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兽族内的对立
    几个兽化铠战士如影子一般出现在奥尔图面前,他们也不出手,就是拦阻老兽人的脚步。∮,奥尔图愤怒欲狂,却无可奈何。眼看着图拉扬狠辣的下令,将那些长老的人头一个个砍了下来。周围的族人胆战心惊,谁都不敢上去

    十多个长老,他们的亲族加起来有数千人,已经哭喊成一片,凄惨无比。族人们不敢想象,如果全部屠杀掉……!

    “图拉扬,住手!”好在一个声音终于响起,穆鲁独自一人骑着座狼狂奔而至,在他身后遥遥的,才是缓缓而至的两万兽人精锐。

    穆鲁还是回来的有些晚,当他率领两个万人队抵达养马地草原的军营时,现大部队早就不见了踪影,只有几百个留守的战士。从那些士兵的口中得知图拉扬和安格雷屠杀了两千多叛乱的兽人,而且统帅大军又杀向部落聚居地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什么都顾不得,将大军扔下,自己就向聚居地狂奔而来。紧赶慢赶,喊住图拉扬的屠刀的时候,那些长老和他们的最嫡系的亲人早就惨死刀下。

    “你……你……该死,图拉扬,安格雷,你们在做什么?”穆鲁简直不敢相信生了什么。这两个家伙胆大包天,不但囚禁了奥尔图大族长和两个席长老,更押着数千族人,排着队的屠杀……!

    “你们疯了吗,混蛋!”穆鲁气急,一拳砸过去。图拉扬两米多的大汉,倒飞出去,一头栽在地上,哇的就吐出一口血来。穆鲁在这帮老弟兄中的威信很高,图拉扬并没有还手。

    正在另外一处处决白鹿氏族使者团的安格雷赶了过来,虽然也知道图拉扬下手狠辣了些,但被穆鲁不分青红皂白的击伤,还是让安格雷有些不高兴。

    “穆鲁,你凭什么打人?你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对付我们的吗?他们聚集了两千军团的士兵,趁夜来偷袭中军帐。如果不是我提前察觉。现在就不是我们在杀他们,而是他们在屠杀我们……。”

    “安格雷你这个混蛋给我闭嘴!你们已经杀光了叛乱的士兵,难道还要杀老人和女人吗?你们和那些人类畜生有什么区别?”穆鲁骂道。从小安格雷就和穆鲁一起长大,对穆鲁还真有些怵。悻悻然的,但还是闭上了嘴。也确实,图拉扬和安格雷杀戮的**太强,又没有人来管束,放开手就收不住。

    穆鲁冷着脸。对谁都是冰冷的态度,立刻让人释放了被捆绑的老弱妇孺,那些为的长老们死了就死了,他也不同情。所有逃脱大难的兽人哭成一片,庆幸自己的生还。至于是否有人心中生恨……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小撮人起不了多大用。

    直到这个时候,穆鲁才看向被兽化铠战士看住的奥尔图大族长!

    “奥尔图大族长,咱们自己族内的事情先放一边。听说白鹿氏族的使者团来了咱们部落,想要代凯乌斯向您的女儿希尔达求婚。有这回事吗?”

    一旁的安格雷扶起了图拉扬,两个人暗暗交换眼神————刚刚还以为穆鲁要收拾他们俩。谁料到这就转移话题了。嗯,自己弟兄,心里有数就行了!

    “呃……”奥尔图哑然,原本看到穆鲁赶来阻止了图拉扬和安格雷的暴行,奥尔图还大大松了口气,认为一向沉稳的穆鲁肯定会处罚他们,却不料穆鲁只是不痛不痒的骂了几句就算,回过头,反而开始找他的麻烦。

    虽然确实是这么回事,但眼前的局面。奥尔图是无论如何也要否认的了。“你听谁说的?没有这回事,白鹿氏族的使者团只是来和我们商量,用牲畜交换咱们从雪顿城获取的人类物资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我又听说您不让希尔达夫人回雪顿城,这是为什么?”

    “谁胡说的?是希尔达的母亲想她了,才让她在部落里多住一段时间,穆鲁你不要误会。”

    “哦,这样啊!”穆鲁笑的意味深长:“呵呵,我还以为您打算让希尔达夫人嫁给白鹿氏族的凯乌斯大酋长呢!没有这事就好啊!”回过头。看向安格雷:“对了,那些白鹿氏族的人呢?既然他们是要和咱们雪顿城做交易,正好来和我谈。”

    安格雷点点头,向自己的手下挥挥手,从远处压过来一群狼狈不堪的白鹿氏族兽人。刚才安格雷在那面也不审问,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大开杀戒,仅剩的两百多人,一下子砍了一半人的人头。这种不安套路出牌的举动,将这些家伙彻底吓坏了。

