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强势击杀
    如果能够平稳的解决问题,巴洛克并不想动手。⊥,毕竟不管怎么说,萨满祭祀都是兽族的精英,他们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但若是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们不愿就范,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巴洛克不介意用血的教训来震慑他们。

    踏入了北方冻原极北之地,早在抵达奇迹之谷之前,巴洛克就再次感受到了晨星和永夜的气息。由于希伯来顿狼四兄弟从某种程度来说,就等于巴洛克孵化出来的,所以巴洛克和他们之间有着一种极其特殊的联系。只要在数百哩范围之内,他们就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存在,甚至能够相互传递讯息。虽然比不上巴洛克和图腾兽拉克那样,即便远隔万里,也能瞬间沟通,可也是极为了不得了。

    这两个家伙跟随额尔尼雪豹族长丹西去冻原深处收服【幻兽亚摩斯冰熊一族】,顺利的完成任务,那些凶残的冰熊在幻兽之皇面前,乖巧的如同小猫。晨星告诉巴洛克,他们带着十八头大大小小的高阶幻兽冰熊,正在往回赶,很快就会赶到奇迹之谷来与他汇合。这些比高阶魔兽还要强大的多的幻兽,毫无疑问会让巴洛克手中的实力再次暴增。

    好事总是不期而至,刚与晨星他们联系上,远在昆都玛雅山麓,暗中保护灰矮人一族,同时也是在监控地下黑暗力量的图腾兽拉克,也向巴洛克告知了一个消息。跟随蒙德罗雷鹰族长去昆都玛雅山脉深处的顿狼炎日和极光,也回到了灰矮人的山城。他们带回来两个幻兽族群,三十头高阶幻兽【葛尔多盘羊】,与三十二只高阶幻兽【福克斯蓝狐】。

    一下子,巴洛克手中多出了八十只幻兽,而且还都是高阶(能够在野外生存,并躲过人类的捕杀,低阶的幻兽很难做到),由不得巴洛克不兴奋。是以他面对奇迹之谷,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跟随维农。巴洛克来到了先祖祭台所在的岩窟大厅,悉罗大祭司正面带微笑的等着他。

    “呵呵,巴洛克啊,我就知道光明神使无法伤害到你。看到你安然无恙的归来。真是值得高兴的事。”

    巴洛克向悉罗行礼,然后笑着回道:“一切要感谢先祖与图腾之灵的庇佑,拉蓬摩尔不但没有伤害到我,他自己甚至为此付出了代价。大祭司应该已经知道天启教廷传出的消息了吧?他们有了新的光明神使,拉蓬摩尔已经永远的逝去了!”

    “先祖之灵的宠儿啊。巴洛克你真是令人羡慕。好啦,咱们来谈谈吧。你们霜狼氏族最近闹出的动静可有些大,让我们奇迹之谷的某些人都坐立不安了。看到你的出现,我猜想你肯定会有一个解释吧?”寒颤过后,悉罗招呼巴洛克来到祭坛一旁,铺着兽皮毯的平地上坐下,温和的询问道。

    巴洛克也不遮掩,坐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大祭司,在说别的事情之前。我先要说一说我此来的目的……我准备邀请您和奇迹之谷的所有萨满祭祀们,一同前往养马地草原,参加我们即将举行的一场大典。我的邀请函,您应该看过了吧?既然奇迹之谷没有给我答复,那么显然是认为我们霜狼氏族的诚意不够,所以我亲自来了。希望你们能够接受我的邀请。”

    悉罗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先是愕然,然后疑惑的回头看向身旁的维农:“什么邀请函,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维农忙解释道:“十多天前,巴洛克阁下派人送来的邀请函。当时是红袍大萨满洪齐克图主持奇迹之谷的事务,他接收以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那时候您正在先祖祭坛里研究星辰图腾阵的关键时候,不准别人打扰。所以我们就没来得及通知您。”

    悉罗哦了一声,回头看向巴洛克,歉然道:“巴洛克,我昨天才刚刚开启先祖祭坛出来,不知道你的邀请,让你跑了一趟实在是抱歉。嗯。你的邀请我自然会走一趟。不过你能说一下你们的大典是准备做什么的吗?难道是为了庆祝吞并白鹿氏族这件事?如果是这个的话,巴洛克,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这种兽族内部的战斗胜负,并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覆灭白鹿氏族只是迫不得已,毕竟凯乌斯做出了侮辱我的举动,并且暗中挑拨我们霜狼氏族内乱,我只能反击。至于说我们将要举行的大典,呵呵,如果邀请函在红袍大萨满洪齐克图手中的话,那么你们最好还是去问他吧,问他为什么不将上面的内容告诉大家。”

    连维农都疑惑了,他们突然感觉,那张邀请函上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不过因为邀请函送到了洪齐克图手中,也只有他一个人看过内容。至于其他人……都是听洪齐克图说的。

