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入彀与突围
    北方冻原地势极其复杂,虽然空旷的大地看上去平坦,绵延无际,但沟壑丘陵之地也数不胜数。⊥,凯乌斯在奇袭人类卡普林帝国的时候,提前派出许多斥候探路,最终选择了一条避开了大多数崎岖难行,甚至无法通过的裂谷,丘陵等地方的路线。

    但这条路线上总归不可避免的要经过一些险要之地,就比方说那条必经之路上,长达十多哩的深河峡谷。

    这条峡谷应该曾经是一条巨大的河,后来不知怎么干涸了,留下了这条谷地。深河峡谷两侧都是遍布荆棘的丘陵,根本无法让骑兵通行,反而是峡谷谷地往昔被河水冲刷,显得平坦许多,而且足够开阔,适宜行军。

    凯乌斯不可谓不谨慎,即便是在自己氏族的势力范围之内,他也没有冒失的率军队走进去,而是先派斥候通过峡谷走一遍,没有危险后再让大军进入。

    耐心的等待了多半个小时,探路的十多个骑兵全部安然返回,向他禀报:“凯乌斯大酋长,我们顺利穿过了谷地,又将河谷那一面周围数哩搜索了一遍,没有现什么异常。”

    凯乌斯稍一犹豫,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有些不安。但他的兄弟们在后面催促:“大酋长,我们快走吧,咱们的女人孩子都等着咱们,早些赶回去宰了那些霜狼的杂种。”

    凯乌斯肃然点点头,传令大军进入峡谷,但却格外告诫那些率领军队的将军们不要乱了队列,尽快通过此地。并且他最终还是不放心,特意将自己身边的兽战气护卫派出去几十人,爬上峡谷两侧的高地,再巡视一遍。

    或许凯乌斯的担忧是多余的,加上这条河谷也非常宽阔,以至于当十万兽族通过了一半,依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两侧高地上巡视的兽战气武士便退下来。返回了队列。

    大军通过了三分之二,凯乌斯终于放心,他甚至在心中哂笑:霜狼氏族的那些白痴,居然没有想过在这里设伏。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占领了白鹿氏族的聚居地。抓住一群老弱妇孺就算是覆灭了白鹿氏族了吗?难道他们以为十五万精锐的白鹿战士不会回来报复么?

    在心中鄙视霜狼氏族那些威名远播的勇士们,或许从巴洛克死了以后,所谓的优秀统帅穆鲁,和其他的那些出色将领暴露了本质,他们以前的所谓战绩。怕是都只是占了巴洛克的光吧?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里萌生,就听到大军后队传来嘈乱之声。凯乌斯怵然一惊,猛地回头。由于他在中军,已经跟随队伍进入了深河峡谷腹部,所以并不能看到后方生了什么。

    “去后面看看,究竟生了什么事。谁引起的骚乱,将他们带队的千夫长抽五十皮鞭。”凯乌斯满脸不悦的喝道,他身旁立刻有一个武士领命离去。都行军这么久,就剩下三分之一了,前面没出事。反倒是后面的人乱了阵脚。凯乌斯自认要惩罚他们带队的统领。

    但后方的骚乱并未平息,甚至领命离去的那个武士也没有走多远就被迫返回。而且他带回来两个遍身血污的兽人,如果抹去这两个兽人身上脸色的血,他们都会认出来…………这两个兽人正是后队的,是两个兽战气战士。

    “凯乌斯……凯乌斯大酋长,不好了,我们的后队突然遭到敌人攻击,已经崩溃了!”

    饶是凯乌斯沉稳,也差一点从巨角雄鹿背上跳起来。铁青着脸,怒喝:“怎么回事。哪儿来的敌人?说!”

    “是霜狼氏族的军队,他们从我们身后衔尾追来的!我们当时已经准备进入深河峡谷,突然现敌情的时候,仓皇调转马头迎敌已经来不及。甚至连自己的队形都弄乱。好不容易我们勉强整队迎击,那些……那些霜狼的大野猪骑兵直接冲了过来,太多了,至少一个千人队的大野猪骑兵,连坐骑带骑兵,他们浑身都裹在铁甲里面。就像铁墙狠狠碾压了过来,我们根本挡不住,当时就崩溃了。”

    大野猪骑兵,凯乌斯听闻过霜狼氏族这一支重装骑兵军队。虽然他们确实凶悍,可是凯乌斯了解到这种重骑兵总共也不过三个百人队,而且要弄到连坐骑加骑兵都覆盖的重铠,绝对不是易事。至少人类的铁匠或矮人工匠,根本不可能特意为兽人打造。

    当初凯乌斯虽然艳羡的不行,但他也并不畏惧。因为他清楚重骑兵的弱点,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固然重骑兵强悍无匹,但若是在地势崎岖复杂的北方冻原东部,这种重骑兵根本没有施展的地方。而跑不起来的重骑兵,只能沦为靶子被人击杀。

    不对,凯乌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在他们进入深河峡谷前的那块地方,不正是难得的地势平坦么?仿佛天生为了重骑兵冲锋而设。既然如此细微的地形都被霜狼人抓住,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在半路设伏?

