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霜狼部落大清洗
    后来巴洛克手下的众多英雄统帅中,自然是穆鲁为,但最得巴洛克信任的,毫无疑问,是图拉扬!这个铁血统帅对巴洛克的忠心,在这一次被称【霜狼部落大清洗】的事件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任何敢于冒犯巴洛克的人,都被毫不留情的杀死。

    五万大军铺天盖地的杀向霜狼大部落聚居地,然后各个军团长们按照事先分派好的位置,一一控制所有参与叛乱的长老们所做的区域。甚至还在部落里做客的白鹿氏族的使者团,也被图拉扬特意安排亚图图率领最精锐的一支千人队,带上十多个兽化铠武士,给团团包围。

    大军袭来的太突然,加上那些长老们根本不会相信图拉扬和安格雷敢这么做。以至于部落聚居地里任何人都没有什么防备,就被团团围住。白鹿氏族的使者团见事不好,还想要逃,迎接他们的是十多个强大的兽化铠武士率领的一千精锐军队。三百多人的使者团,被杀掉了一百多人,剩下的那些全部被擒住,一个都没逃脱。

    当近百白鹿氏族兽人的尸体摆在面前,直到这个时候那些长老们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对图拉扬的狞笑和安格雷的面无表情,长老们知道向他们俩求饶没有任何意义。

    恶向胆边生,他们先想到了鼓动骚乱————十多个长老率领各自的族人心腹,轻易能够聚集数千人,加上在军团中也有他们的子侄亲人,骤然动只要击杀或擒拿了图拉扬和安格雷两个统帅,五万大军群龙无就好对付了,平心而论,还是有几分成功希望的。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破灭,因为长老们惊恐的现……图拉扬率领的军团中,已经没有了他们子侄族人的身影,多达两千人的族人,居然一个都没有了!他们都去了哪里?这个问题不敢想。会让人脊背生寒!

    长老们第一次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如何反抗并保留权利的问题,而是自己的性命和家族的安危问题了。军团从百夫长以上的勇士,至少七成都来自于巴洛克的苍狼部落。他们完全掌控了军权,根本无法动摇。图拉扬冷酷的下达命令,按照事先准备的名单,一一对照抓捕参与叛乱的长老族人,任何人反抗。都会毫不犹豫的杀掉。

    奥尔图和两位席长老惊怒的赶来的时候,图拉扬和安格雷已经差不多做完一切工。数千人被捆绑驱赶在一起,为的十多个长老更是狼狈不堪,任凭他们或是怒骂或是哀求,都得不到任何怜悯。

    为大族长和席长老,他们其实应该在察觉被突袭的第一时间就出现。不过图拉扬和安格雷事先一商量,嫌弃他们会碍手碍脚,是以提前就派出兽化铠战士率领的一队精锐,直趋进入聚居地,将族长大帐给包围。美其名曰保护族长安危,其实是不让他们出来妨碍。等抓捕事宜做完,这才让他们出来,但已经于事无补。

    安格雷聪明的很,从白鹿氏族派出求婚使者团,而奥尔图大酋长并未愤怒驱赶,反而态度暧昧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老家伙认为巴洛克已经遭遇不幸,生出了异样的念头。无论巴洛克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和原因,故意不现身。任凭注定要生动乱的部落生动乱。苍狼部落出身的兽人们都绝对不会眼看着巴洛克遭受羞辱,而无动于衷。

    有那么一刻,安格雷用最现实的心态去揣测巴洛克的想法…………或许巴洛克就是在制造这种时机,故意失踪。让那些有野心的家伙都冒出来,然后一网打尽,并且顺势彻底掌控霜狼大部落。只不过巴洛克应该也没有想到白鹿氏族会来插一脚,而且奥尔图大族长居然也态度暧昧起来。

    人心经不起考验!安格雷也不知道巴洛克这样做究竟算是对还是错,但巴洛克的心思从来都不是别人能猜透的,既然知道了隐患那就彻底杜绝才好!反正安格雷一帮老兄弟和巴洛克生死与共。是永远不会做出背叛的事来的。如此想着,心里自然轻松许多。

    “图拉扬,安格雷,你们究竟在做什么?你们居然敢率领军队来突袭部落聚居地,你们……是要造反吗?”说是惊怒交加也好,说是色厉内荏也罢,总之老奥尔图确实气得不轻,同时心底深处也生出了一丝丝惊恐。

    他确实在巴洛克失踪近半年,已经生还渺茫的情况下,有了别的想法。巴洛克的死也让老兽人们的心气儿跌落不少,梦想兽族一统的愿望也成了奢望。或多或少有些自暴自弃!加上那些长老们来鼓动撺掇,瓜分战利品和草原牧场,奥尔图在现自己的权威无法压服之后,选择了同流合污,他的亲人占据了最大最肥沃的一块牧场。身为大族长,拥有战利品分配权,又和两位席长老吞占了最多的牛羊牲畜等战利品。就连巴洛克率军从奥德里亚掳掠的大批物资,也被他们瓜分。

    希尔达是他最喜爱的女儿,虽然与巴洛克确立了婚约,但并没有结婚不是么?既然巴洛克已经遭遇不幸,那么怎么可能让他如此年轻的女儿死守一生?

