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最大的危机
    随着霜狼氏族和白鹿氏族各自赢得了对阵人类的大战胜利,整个兽族已经不可避免的再难维持如今的局面。¢£,霜狼氏族和白鹿氏族已经成为兽族中的庞然大物,自然而然的,他们开始扩张,无论是实力还是地盘。

    不管那些中小部落的兽人何感想,他们总需要做出选择了。是自愿的去融入其中,还是被迫的被融入,终究无法阻碍这一大势的展。好在大部分的部落还是很乐意主动向大部落聚拢,毕竟他们的安全受到了保障,不会遭受人类的侵袭,也不会因为酷烈的寒冬而出现冻死饿死的凄惨局面。

    霜狼大部落又一次走到了白鹿氏族前头!

    巴洛克或明或暗的帮助普洛托亚巩固自己在战熊氏族的权威,并且曾经分裂出去的蛮熊氏族也已经准备再次回归战熊氏族。很快战熊氏族的实力也将暴增,虽然还无法与其他两大部落的实力媲美,但也差距不远。巴洛克和普洛托亚是亲密的好兄弟,他们很早之前就秘密商谈过两大氏族组成联合大部落的构想,甚至还隐隐的放出了口风,试探族人的反应。结果令人满意……霜狼氏族和战熊氏族的战士们相互扶持和人类打了数场大战,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亲密,对联合大部落的构想分毫没有排斥的意思。

    这也就是说,一旦霜狼氏族和战熊氏族真的完成融合,那么他们将会成为一个拥有过五十万人的,大兽人部落。白狼氏族毫无疑问会被彻底压下,也难怪凯乌斯会在暗处四处奔走,联络那些实力强大的兽人部落,准备组建属于他们的联盟。

    这样的竞争谁都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暂时双方还保持彼此的底线,因为有人类这个大敌存在,谁都不会对同族的对方表露敌意。只不过巴洛克很清楚一点,一旦人类的威胁没有了。或者仅仅是出现一定程度的削弱,兽族内部肯定要出半大不小的问题。

    巴洛克最痛恨这种内斗的事情,他特意找到凯乌斯,两个最优秀的兽人领袖密谈了一场。算是达成了协议。以奇迹之谷为中心,将北方冻原分成了两部分。冻原西部属于霜狼氏族的势力,冻原东部属于白鹿氏族范围。他们谁都不允许过境拉拢兽人部落。彼此约定不会敌对,如果面对人类的大举入侵,任何一方都需要给与对方以最大支持。

    巴洛克做出了很大让步。毕竟还有一个战熊氏族,也应该有权利来参与。但因为凯乌斯的极度高傲,他认为战熊氏族已经成了霜狼氏族的附庸,没有资格来参与瓜分地盘。巴洛克据理力争,甚至差一点和固执的凯乌斯闹翻,最终只能‘被迫’默认。

    后来巴洛克将这次密谈的事情坦诚告知了普洛托亚,普洛托亚没有多说什么,据说回到战熊氏族后,召集所有长老,将这件事公布………………从此以后。战熊氏族和白鹿氏族的关系急剧恶化,甚至一直维持下去很久很久…………。

    兽人6续离去,巴洛克也准备带着席琳和儿子,跟随奥尔图等人一起回返养马地草原。他和希尔达的婚礼拖了太久,让奥尔图大族长都焦躁了————席琳抱着两个儿子时不时地在奥尔图面前出现,已经让保守的老家伙受不了了。可是因为孩子受到了拉达曼大祭司的生命祝福,连带着席琳的地位也稳固。谁都再也不能因为人类身份的问题为难席琳,否则就是蔑视先祖之灵(拉达曼大祭司已经成为了先祖之灵的一部分)。

    巴洛克难得的看到席琳‘淘气调皮’的一面,她就是故意的。因为再不必面对兽人的异样眼光,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巴洛克在一起。这令她怎能不高兴?就连希尔达都为席琳高兴,或许整个事件当中,最不开心的就是奥尔图大族长。所以巴洛克答应了老族长的要求,回去就和希尔达结婚。满足奥尔图那颗受伤的心灵。

    霜狼氏族浩浩荡荡足有数百人,全部都是部落最勇猛的战士和德高望重的长老,智者。加上普洛托亚率领战熊氏族也和他们一起,全部骑乘座狼,骏马。在比蒙巨兽阿巴斯那小山般的身躯带领下,赶回养马地草原。巴洛克原本想要将灰矮人岩穴大厅里抄录的星辰图腾柱法阵留给悉罗萨满研究。可是老兽人看到【索契文字】,也很快就忘记,显字的诅咒适应于任何人。巴洛克无奈,只好自己先带走研究。