    不好,中计了!

    也算是凯乌斯后知后觉了,他此时才察觉到自己中了阴谋,可惜已经有些晚。他们十万大军就像一条长蛇,头和尾巴都露在外面,可是整个身躯都堵在了深河峡谷里面。尤其是他这个统帅,也陷在里面,暂时失去了对两侧的指挥,变得又聋又哑。既然后方传来了遇袭的警报,那么前队呢?

    刚刚想到这,就见前队方向也跌跌撞撞的跑来一个斥候传令兵。勉力推开已经显得拥挤起来的军队,那个兽人战士气喘吁吁来到面前,惊魂未定的禀报:“凯乌斯大酋长,我们前队现了霜狼氏族的军队。他们正布列阵型向我们压过来。前方的统领们向您询问,是否冲上去与他们交战?”

    “让他们给我老实的呆在军队里。”凯乌斯烦躁的怒喝一声:“让他们向前占据足够的开阔地方,稳住阵型,给中军走出峡谷争取时间。谁若是敢擅自出战,哪怕他最后获胜,我也要砍了他的人头。回去传令吧!”

    那个传令兵慌忙回返去传令,凯乌斯稍微平定心情,将自己中计的懊恼平复下来。好在还不算太糟糕,虽然后队那两个万人队肯定死伤惨重,但主力都在前军和中军,损失不大。只要争取时间尽快走出峡谷,稳住了阵脚,那么到时候就是霜狼的崽子们倒霉了!

    出命令,让队伍加前进。至于后面的两个万人队,就让他们在那里拖住敌人的重骑兵。

    但凯乌斯犯了一个小错……也是那两个传令兵没有将后方的事情说清楚。他以为后面抄袭的只有一个千人重骑兵,却没有想到穆鲁怎么可能仅仅让胡贝图斯那个傻大个,带着霜狼氏族的宝贝重骑出来折腾?要知道那一身身的重铠都是灰矮人打造的精品,每一个重骑兵也都是特意挑选最强壮的兽人担任,万一折损太多,可是足够心疼的。为此安格雷统帅着一个万人队紧跟在胡贝图斯后面,生恐这个傻大个杀疯了不管不顾。话说,在霜狼氏族,也就安格雷和脑筋不灵光的胡贝图斯关系最好,能够劝住他。

    由于凯乌斯只是急着冲出深河峡谷,也低估了后方抄袭的霜狼氏族军队,是以后队的两万兽人算是被彻底放弃了。

    胡贝图斯率领一千重骑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痛快的厮杀?他们浑身铁甲挡住了大部分来自白鹿氏族兽人的攻击,而他们手中的巨斧或战锤可以肆无忌惮的挥舞。别说是重铠,就连链甲都还是缴获人类的白鹿氏族兽人,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说是砍瓜切菜都不为过,这一堵千人和千头大野猪组成的钢铁墙,直直的平推过去,只留下一地尸,甚至都没有什么伤员。

    不得不说,白鹿氏族的勇士也足够凶悍,他们承受如此的惨重伤亡,依然没有退缩,而是在领的率领下,死死地顶住了重骑的冲击,可以说是用尸体阻挡了他们。

    当大野猪重骑兵们感觉冲击的势头已经缓了下来,彼时面前的两个万人队的兽人,已经死伤近半,而胡贝图斯的手下仅仅只有不足百个倒霉蛋不慎从野猪背上跌落,最终惨死在白鹿氏族兽人的手中。

    白鹿氏族后军的士气毫无疑问被打压到最低,但霜狼氏族重骑的攻击也到了极限。一直都在盯着战场态势的安格雷露出笑容,向身后挥挥手,然后他率领的这个万人轻骑队就一分为二,左右冲击,向白鹿氏族后军起冲击。

    他们是轻骑兵,身上没有重甲,度瞬间加到最快,如两把利剑插向敌人。白鹿氏族的后军战士,不得不放弃准备剿杀已经失去冲击能力的大野猪重骑兵,转而摆好防御态势,准备迎接这一万轻骑的冲击。出乎预料,所有霜狼战士并未直直的杀来,他们都从背后抓出了投矛,当抵近白鹿氏族的军队,如雨般的投矛激射而出,然后前方的轻骑贴着白鹿氏族军队前阵绕着跑开,给后方战友留出空隙,继续投射投矛……!

    匆匆忙忙之间,白鹿氏族后军根本来不及准备塔盾等防御武器…………兽人以前穷的叮当响,从来没有如此奢侈的用钢铁投矛来攻击敌人。自然也不会防备什么,当铺天盖地的投矛射来,只留下了一连片的惨叫声,后军倾倒一片,堪堪崩溃!

    远远地,安格雷摇摇头…………白鹿氏族,也不过如此!看来巴洛克说的是对的,真正的敌人只有人类!只有与人类才会势均力敌的大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