    说是趁火打劫也好,说是另有野心也罢,白鹿氏族大酋长派人来求婚,却恰好打动了奥尔图的心。可以说,在北方冻原上,除了巴洛克,就是凯乌斯最出色了。希尔达嫁给他,依然会获得幸福。为了女儿的未来,奥尔图做出了选择。恰好希尔达听说了部落里的乱象,从雪顿城回来一看究竟,当即被奥尔图软禁起来。任凭希尔达如何的哭闹怒,就是不准她再回雪顿城。希尔达也是一个兽化铠战士,她隐隐然意识到巴洛克或许并没有死,如果巴洛克某一天回返,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将如何去面对他。

    可是老奥尔图已经铁了心,任凭希尔达如何解释他都认为希尔达在狡辩说谎————被天启教廷的神使追杀,怎么可能生还?要知道即便当年的兽人第一勇士冒顿王,已经堪称半神的存在,还不是惨死在光明神的手中?

    也就是这种种的缘故,助长了那些长老们的野心,最终做出了武力夺取军权的狂妄决定。可以说,是他们自己毁了自己。当然,这一切与巴洛克若隐若现的阴谋和放纵,也是不无关联!但是……谁会指责巴洛克和他的兄弟们呢?

    “奥尔图大族长,不是我们要造反,而是可敬的长老们要动叛乱。”安格雷淡淡的微笑,仿佛眼前跪倒的兽人和血腥被杀的反抗者,都不存在一般。“有人鼓动军中的族人聚集偷袭中军帐,想要让我们死,我们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既然我们不死,那就要有别人死了!”

    “胡说,长老们怎么可能造反?谁偷袭了你们的军帐?将他们带过来,我来亲自审问。”奥尔图有稍微的慌乱,他明显是知道这些事的,或许还有他的默许。虽然不一定有要杀图拉扬和安格雷的心,但至少所有军权都被巴洛克的手下弟兄掌控,总归让他这个大族长不会太舒服,能够夺回了一些,也是好的。

    “哦,你说那些叛乱者?已经都被杀了。既然他们动叛乱,就要有死的觉悟。”安格雷风轻云淡的吐出几句话,却让所有被压住的长老们嚯的抬起头,满脸的惊恐和不可思议。即便是站着的奥尔图和萨马索,维托里奥两位席长老,也被震骇到。

    都被杀了,十多位长老的儿子,孙子,亲族,两千多人都被杀了!

    “不可能,你们敢……!”长老们了疯似的,脸上青筋暴跳的怒吼。

    图拉扬冷冷的一笑,向后摆了摆手,几个兽人大汉抬着一口兽皮袋,随手抖开,从里面骨碌碌滚出几十个人头,一个个怒睁了双眼,死不瞑目,正是长老们的子孙。

    “你们……你们敢对同族下手,你们敢屠杀同族……你们该死……!”跪着的人疯了,他们咆哮挣扎着就要向图拉扬扑过去。周围围观的整个霜狼部落的族人们都被震惊,一个个心胆俱寒,那些没有参与叛乱的长老们,心有余悸,不停的暗道侥幸。也第一次察觉到,一向在部落里和善可亲的某些人,暴露出的狰狞如此恐怖!

    “只准你们来杀我,就不准我杀你?哈哈,从你们对我们举起屠刀的那一刻起,你们就是敌人了。既然是敌人,那就没有怜悯。”安格雷冷冷的喝道,他退了一步。接下来的事情有图拉扬来做,他无法铁下心对那些跪着的昔日同族下手。不过同样被擒拿的白鹿氏族的使者团,安格雷自认绝对不会有任何手软。

    “最近霜狼大部落的气氛太不好,我认为该好好整顿整顿了,就从你们开始吧!”图拉扬挥了挥手,一队队举着屠刀的武士无声的走向那些跪着的兽人。

    “图拉扬,你住手!我是霜狼大部落的族长,你敢在我面前屠杀自己的同族?霜狼部落的勇士们,帮我将他们抓起来!”奥尔图气疯了,他圣级兽战气的实力爆,向图拉扬冲过去,可是他并未现自己的可怜,周围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年轻的兽人战士响应——————巴洛克给族人灌输的图腾信仰,与早晚崇拜祈祷的那些事,早就潜移默化的将族人洗脑。有谁会知道宗教的可怕与狂热呢?此时透过那神秘的信仰之力,巴洛克就像是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