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凯乌斯迟来的醒悟
    图拉扬的呼喊没有收到凯乌斯的回应!白鹿氏族的大军突然开始向前移动,他们的队列越来越密集,后方堵在深河峡谷里的军队,正在用最快的度向外走出。n∈,一个万人队很快聚集完毕,他们向着霜狼大军压过来,然后后方继续走出军队,集结,然后继续前压,仿佛大举进攻下一刻就会爆!

    图拉扬和他的万人队所有霜狼兽人愕然!那些被俘的白鹿兽人也都一脸不可置信!随即,一片哗然!

    霜狼兽人的嘲讽与笑骂毫不遮掩,而白鹿兽人的俘虏则一脸的沮丧和失落,甚至有人感觉到了羞愧与耻辱!因为他们都知道凯乌斯做出了怎样的选择————他,伟大可敬的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居然背弃了对抗战的规则,不但对对抗战失败的结果充耳不闻,甚至还在集结大军,妄图以兵力的优势击败霜狼军队。他还是个兽人么?他怎么可以与那些人类一样恬不知耻?

    霜狼大军不甘示弱,穆鲁的中军传来牛角号声,图拉扬毫不犹豫的出命令,他的军团开始依次交替守护着后撤,去与后方迎上了的三个万人队汇合。既然凯乌斯如此恬不知耻的毁诺,那么大战也最终不可避免。图拉扬确实高傲,但也知道自己一个万人队无法对抗白鹿氏族的大军。

    战场上,就只剩下了数千卡鲁斯万人队的残兵,图拉扬没有带走他们,而是将他们释放。这些人拼命厮杀,却最终被抛弃,然后又见证了凯乌斯的反悔。他们的信心和荣耀都被击溃了,变得麻木,已经丧失了战斗的**。无论是逃散,还是返回白鹿大军,都不会再造成任何威胁了。反而,他们还会因为对凯乌斯怀有怨气,而动摇白鹿大军的军心。

    霜狼的四个万人队汇合在了一起。穆鲁只是绕过军队前行了很短一段路就停下,然后有条不紊的出军令。四万兽人开始迅的组建饿狼军阵,准备着与白鹿大军的大战!

    而在白鹿氏族这一面。凯乌斯在经过了最开始卡鲁斯万人队的全军覆没所带来的震惊和不敢置信后,立刻做出了反应。就此认输?怎么可能?

    凯乌斯知道周围的白鹿战士都在看着他。但他硬是支撑着承受那异样的目光,出命令,让峡谷内的大军立刻走出,在谷口集结成军,然后前压。他要用这剩下的七万大军。来与霜狼氏族大战。只要他赢了,违背兽族对抗战古老原则的事情,就会被胜利所压下,他还是会成为兽族的最高统帅。至于卡鲁斯的那个万人队,只好牺牲他们了!

    凯乌斯的威严还很管用,加上他手下的掌军者都是他的亲族兄弟或心腹,因此背弃行为并未造成影响……至少现在看不出来!

    霜狼一方释放了白鹿战俘有些令人意外,但凯乌斯并不关心那些失败者。任凭他们四散开去,或者有返回来的,也只是将他们赶到一旁。不让他们干扰即将开始的大战。

    也不知道霜狼的人是太狂傲,还是他们太愚蠢。总之他们并未趁机动攻击,而是任凭白鹿大军从深河峡谷里走出,一一前压……。凯乌斯终于完全将七个万人队集结,大战也一触即!

    这里毕竟地形受限,没有太多的战术可以使用,无论是穆鲁还是凯乌斯所能选择的最好战术,就只是统帅大军正面的交战。既然各自的军队准备完毕,穆鲁也随即出命令,四万霜狼兽人。组成庞大的军团军阵向着前方踏步,逼近白鹿军队。

    凯乌斯听说过霜狼氏族的军阵,今天亲眼看到了它的威力。四万人,四个巨大的军阵队列。队列严整,塔盾密集布列,武器森然,一如人类的精锐军团。这让他心中仿佛压上了一块大石,忽然毫无征兆的生出不详的预感:或许……我犯了个错误。

    大军一旦启动,此时已经由不得任何人后悔迟疑。凯乌斯即便忧心。也来不及了!

    双方大军都在前行,他们很快就遭遇,撞击在了一处,就如同海中的怒涛,两朵巨浪拍打在一起,泛起巨大的涟漪。至少仅仅看此刻的士气,白鹿氏族丝毫不逊于霜狼大军,甚至犹有过之。

    但霜狼大军的饿狼军阵就如同坚固的堡垒,稳稳的挡住了白鹿氏族凶悍的冲击。任凭白鹿兽人如何的疯狂砍劈冲杀,都无法破开最前排那一层钢铁的塔盾防御。反而从塔盾缝隙不停刺出的长矛,却在不停的收割着白鹿兽人的生命。

    霜狼的饿狼军阵如同高效率的机器,在收割着敌人的生命。那些白鹿军团战争经验丰富的兽人们,忽然觉……他们面对的仿佛不是兽人同族,而是在与人类的精锐军团战斗,一样的拿他们的军阵毫无办法!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因为士气总有消耗光的时候,而当士气耗光,毫无疑问就是白鹿氏族灾难来临的时刻,对面的霜狼兽人动的反击,会让他们付出最最惨重的代价!

