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冒险者与汉莎近况
    汉莎公国府塔尔瓦,一如既往的平静。『≤,街上的行人并不多,商铺也都无精打采的开着,生意半死不活。时近傍晚,原本应该热闹非凡的酒馆等地,也仅仅有寥寥几个冒险者相聚,喝上几杯麦酒便匆匆离去。这里的空气中仿佛都透着一股颓废和荒凉,与公国府的身份并不相符。

    城中一处最普通的酒馆里,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男人独占一张木桌,慢慢的喝着粗劣的麦酒,面前那可以称之为盆的陶碗里,肉丸子早已吃的精光。即便他的身材魁梧,可是一顿吃了数斤重的肉,还是令人感觉惊讶。酒馆的所有女侍都忍不住目光投向这个吃货。…………此人虽然长得很普通,不过身材还真是健壮扎实,令那些女侍心中泛起波澜。有性格活泼的女人,忍不住上去搭讪,她们以此为生,并不介意生点什么。

    可惜这个吃货不懂风情,看着和他搭讪的女人,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很是有一股傻意,自顾喝着麦酒。那个女侍最终羞恼的甩头离去,再不去理会这块木头。

    只是一个小插曲,男人喝光麦酒,留下几枚铜币站起身来准备离去。忽然酒馆的门从外嚯的推开,伴随着外面的寒风,进来五六个冒险者打扮的人。他们面相狰狞,裹着厚厚的兽皮袍,口里咒骂着该死的鬼天气,将遍布深褐色血污的重剑,钉头锤等武器哐啷一声放在木桌上,腥膻之气扑鼻,女侍们有些受惊,忍不住瑟缩躲在一边。

    冒险者其中一个高声吼道:“人呢,都死了吗?快拿吃的喝的来,该死的,你们准备饿死我们吗?”他们解开头上的皮罩袍,露出须虬结的脑袋,仿佛几年没洗头,肮脏不堪。酸臭熏天。

    这里毕竟是汉莎府,治安不错,平日根本遇不到这种凶神恶煞的人,女侍们虽然也兼职做一些皮肉生意。但胆子总是比较小,不敢靠近。酒馆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无奈只好自己端着大大的一木盆热气腾腾的肉丸子上去伺候。

    那些人也不顾的肮脏,纷纷用乌黑的大手抓着肉丸子往口中填,嘴里出吧唧吧唧的声音。酒馆老板又端来大杯的麦酒。这些人咕嘟嘟喝光,倒有少半洒在了胡子和身上。

    酒馆老板摇摇头……这些人,简直饿死鬼投胎,几天没吃饭了?

    吃了一会儿,总算是舒服了些。他们狼吞虎咽的度慢下来,开始聊天。刚刚还看热闹的那个高大男人笑了笑,准备离去。忽然,就听其中某个冒险者低声说话道:“咱们要去砂砾荒原,为什么反倒先来汉莎公国?这里去年被一群神秘兽人给将那些贵族屠了个精光,听说连教廷派来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幻铠武士老爷们。也死了不少。以至于到现在整个塔尔瓦城都萧条颓败。咱们就算要补给,也不必选择这么个破地方吧?”

    “你懂什么?泰姆老大去过一次砂砾荒原那处遗迹,里面密密麻麻的坑道,让人走着走着就会迷路,还没有人能够通过第一层,听说下面还有一层,那才是可能存有宝藏的地方。帕丁顿,古斯塔夫自治领,汉莎,还有咱们达林坦公国的冒险者全都无计可施。后来还是咱们老大聪明。想到以前的某次冒险经历,可以利用某种小动物带领,寻找遗迹通往地下第二层的路。那种小动物只有汉莎塔尔瓦府北面才有。”第二个冒险者说道,同时略带讨好的向他们老大。一个疤脸男子恭维的笑。

    “哦,那咱们快去抓啊?可别回去晚了,让别人将宝藏抢走,哭都来不及。”第一个冒险者脾气毛躁,立刻跳起来叫道。他的声音和动有些大,周围的寥寥几个客人们纷纷望过来。

    “哈根。闭嘴。”叫做泰姆的疤脸男脸色一沉,怒喝道。

    哈根有些怕他,乖乖的坐下。泰姆低声道:“天气寒冷,那些小动物都躲在洞里不出来,咱们需要先准备些食物将它们诱出来才好捕捉。砂砾荒原现的那处遗迹很深很大,需要多抓一些小动物备用。”

    最开始的那个高大男子饶有兴趣,走出酒馆后,稍微停了停,仿佛自言自语了些什么,然后就见一道极淡的影子从他身上飘下,落在酒馆外的角落里。男子这才自顾离去,度快的不可思议,短短几步,已是不见了踪影。………………%……

    大公府里,早就没有了往日的喧哗与热闹,人气不旺,哪怕是侍女仆从们走路,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什么。