    悉罗大祭司的脸色微微一沉,他成为白袍大祭司这件事,一直都不被洪齐克图和哈辛格他们那一派的萨满信服。平日总是阳奉阴违,并不将他放在眼中。以往悉罗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连巴洛克的邀请函,洪齐克图都敢截下,并且不告诉别人内容,这就做的过分了。毕竟巴洛克的身份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兽人英雄和萨满那么简单,他手中统帅着一只强大的能够碾压一切其他兽族势力的恐怖军队,如果仅仅是因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而与巴洛克为敌,那绝对是愚蠢至极的行为。

    别人不知道巴洛克的秉性,悉罗认识巴洛克比较早,对他多少有些了解。这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冷酷果决的家伙,惹恼了他,他真的敢向奇迹之谷举起屠刀。而且最终获胜的绝对会是巴洛克,而不是奇迹之谷那些腐朽的萨满长老们。

    无视巴洛克释放的善意,洪齐克图的为令悉罗按捺不住怒火。大祭司立刻沉声对维农喝道:“立刻将大萨满和所有萨满长老都召集过来。”

    维农第一次看到老师这么大的火,他忙应声站起来,走了出去。过不多久,奇迹之谷的萨满长老们66续续的走进岩窟大厅,在先祖祭台周围站立。原本还在一路说笑的长老们,看到悉罗铁青着脸,而一旁的巴洛克则带着笑容悠然自得。仿佛意识到将要生什么似的,一个个闭上了嘴。

    等二十多个萨满长老全部到齐,红袍大萨满洪齐克图和蓝袍大萨满哈辛格才姗姗来迟。他们似乎猜到悉罗大祭司是为了什么召集萨满们,但两人依然一脸的无所谓。

    “巴洛克阁下从养马地草原赶来奇迹之谷,是为了当面邀请我们去参加霜狼氏族将要举行的大典。可是我却听巴洛克说,他早在十多天以前就给我们送来了邀请函。但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邀请函的内容呢?洪齐克图大萨满,你能够给我们解释一下么?”悉罗沉声询问红袍大萨满。

    “哦,悉罗大祭司阁下,这件事我已经告诉所有萨满们了,他们都知道,不信你可以问一问。至于说邀请函的内容,哈哈,因为那里面就是一派胡言乱语的疯话,所以我才没有告诉其他人。至于说去参加所谓的霜狼氏族大典,嘿,他们要疯,可别让我们萨满长老会也跟着疯,免得让人笑话。”

    悉罗暗道不好,该死的洪齐克图,居然敢当面肆意辱骂,难道他不知道巴洛克与其说是来邀请萨满祭祀,还不如说他是来强势摊牌的吗?一个能够在光明神使的追杀下安然脱身,并且光明神使反而死的不明不白的人,他已经不是随便什么大萨满敢于冒犯的了。

    果然,巴洛克听到洪齐克图不知死活的话,立刻裂开嘴笑了,很狰狞,很冰冷。下一刻,巴洛克的身影从所站立的地方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洪齐克图的身前,而洪齐克图则飞了起来!

    巴洛克的一拳狠辣无比,他甚至没有丝毫留有余地,在场所有萨满都听到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闷开裂声。洪齐克图被巴洛克打飞了十多丈远,撞在岩壁上出轰隆的闷响,然后他的身躯直接从岩壁上掉落,就像一滩烂肉,死的非常彻底!仅仅一击,巴洛克就格杀了五大萨满之一的洪齐克图!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悉罗大祭司在内,他们甚至不敢相信巴洛克敢在先祖祭坛上杀人,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洪齐克图身上的骨骼都被砸烂了,死的不能再死。

    下一刻,萨满们炸开了锅,蓝袍大萨满哈辛格迅的从巴洛克身旁躲开,然后咆哮着召集他们那一派的萨满祭祀:“该死的巴洛克,在先祖祭台,他居然敢杀害大萨满,他是在亵渎先祖之灵。不要让他活着出去,所有人一起杀了他!”

    “都住手!”关键时刻,悉罗爆了属于大祭司的威压,震慑了所有萨满,然后他阴沉着脸看向巴洛克:“巴洛克,你想要怎么解释?如果你没有任何理由的杀掉洪齐克图,那么谁都帮不了你,你会死在这里。”

    “洪齐克图该死!他隐瞒了我邀请函的内容也就罢了,但他不该亵渎我们所将要举行的大典。对于一个亵渎兽神的人来说,死有余辜!”巴洛克表情很平静,对周围怒目而视的萨满们熟视无睹。

    兽神?……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字眼。对于兽族来说,这是一个无比陌生,有无比令人心跳加的字眼!不知为何,萨满长老们忽然有一种预感……巴洛克或许将要说出一番颠覆他们认知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