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决战神使
    巴洛克疯狂的催动自己的力量,萨满之力涌入座下的冰霜巨狼体内,拉克借助力量就如同一道白光,在地上穿梭。『≤,仅仅数分钟,他们已经狂奔了数十哩。可是这么变态的度依然没有甩脱威胁,心头的压迫反而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巴洛克不得不融合顿狼兽化铠来抵御。

    前方的群山山脉还在数百哩之外,巴洛克希望能够逃入山中,或许可以寻找到山中的岩石洞穴,钻进去摆脱后方神使拉蓬摩尔的追杀。即便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即便已经触摸到了更强力量的边缘,但巴洛克在神使面前,还是显得如此脆弱。

    老顿狼亚伯拉罕存留在巴洛克魂海内的最后一点光团信息,所介绍的正是关于光明神使的秘辛,所以没有人比巴洛克更清楚他们的恐怖。可以说,神使就是神明的力量在索伦大6上行走。虽然仅仅是神明的一点投影,但其神性力量的层次,完全不是巴洛克所能对抗。当年老顿狼亚伯拉罕力量全盛时期,面对拉蓬摩尔的追杀,也只能身负致命重创,勉强拖了百年,最终还是去世。如今巴洛克的力量虽然已经接近甚至越当初的老顿狼,但在神使面前也只有饮恨的份。无法力敌,只能逃窜,除了将神使引开,保护自己的女人孩子还有族人的安全外,巴洛克神思电转,想着应对之策。

    他们进入了一片乱石区,拉克跃上一座山丘岩石,纵身一跳便是十多丈,在那动辄万斤的巨石上跳跃,如同瞬移般敏捷的逃窜。身后的光团身影已经散去光辉,显露出人形。非常普通的中年男子,身穿灰色的亚麻布袍,朴素的惊人。他并不高,身体也不强壮,但一双眼睛即便在白天的日光下。也投射出耀眼的光,头仿佛着了火,焰腾腾的冒着白色火焰。那是光晕火焰,是神明降下力量的标志。

    “兽人。你逃不掉的,不要徒劳了。”白色火焰人般的拉蓬摩尔不疾不徐的跟着巴洛克身后,他的度并不见得有多快,却总是紧紧衔着,任凭巴洛克如何努力。也甩脱不掉。

    “嗯,你身上有四只希伯来顿狼的气息。那只老狼当年被我重创已经死掉,想必这四个气息还不够强大的小家伙是亚伯拉罕的孩子吧?真是可惜,他们原本可以躲起来苟延残喘的。既然和你在一起,那就只能一起杀掉了。”拉蓬摩尔没有给巴洛克任何机会,伸出一只手臂挥了挥,一股磅礴的力量将刚刚跃起的冰霜巨狼拉克狠狠砸在地上,连带背上的巴洛克一起摔在坚硬的砾石之上。

    仿佛没有任何影响,巴洛克和冰霜巨狼立刻站起,也不与拉蓬摩尔纠缠。扭头继续逃窜。

    咦?拉蓬摩尔有些意外,他刚刚虽然没有太过用力,但也不是那只普通的冰霜巨狼所能承受,早就应该筋断骨折。却没想到爬起来继续跑,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他对这只冰霜巨狼来了兴趣,瞬间窜到巴洛克的前方,拦住了去路,探手出去,凭空一股大力掐住了冰霜巨狼的脖子,将其凭空吊起来。巴洛克摔落地上。看到冰霜巨狼的困境,怒吼一声,身上的顿狼兽化铠氤氲着水银般流动的力量,汇聚在双拳上。猛然爆狂击直奔拉蓬摩尔袭去。

    拉蓬摩尔伸出空闲的那只手,轻易挡住了巴洛克的狂暴一击,另一只手兀自掐住冰霜巨狼拉克的脖子,任凭这头骏马般健壮的巨狼呼吸困难,纠缠扭动,却怎么也摆脱不掉。

    巴洛克亲眼看着冰霜巨狼拉克双目暴突。身体抽搐,已经濒临死亡。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遮掩了,在身上晨星所化的兽化铠之上,永夜,炎日,极光,再次覆盖三层希伯来幻兽的幻化力量,彼时他已经如同行走的钢铁机器,身高足有三米,浑身裹着狰狞恐怖的兽化铠,整颗头赫然便是巨狼的头颅盔甲,遍体突刺与嶙峋骨质层,身周刮起一阵阵极其危险却看似轻柔的细风。两只巨大的拳头如同炽热的铁锤,积蓄了他所能够运用的最大力量,合身向拉蓬摩尔轰击而去。

    嘭……的巨响,周围的巨石承受不住这股巨大的冲击力,纷纷爆裂成碎石砾,以两人为中心,赫然炸开了一个直径十多丈的深坑。

    如此狂暴的一击,即便是巨龙面对也只有被粉碎的份儿,可是当巴洛克抬头,透过尘土烟雾看去,心里瞬间一沉。拉蓬摩尔依然悠闲地站在中央位置,身旁的巨石碎裂一片,但他脚下踩着的那块石头却也完好无损。左手依然掐着冰霜巨狼的脖子,将其吊在半空。拉克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不再扭动挣扎。

