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章 兽族的内部事务
    白袍大祭司的去世,令整个兽族陷入哀伤。()聚集在奇迹之谷的兽人族长,勇士,英雄,长老们,一个个泪流满面,在萨满们的指引下,依次进入先祖殿堂拜祭。而当席琳和希尔达抱着巴洛克的两个孩子,也走进先祖殿堂的时候,一些兽人开始骚动,甚至是愤怒。

    席琳是人类,巴洛克的两个儿子也是人类表征,什么时候人类居然敢踏入兽族的神圣殿堂?某些保守固执的部落酋长,长老们开始抗议。席琳和希尔达抱着孩子,感觉有些无措。巴洛克走到她们身边,将老大诺雷罗和老二努埃尔全部抱在怀里,转身走进中央的祭坛。几个老兽人酋长大怒斥责:“巴洛克,别以为你是一个萨满祭祀,就敢如此亵渎我们的先祖祭坛,将你的人类儿子拿开。他们只会玷污我们的祭坛,会令先祖蒙羞。”

    巴洛克冰冷的眼神看了看口出狂言的老兽人,那个老酋长仿佛被掐了脖子,突然不做声了。因为巴洛克的眼神令他生出了恐惧……就仿佛精神那一刹那间崩溃。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动,如同傻了一般。

    只是一个教训,巴洛克才不会因为他年纪老就轻易放过惩罚。图腾兽拉克暗中动了手脚,老东西的魂海遭受了潜在的损伤,回去后逐渐会萎靡,最终无法承担酋长的职责。虽然没有杀了他,但也算完了。

    外人不知道,只是以为老兽人被巴洛克吓住了。而且巴洛克已经抱着两个儿子走到了祭坛中央,他们都闭上了嘴,准备看巴洛克究竟想干什么。

    “我的儿子身上流淌着高贵的霜狼氏族血脉,黑色的头与黑色的眼瞳,是先祖之灵所喜爱的夜空之色。他们是受到先祖赐福的人。即便没有兽人的表征,但他们的血脉永远不会改变。拉达曼大祭司在回归先祖殿堂之前,曾经赐予他们生命祝福。如果谁还认为我的儿子不配站在这个位置,请你们站出来!”

    巴洛克轻轻拨开两个孩子的额头,就见他们各自额头上。一个亮色的六角形印记散白光,与周围的星辰图腾柱交相辉映。毫无疑问,那是只有白袍大祭司才能赐予的生命祝福。此时谁若是再质疑两个孩子的身份,那就等于在质疑拉达曼大祭司。

    抗议的声音全部销声匿迹。席琳满脸的欢喜,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们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因为身份问题受到责难。巴洛克也在微笑,只是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撇了撇不远处的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这个和他一样出色的兽人英雄,面无表情仿佛与他毫无干系。但巴洛克心里冷笑…………那些抗议的兽人,刚才在声之前。可是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凯乌斯。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看来已经开始把他当做劲敌了。好吧,既然我们无法合,我也不会腆着脸去求你,就让我们试试!

    这只是一个插曲,随着祭拜结束,拉达曼大祭司的遗躯被架在高高的木架上,堆满柴火烧化……当火葬仪式完毕,拉达曼的骨灰被收集起来,将会洒在奇迹之谷的大地之上。与整个兽族同在。————火葬是萨满祭祀去世后独有的仪式,他们认为这样将可以与图腾之灵,先祖之灵接触,更容易进入先祖殿堂,普通的兽人通常只是埋入泥土之中便算。

    紧接着就是新任白袍大祭司悉罗的继任仪式。悉罗原本的名声不显,甚至很多兽人的没听过他的名字。但因为他研究星辰图腾阵,并且破解了一部分秘密,创造了【萨满之力连接法阵】,在兽人与人类战斗的过程中,毫无逊色的抗住了人类的军阵。立下了大功。

    霜狼氏族全力支持,即便是白鹿氏族,因为帮助他们抵抗人类卡普林帝国入侵的两位大祭祀,也在战场上使用了悉罗创造的【萨满之力链接法阵】。受到了巨大的助力。即便凯乌斯有些别的想法,也无可奈何,否则被人骂忘恩负义可绝对是荣誉的污点。

    伴随仪式的进行,悉罗萨满站立在先祖祭坛上,所有人都期待着。

    人类信奉光明神系的诸神,精灵信奉精灵女神。巨龙有龙神……众所周知,兽族和另外一个种族【巨人族】都没有属于自己的神明。要知道,拥有神明信仰和没有神明信仰,这二者之间是有着极大的区别。因为神明可以赐予信徒力量,赐予整个族群力量!远不是没有神明的族群所可以比拟,也因此虽然这兽族和巨人族实力都非常强大,族群却在整个索伦大6上地位处于劣势。