    女大公苏珊依然疯疯癫癫,从她生下了黑黑瞳的男孩,仿佛就受到了极大刺激,终日惊恐的哭泣大叫:“这不是我的孩子……我没有背叛你,巴洛克……我的孩子哪去了……。”后来卡玛大婶和萨瓦季等人突兀出现,强行将那个孩子……也就是老大诺雷罗带走。原本以为没有了孩子在身边,苏珊会恢复一些,却不料没有了孩子后,苏珊反而越惊恐,四处寻找自己的孩子,行为也更加的疯狂,甚至开始攻击旁人。

    整个公国的医者都找遍了,也没有人能治好苏珊的疯癫。苏珊自己是一个魔法师,她无意识的攻击周围的一切,显得极度危险,已经有好几个侍女被苏珊打伤。就连她的小女儿克莱尔,也差一点被苏珊激的冰箭伤到。最终,万般无奈,只好在苏珊的时候,用软索将其手脚捆住。

    贝琳达夫人去年也死于兽人的屠杀,让克莱尔和赛拉小姐没有了老师。好在她们俩的天赋很不错,魔法师协会早就在关注,特意肯她们可以进入帕德亚魔法学院学习,会安排最好的大魔法师教授魔法。

    苏珊的这个样子显然不可能让克莱尔离去,已经十岁的小姑娘经历了太多波折,比之同龄人懂事了许多,她肩负起了照顾母亲的职责。在赛拉的帮助下,苏珊并未受到亏待。

    卧室里温暖如春,侍女们帮助苏珊女大公洗完澡,克莱尔和赛拉亲自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苏珊脸色表情呆滞,带着一丝傻笑。她唯一能够认出来的人,也只有自己的小女儿克莱尔。看到女儿忙碌着给她穿衣,苏珊轻声轻语的反复说着不知多少遍的话:“我的克莱尔好乖,妈妈爱你!还有我的黑眼小家伙……你去哪里了,不要妈妈了,不要姐姐了……!”

    情绪平静的时候,苏珊即便提及被带走的诺雷罗,也并不会立刻爆。但克莱尔马上转移了母亲的注意力,免得她突然歇斯底里:“妈妈,我有好几个蝴蝶结,但不知道哪个好看,你帮我选一个好么?”

    “克莱尔最漂亮了,妈妈帮你选一个。”

    “好的,妈妈你等一下,我这就和赛拉姐姐去拿来。”克莱尔安抚着苏珊,自己和赛拉走出了卧室…………有政务要处理。

    得益于整个公国的贵族几乎被巴洛克屠杀干净,加上北帕丁顿的老吉恩公爵和苏亚雷斯也被杀。苏珊自然而然拥有了两大势力的继承权,哪怕她的精神失常,但有忠心的高地族人支持效忠,越勒雄鹰虽然很不满苏珊当初瞒着他,和教廷勾结突然对兽人下手。可是为一个忠心的人,他不会背叛。整个高地族征召了数万勇士,很顺利的控制了汉莎公国,至于北帕丁顿的地域————原本他们都以为老吉恩和苏亚雷斯死后,对面南帕丁顿的绍姆贝格肯定会趁虚而入的占领。令人意外的是,绍姆贝格并没有这么做,谨守着双方的疆域,仿佛认可了那条边界。让越勒雄鹰和那些选择忠于苏珊的老吉恩手下们,有时间控制北帕丁顿,将其与汉莎公国顺利合并。

    克莱尔和赛拉两个毫无经验的女孩,承担起了治理一个公国的重任,甚至因为毫无经验,克莱尔让赛拉将他的父亲红河谷地的米罗子爵都接来。因为她们只能信任最亲近的人!

    米罗仅仅是一个小领主,乍一接手一整个公国,还真是手忙脚乱,好在过了多半年,总算是有了些经验,局面逐渐掌控。

    虽然谁都没有提及某个名字,但所有人都心里清楚,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掌控汉莎政局,之所以南面的绍姆贝格没有趁火打劫,都是因为某个人的余威震慑。那是一个令人心情复杂,不知如何评论的人!

    而此时,当克莱尔和赛拉离开,卧室里只剩下坐在床上玩耍的苏珊,和旁边服侍的两个侍女。突然仿佛起了一阵轻风,两个侍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头一晕,倒在地上昏睡。不知何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卧室里,静静的看着那个坐在床上的女人!

    苏珊并不害怕,而是充满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只对他变戏法般的突兀出现出现感兴趣。

    这个男人站了一会儿,忽然低低的叹了口气,脸上一阵水纹般波动,普通的脸庞化去,露出一张覆盖薄薄银色毛的兽人脸庞。瞳孔如狼,双耳竖立。正是消踪匿迹的巴洛克!

    苏珊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认出了这张刻骨铭心的脸。刚要尖叫,巴洛克轻轻手抚在苏珊的额头,女人便即昏厥。

    萨满魂力透过手掌进入了苏珊的精神海,修复因刺激所遭受的创伤,很快,巴洛克收回了手掌,再次看了看苏珊的脸…………女人,就当是为了我的儿子而再救你一次吧!希望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了!

    …………地上的侍女悠然醒来,现苏珊躺在床上睡着了,而她们俩居然不知为何会同时也跟着睡着,这种事情很诡异,不过谁都不会告诉克莱尔小姐和赛拉小姐,免得责罚自己偷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