有好几次,教廷的军队差一点就推进到了迷雾森林的边缘,令精灵们夜不能寐,一日三惊。

    好在夺取了库奇岛后,巨龙王终于能够将自己龙岛上的一部分亚龙种族人接出来,经过在库奇岛的中途停顿休息,这些亚龙种的族人也有一部分,跟随乘坐修复好的船只的精灵们,从库奇岛返回了大6。地行龙,龙。铁甲龙……等等6地亚龙的强悍防御能力,终于勉强挡住了教廷的攻势。但也仅此而已,巨龙和精灵族都不可能为兽族多做些什么了…………至少目前是如此。

    黑暗巨人提坦罗斯依然在看热闹,无论是教廷和和希尔鲁修斯在萨摩亚的乱战。还是最近巨龙与精灵遭受教廷的袭击,他都没有插手冒头。现在是兽族开始受到教廷打击,提坦罗斯自然也不会出手,毕竟他和兽人也不熟,那些毛茸茸的家伙死光了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不过为恶魔在6地上的两个代言人之一,提坦罗斯也不会任凭教廷清剿各方力量。最后继续傲视群伦,这样也不符合他的利益。巨人族暗中已经严阵以待,等教廷和兽族的大战陷入胶着,无论是哪个种族占据上风,他都会动突袭。——————对面人类大城内主持防御的光明神使,叫做奇士诺尔的混蛋,除了能够使用神明的一丝力量之外,自己就是一个纨绔白痴。提坦罗斯如果要动手的话,眼前就是有十座大城也早就被攻破。区区一个只知道在人类女人中鬼混的所谓神使,根本不被看在眼中。

    黑暗精灵希尔鲁修斯几乎没有反应,他虽然和巴洛克有秘密盟约,但除非兽族遭受重创,或者是巴洛克派人向他要求履行盟约,否则希尔鲁修斯可没有那么高尚的品格,主动为巴洛克分忧。更何况,从巴洛克手中得到了库奇岛人法圣后,希尔鲁修斯费了很大力气将其腐蚀堕落,如今库奇岛人法圣,正在帮助他构建【黑暗召唤法阵】。等这个法阵构建完毕,他的实力就会暴增无数倍。兽人和教廷的战争,恰好可以帮他做遮掩,免得他的谋划暴露。

    所有方面都在筹谋着自己的心思,教廷一方已经开启了战争机器,而为主角之一的兽族,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

    将大军扔在后面由安格雷率领慢慢返回,巴洛克提前赶回了部落。因为在半路的时候,他们遇到了穆鲁派出的斥候,知道了如今严重的局面。可以想见此时的部落内会是如何的人心惶惶,巴洛克不得不尽快赶回去稳定军心。

    穆鲁做的很不错,他压服了军中的异样声音,命令全线收缩。三个刚刚占领的行省,将所有能带走的物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直接焚烧损毁之后,兽人全部撤回来。

    因为这个命令,穆鲁和图拉扬差一点翻脸。在暴雪城下,图拉扬的军队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夺取这座战略要地。昔日的老兄弟卡辛为此付出了生命,亚图图也永远的失去了一条胳膊。可现在倒好,仅仅穆鲁一个命令,就要拱手放弃。图拉扬怎么可能愿意接受?就连他手下的战士也都不愿离开。

    而且和教廷军队一仗都没打就后退,这还是兽人的风么?甚至有人在暗中嘲讽穆鲁胆小怕死。

    在普洛托亚和穆鲁的军队全部撤走之后,图拉扬的军队没有动。甚至就连布克雷德二皇子都开始跟随兽人紧缩防线,并且立刻赶去雪顿城,准备面见巴洛克,商讨应对之策。可图拉扬依然固执的率领军队留在暴雪城!

    一向沉稳很少动怒的穆鲁,当即勃然大怒。安排手下人继续主持后退事宜,他自己亲自赶去了暴雪城。就在暴雪城中,当着所有人的面,穆鲁狠狠一拳将迎接他的图拉扬打倒在地,然后疯狂的拳打脚踢。图拉扬任凭被穆鲁打的鼻断骨折,鲜血横流,直倔的就是不还手,但他的表情分明在告诉穆鲁:你就是打死我,我也绝对不退兵。

    穆鲁太了解这个老兄弟了,固执的可怕,整个兽族或许除了巴洛克,没有人能让他心甘情愿的服从命令。即便是穆鲁本人……哪怕图拉扬绝对不会还手,可是他却拒绝执行穆鲁的命令。

    最终,穆鲁冷冷的对图拉扬喝道:“我管不了你,那就等巴洛克回来管你吧!别说我没提醒你,我是巴洛克临走的时候任命的统帅,而你却在违背我的命令。哪怕我的命令让你感觉羞辱和不甘,可你依然是等于违背了巴洛克的意愿。你就等着自己成为统帅独当一面的梦想破灭吧!巴洛克才不会让你这样不尊军令,骥骜不逊的家伙去统帅一方大军……那样就等于让族人们去送死!”

    说完,穆鲁转身离去,只不过他可不会就这么走了。图拉扬可以反抗他,那些普通兽人士兵怎么敢违逆?穆鲁一声暴喝:“一群混蛋都给我列队,两天之内不撤回去,你们就永远别回去了!”

    那些士兵为难极了,他们不敢反抗穆鲁的命令,可是看着爱戴的图拉扬将军,却又不想让将军失望。那一刻,兽人战士们左右为难。

    最后还是图拉扬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把脸上的血,暴躁的大吼一声:“都给我列队,我们滚回去!”他头也不回的走进暴雪城的城主府,出来的时候,搀扶着重伤断臂,虚弱至极的亚图图。左肩上还扛着被麻布严密包裹的一具尸……那是战死的卡辛的遗躯。

    “走,咱们撤退!卡辛啊,你是白死了!”走出暴雪城,图拉扬终于忍不住流泪,泣不成声。所有兽人看着身后自己为之流血的大城,就这么拱手让人…………一个个眼睛赤红,无数人跟着图拉扬流泪。

    穆鲁默然,拍了拍图拉扬的肩膀:“相信我,卡辛不会白死,兽人兄弟们不会白死。我们还会再回来的,那时候,这座大城永远属于我们兽人,谁都夺不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