    “就这些人?”穆鲁皱了皱眉头,‘恶狠狠’的瞪了安格雷一眼。

    安格雷‘满脸无辜’的摊摊手:“是啊,他们原本有三百多人的,但其中一些白鹿氏族的战士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出现在了我们军营里,和那些叛乱者一起偷袭我们的军帐。我们深更半夜的哪管他谁是谁啊?全都砍杀干净,等现的时候,已经没有活着的了。”

    “你胡说,就在刚才,你屠杀了我们一百多兄弟。”或许是看到穆鲁的出现,让白鹿氏族的人胆子大了起来,使者团的头领,很显然应该是白鹿氏族的某个长老,悲愤的怒吼:“霜狼们,你们刚刚杀掉的人中,有一个是我们凯乌斯大酋长的亲兄弟。你们这是要引起白鹿和霜狼的氏族大战,凯乌斯大酋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你们没有合理的交代,大酋长会亲自来向你们讨还。”

    嗯?穆鲁又一次看向安格雷。安格雷别提有多尴尬,骚了骚脑袋:“刚才……刚才确实有一个家伙叫嚣说是凯乌斯的兄弟,但我当他撒谎,没理他,直接砍了头。”

    听到这个消息,奥尔图大族长和两个席长老脸都要扭曲成一团————完了,氏族大战不可避免了!白鹿氏族在凯乌斯的带领下,强盛无匹,而巴洛克又凶多吉少不见踪迹,难道霜狼氏族要被白鹿吞并了吗?

    “哦,凯乌斯大酋长要来那就来吧,咱们霜狼的汉子会好好招待他的。”既然已经生了,穆鲁自然护犊子,不会怪自家兄弟。反而那个白鹿氏族长老的语带威胁让他很不高兴。

    “听说白鹿氏族的勇士们很强大,我们霜狼的汉子早就想要领教一番。哈,咱们覆灭了人类六个精锐军团,屠杀了十多万人类,占领了大片土地。到最后才现人类士兵也不过如此,白鹿氏族的勇士应该比他们强大十倍,咱们可很期待和你们的交流啊!”穆鲁的话带着揶揄,傲气十足。这是他们覆灭人类六万精锐的底气所在。周围的霜狼战士们热血沸腾,齐齐出‘呼喝’声,斗志旺盛。…………

    总算是穆鲁不想杀人了,将侥幸活下来的一百白鹿氏族的人全部释放,驱赶。临走的时候,他冷着脸喝道:“别以为你们做的事情别人不知道,死了都是活该。回去告诉你们大酋长……凯乌斯如果真的恬不知耻,那就让他来吧,霜狼氏族等着他!”

    白鹿氏族长老带着仅剩的百人,灰头土脸的走了,穆鲁这才回来收拾残局。

    闹到这般地步,奥尔图大族长的威信算是丧失殆尽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时代已经结束,经过这么一番动乱,也看开了。和两个席长老干脆出去狩猎散心,将部落彻底交给穆鲁他们折腾去吧!

    希尔达从后帐被放出来,她的母亲几乎是日夜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否则以兽化铠战士的能力,就算是奥尔图这个圣级兽战气战士,也拦不住。男人的事情她不关心,既然可以离开, 她立刻准备赶回雪顿城……好久不见,她有些想念那两个小家伙了!

    看着希尔达在一队士兵的护送下离去,穆鲁摇摇头。奥尔图这个父亲还真是做的失败,女儿管不住了,就连他的儿子希尔纳多,也留在雪顿城不再回来……因为当年被奥尔图反对,甚至打断了他的腿,让希尔纳多被迫和喜欢的一个小部落的女孩分开。后来夺取了人类的雪顿城,希尔纳多居然悄悄的将那个女孩接过去,两个人干脆躲着奥尔图不现身。

    巴洛克以前早就和穆鲁这帮兄弟筹划很多次,想要整顿霜狼大部落,只是因为碍于奥尔图他们的脸面,没有这么做。现在借这个契机,穆鲁干脆替巴洛克完成这件事。

    被叛乱者瓜分的牧场,牲畜,物资,再次充公。那些剩余没有参与叛乱的长老们的财产没有动,但他们从此以后再和部落的权利没什么关系了。以后掌握部落事务的,将从年轻人里提拔,这也是巴洛克一直以来所要求的。

    所有长老,甚至包括族长的私兵,被彻底废除,全部打散编入军队中,又足足多组建了一个万人队。从此以后军权不会再有任何人动摇,从上到下只会有一个声音————巴洛克的声音!

    穆鲁没有回返雪顿城,他就留在了部落聚居地里,除了整顿部落的事务,再就是让图拉扬他们操训集结大军,准备应对注定会来的白鹿氏族的大军入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