    八月,天气开始转寒,但随着逐渐向南走,寒冷并不是太厉害。族人们一路兴高采烈的谈论,今年部落在养马地草原过冬,再也不用担心冻原上的酷寒了。

    两个小家伙非常的健壮,席琳的奶水根本不够吃,巴洛克只能找到一头正在哺乳期的座狼,喂食儿子们狼奶。好在老大诺雷罗和老二努埃尔不挑食,狼奶也喝的起劲。令心里最别扭的奥尔图都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嗯,小崽子是我们兽人的种,兽人就应该喝狼奶,长力气!”

    只是路途的小插曲,巴洛克最多时间都是在研究索契文的完整版星辰图腾阵。这些文字很神奇,拥有奇妙的力量,与人类的【如奥】文,精灵的【如尼】文,矮人的【如亚】文毫不逊色。巴洛克突然想到……或许【索契文】组合布列,也能够想人类魔法师用如奥文书写魔法卷轴一样,创造出属于兽人的法术道具。

    想一下都令人兴奋,如果兽人的武器铠甲上篆刻索契文构建的法阵,兽人的力量毫无疑问又会暴增。

    巴洛克忍不住,拿出羊皮纸和鹅毛笔,在上面写写画画,手上酝酿着萨满之力灌输进每一个楔形的文字中。他写了一段描述火焰的索契文字,那张羊皮卷突然就爆燃起来,很快化为灰烬。巴洛克看着烤焦兽毛的双手,心脏不争气的跳动,真的能行!

    他现了一个大秘密,欣喜若狂刚要再次实验!毫无征兆的,突然一股震慑灵魂的威压袭来!巴洛克震骇无比!

    那股威压突如其来,甚至突兀到连希伯来顿狼们都没有提前察觉,连图腾兽拉克都没有提起现。就这么如凉水当头浇下。眼角瞥了一眼,其他的族人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他们都没有感受到这股摄人心魄的威压。只有两个孩子,诺雷罗和努埃尔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巴洛克根本来不及思考,必须让族人们脱离危险波及,催动座下的图腾兽拉克调转方向向西方遥远的群山山脉狂奔。头也不回的对错愕的族人们嘶喊:“不要来管我,你们走,继续走,离我越远越好!”

    拉克了疯一般,度提到了极致,几乎是瞬间就窜出了数百米,很快,众人眼中就只有巴洛克和拉克的一个巴掌大的背影。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上仿佛有一道云气形成,像是光团包裹着一个人形,如利剑般追赶巴洛克。威压突如其来,所有人被压迫在地上趴伏,一个很淡很淡,但却令所有兽人听的清清楚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愚蠢的兽人,你以为能够逃脱我拉蓬摩尔神使的裁罚吗?你必将要被击杀,任何人无法避免,这是光明神的谕意。”

    那道光团没有理会呆住的霜狼部落兽人,仿佛那些人都是蝼蚁,不屑一顾,直追巴洛克而去。很快逃跑的巴洛克和追赶的那道光团就消失无踪,他们的气息远逝,哇哇大哭的两个孩子止住哭泣!席琳紧紧地抱着两个孩子,她的身体最弱,刚刚被威压压迫,已经昏迷过去。希尔达流着泪,将两个孩子抱起!搀扶着昏厥的席琳,茫然不知所措!

    几个老兽人浑身颤抖,奥尔图脸色难看至极,失声叫道:“神使,是天启教廷的光明神使!该死,教廷怎么会派出神使。他在追杀巴洛克,怎么办,该怎么办………………?”沉稳的老兽人们完全慌了。

    安格雷等人瞬间融合了兽化铠,纷纷暴喝,就要向巴洛克的方向追赶。奥尔图拦住他们,绝望而暴怒的吼道:“那是光明神使,你们去了只是送死,他动一动手指就能够让你们全部死掉。巴洛克自己或许还有一丝逃生的希望,如果你们追去拖累,巴洛克甚至连那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

    “我们不能看着巴洛克有危险不管,该死的,管他什么光明神使,我们死也要和他战斗到底。”安格雷也在大叫,只是他心里也绝望的知道,他们数十个兽化铠武士全部加一起,恐怕都不会给刚刚那个光明神使造成一点困扰。

    而且,最关键的是,巴洛克奔跑的度太快,已经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绝望,第一次涌上所有人的心头,他们不知道,巴洛克究竟能不能脱离危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