    兽族没有神明信奉,他们只能膜拜自己的先祖,以为精神寄托。好在整个文明古老漫长的进程中,掌握了运用无所不在的图腾之力,这才有了立足的本钱。为兽人的最高精神领袖,悉罗继任为白袍大祭司,他先需要沟通图腾之灵,能够展现奇迹,令所有族人信服。否则即便没有人当面指责,他的地位也会受到质疑。

    巴洛克为力挺悉罗的主力,他自然没有丝毫担心,因为最不济他还可以让图腾兽拉克暗中帮忙,想要哄骗兽人还是很轻松的。好在悉罗的实力值得信任,没有令人失望。

    借助先祖祭坛的星辰图腾阵,悉罗诵念咒文,沟通周围天地的图腾元素之力。很快显现出光雾般的漩涡,以悉罗为中心旋转。那光雾附着在悉罗身上,让老兽人须与身上的兽毛如同在光,强大,仁慈,温暖,坚定的力量弥漫,每一个兽人的耳中仿佛听到万千生灵声音的低语……身体仿佛浸泡在温水之中,无比的舒适安闲……!

    当光雾散去,所有陷入短时间迷醉的兽人醒来,全部感觉神清气爽,仿佛年轻了许多。巴洛克有些诧异这种奇特的力量表现方式。虽然白袍大祭司不是萨满巫医,但他的这种光雾还是拥有不逊于巫医的力量。而且非常的温润,祥和,躺在巴洛克怀里的两个小家伙都美美的熟睡,整个大殿内近千人,居然静谧非常。非常顺利,悉罗成为了大祭司,不会受到任何人的质疑。

    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各个氏族部落的兽人们彼此交流会聚,商讨着兽族的大事。巴洛克也让安格雷等人去联络拉拢一切力量,因为白鹿氏族的那帮人早就在这么做。好在战熊氏族和霜狼氏族关系亲密,兽族两大部落联合的力量稳稳的压过白鹿氏族和他的同盟。

    过几日兽人们就会各自散去,巴洛克也不准备在奇迹之谷久留,在离开前,他和老萨满们交流关于萨满力量的心得,一点点推敲心中的疑惑。可惜拉达曼大祭司已经去世,其他萨满给他的帮助并不大。

    巴洛克在拉达曼没有去世前的那段日子里与他交流了许多,对萨满之道的理解更加深刻。只不过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他所走的萨满之道已经完全与众不同,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萨满之道,而是他野心勃勃的另一只渴望————【成神之路】。

    拉达曼大祭司其实已经触摸到了这条路的边缘,可惜天启教廷的玛尔古斯教宗出现,令其刚刚出现一点蜕变的力量耗光,甚至因此伤到了本源,而最终饮恨离世。巴洛克则因为他魂海内的紫电力量,还有图腾兽拉克的奇妙变化,使得他比老兽人走的还要远一些。但也更令他警惕,毕竟……巴洛克深深的怀疑玛尔古斯诡异的出现在北方冻原, 拼着受重创而令拉达曼刚刚凝聚的一丝丝神性崩溃,这不能不令人怀疑戒备。

    拉达曼告诉了巴洛克一个秘密,当年兽族第一勇士【冒顿】是死于人类八个神使的围攻剿杀。究竟冒顿拥有多么强悍的力量,以至于需要八位神使联合才能杀掉他?巴洛克可是知道的…………老希伯来顿狼亚伯拉罕最强大的时候,即便黄金巨龙王也不是其敌手。但后来仅仅是一位神使出手,便即将亚伯拉罕重创。实在无法想象,冒顿的力量究竟是如何得到?

    巴洛克和拉达曼的观点相同,他们都认为,冒顿很可能即将踏入神明的殿堂。就差那一脚的时刻,被教廷神使击杀,最终饮恨。那么也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是人类的神明在阻止冒顿的成神之路!

    这种事情很好理解。索伦大6就这么大,多一个神,也就代表其他的神明少一份信徒的信仰。所以任何想要插一脚的,都会遭受其他人的攻击。

    巴洛克已经知道自己一生最大的危机是什么了!如果他想要走的更远一些,毫无疑问,所谓的神明,是他终究无法避开的障碍。

    他没有任何沮丧,反而野心勃勃。毕竟前世和今生两个灵魂都是最普通的人,如今居然有了踏足成神的希望,他总需要去为之拼搏。

    人类的天启教廷就是最好的例证,巴洛克想着究竟该怎么将萨满长老会逐渐影响演变为兽人的宗教!这一点他的经验绝对独一无二————前世地球上的宗教之繁杂混乱,严谨与悠久,是区区索伦大6这个异界所根本无法比拟的,巴洛克有信心凭借哪怕最浅薄的一点见识,来建立属于自己的宗教!或许,自己以后应该称为【兽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