    “该死,放了它,神使拉蓬摩尔,你要找的人是我,放了我的兄弟。”巴洛克脸色铁青,他不知道拉克现在是死是活。

    “哦?一头下等的冰霜巨狼而已,你居然和它称兄道弟?看来果然是兽人,野性未脱啊!好吧,还给你。”拉蓬摩尔哂笑,如同看着一只必死的蝼蚁一般看着巴洛克,随手将冰霜巨狼巨大的身躯扔给他。

    巴洛克接住了冰霜巨狼,但已经太晚。巨狼的脖子早就被拉蓬摩尔扭断,它的内脏被神使的力量搅成了肉糜,双目无神,身体在逐渐冰冷僵硬……它已经死了!

    巴洛克嘴角流出了血,轻轻放下冰霜巨狼的尸体。死死的盯住拉蓬摩尔。

    “你很愤怒,绝望,想要找我报仇对吧?”拉蓬摩尔好整以暇的说道,他并不急着杀死巴洛克。而是将他当做待宰的羔羊耍弄,毕竟此次是最后使用神降的力量,当神力消失之后,也就是拉蓬摩尔的死期。任何一个人都会留恋世间的一切,哪怕是虐杀一个兽人,也让拉蓬摩尔无比的珍惜这些最后的时光。

    “没有用的,年轻的兽人,面对神降的力量,索伦大6上还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早就自杀了。哦,当然,我不会轻易让你死的痛快。”…………

    巴洛克沉默着,任由拉蓬摩尔话唠般的自说自话。有谁会知道他此时正在准备着自己杀手锏的一击?原本不打算暴露紫电力量的,但现在看来想要活命,只能冒险一搏,至于会不会惊动冥冥中的所谓光明神,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冰霜巨狼死了,内脏糜烂,脖颈扭断,这次哪怕是巴洛克也无法恢复它的躯体。成功骗过了得意忘形的神使,又有谁会知道拉克是一只独一无二的图腾兽,他的灵兽之体早就已经悄悄从冰霜巨狼躯体钻出,游荡在了周围的空气中。和巴洛克心灵相通,这也是巴洛克并未表露出疯狂愤怒的原因。

    拉蓬摩尔在自说自语,讲述着自己准备怎么折磨巴洛克。而巴洛克在暗中重新积蓄力量,魂海内的紫电力量悄然运转,挡住了神使的威压,通过双臂向双拳汇聚,隐隐的,拳头上闪烁着丝丝紫芒。

    图腾兽拉克无影无形,化在空气中围绕拉蓬摩尔游荡,逐渐一点点的接近。机会或许只有一次,巴洛克必须和图腾兽拉克完美配合。光明神使身上的力量源泉,是那披着火焰般头的硕大头颅。白色的光芒是神明赐予的神性力量。毫无疑问,想要击败拉蓬摩尔,必须要击溃那白色光晕。

    “我应该先从哪里开始呢?扭断你的胳膊,还是先烧光你全身令人厌恶的兽毛?”拉蓬摩尔如同看猎物般的看着巴洛克。神降力量的感觉令人迷醉,能够上瘾,虽然这是以消耗生命为代价,但拉蓬摩尔依然欲罢不能,哪怕是明知将要死去,也准备拖延一刻是一刻,享受最后那美妙的感觉。

    “拉蓬摩尔阁下,问你一个问题。看在我将死的份上,希望你能告诉我。”巴洛克忽然问道。

    “噢,你可以问,但我会不会回答,就需要看心情了。”拉蓬摩尔脚不沾地,悬浮半空在巴洛克身周飘荡。

    “神明的力量和我们普通的力量究竟有何不同?所谓神的力量标志是什么?”

    “嘿嘿,想不到一个愚蠢的兽人居然问出了这么深刻的问题。但是你恐怕不会理解,神明之所以比我们强大,因为他们拥有神格。”

    “什么是神格?”巴洛克紧追着问道,他心脏剧烈跳动,感觉好像抓住了关键。

    “神格就是神格,就像斗气武士修炼斗气团,魔法师修炼精神海,就像魔兽的魔核,幻兽的幻晶……只不过神格是神明独一无二的力量源泉。”

    “怎么才能拥有神格?”

    “……该死,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拉蓬摩尔突然警惕起来,虽然成为神使之后,因为神降力量的缘故,他对神力有着深刻的了解,但这个兽人询问的根本不是普通人应该想到的问题。似乎,哪里不对!

    “呵呵,谢谢你,拉蓬摩尔阁下,我至少清楚了方向。”巴洛克咧开嘴笑了,表情诡异。

    拉蓬摩尔感觉到了一丝不妥,但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