    这是四万人对七万人的战斗,此刻却形成了战场均势,甚至霜狼人在军阵的辅助下,不但稳稳的坚持住了远多于自己的敌人攻击,还稍微占了上风。同样都是兽人,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别说凯乌斯想不通,并且开始显得焦躁起来。就连那些最普通的白鹿兽人,心中也生出了这个疑惑的念头。

    僵持,不会永远继续下去。霜狼人的前排塔盾勇士也总有力竭的时刻。凯乌斯在等待这个机会,一旦霜狼的塔盾长矛阵列出现动摇,他就会派出最精锐的兽战气战士去冲击,力争撕开一个缺口。而只要有了缺口,那么霜狼兽人就别想再维持住局面。

    塔盾武士都是特意挑选的高大健壮的巨汉,确实他们的力气也不可能永远维持,但凯乌斯并不了解军阵的特点…………在防御态势下,如果连这一点都没有考虑到的话,那还有什么资格称之为军阵?难道巴洛克和霜狼的一大帮英雄,智者,长老们都是白痴,还比不上一个凯乌斯?

    塔盾如鱼鳞般的阵列突然出现了晃动,凯乌斯站在一处高地很快现了这一点,他立刻出军令,前锋位置早就等待着的一队精锐兽战气战士,立刻疯狂扑过去,准备撕开那个缺口。

    却不料就在这队战士靠近冲击的时候,塔盾阵突然就裂开了许多豁口。随之而来的并不是长矛穿刺,而是后方连绵成片的投矛扔出。那些投矛可不是普通的钢铁武器,而是掺杂了精金的细矛。任凭那一队白鹿兽战气武士是如何的强大,他们的兽战气也无法挡住精金武器的攅刺。冲在最前的十多个白鹿兽人扎成了刺猬,死的极惨。后面的兽人被震慑住了,他们下意识的缓住了攻势。后方的凯乌斯气的暴跳如雷…………该死,投矛再厉害也仅仅是杀死最前面的那一列兽人,后面的人已经都要冲进塔盾阵列内了,却在关键时刻停下,最终功亏一篑!

    很短的一点间隙,塔盾阵再次稳住。凯乌斯愤怒过后,沉住气,命令再冲击一次,就不信他们的战阵塔盾不会再出现破绽,下一次,一定让他们抓住机会给撕开缺口。

    对面,穆鲁表情淡定的看着军团厮杀,他的中军还没有任何动。敌人的士气在经历了最开始的疯狂,此时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么塔盾阵那里就不必再继续引诱他们,是时候动总攻,一举击溃敌人了!

    天上落下一个雷鹰兽化铠战士,来到穆鲁身边,那是深河峡谷对面的安格雷派来的传令者。安格雷和胡贝图斯已经结束了战斗,他们或许是最轻松的了。占了对面地势平坦的优势,三千大野猪重骑兵堪称摧枯拉朽的击败了白鹿兽人的两个万人队。因为地势开阔的缘故,几乎都没有几个兽人逃脱,除了战死几千人,剩下至少一万五千的白鹿兽人做了俘虏。

    安格雷就是来问穆鲁,需不需要他们打通深河峡谷,从后方给白鹿大军来上一击?毕竟,凯乌斯用乱石和战马死尸堆积堵死的峡谷,很容易就能打通。

    穆鲁看了看前方的战局,看到无论是出手狠辣的图拉扬军团,还是在引诱敌人,消耗他们力气的维格诺和黑森军团,都掌控着局势。穆鲁摇摇头,对那个传令者说道:“让安格雷好好守住那一万五千俘虏就行了,他的功劳谁都抢不掉。至于这里嘛……让他别惦记了!”

    随着雷鹰兽化铠战士飞走,回去报讯,并让安格雷的奢望落空,穆鲁也准备动总攻,结束这场战斗了!——————养马地的霜狼聚居地还有一场尤为重要的祭祀大典在筹备,他们可不想错过如此盛大的事!

    凯乌斯正在指挥军队冲击霜狼的军阵,在他看来已经快要成功的时候。突然,对面的霜狼军阵,传来连绵的号角声,声音高亢激烈,令人热血沸腾!然后……霜狼的兽人毫无征兆的就爆了!

    刚刚还在堪堪抵抗的霜狼兽人,就仿佛瞬间神灵附体,猛然爆令人感觉恐怖的杀气反攻过来,让那些前排忘情攻击的白鹿兽人措手不及,甚至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格杀在地。

    战场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上演这种戏码,攻防互易的太快,以至于让人无所适从。仅仅不到半个小时,前军的白鹿战士……刚刚还是冲锋者的他们,就连连败退,死伤枕籍!

    凯乌斯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他仿佛醒悟了过来…………原来那一切都是假的,霜狼大军刚才的弱势只是在诱敌无谓消耗力量,现在才是他们真正的实力!

    可惜,已经太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