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九章 逝去,与新大祭司
    巴洛克带着女人和儿子在奇迹之谷暂时住下。n∈,他的威名早已传遍整个北方冻原,受到无数兽人的尊崇。如果不是他和悉罗等大祭祀总是终日躲在屋里研究星辰图腾阵的秘密,再不就是和拉达曼大祭司密谈一整天。那些崇拜他的年轻兽人们,早就蜂拥而来——————霜狼大部落的军团已经向整个冻原的所有兽人部落出号召,号召他们来加入军团,共同在最前线与人类厮杀,磨练自己的意志和力量。这样一只战绩赫赫,威名令人类惊惧的军队,是每一个年轻兽人所梦想加入的。

    见不到巴洛克, 希尔达和席琳就成了兽人们纷纷邀请的尊贵客人,还有巴洛克那两个人类表征,却有着独一无二黑色眼瞳,头的儿子。

    虽然席琳是一个人类女子,但在这里并未受到任何歧视。这一切都是白袍大祭司拉达曼所带来的改变,他赐予了巴洛克两个儿子以生命祝福,并且亲自为他们取了名字。这件事情影响深远,因为生命祝福是兽人的精神支柱【白袍大祭司】最纯粹,最美好的祝福,同时也是对继任者地位的承认。普通的兽人只知道连大祭司都认可了巴洛克的两个儿子和他们的母亲,那么其他的兽人如果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就是在质疑与冒犯拉达曼大祭司。毫无疑问,这种事情是不可原谅的,毕竟,整个兽族也就只有一个巴洛克敢于和奇迹之谷对着干。

    七月,正是北方冻原上气候最温和的季节,各个部落,无分大小,所有的部落族长,氏族酋长,兽人英雄们,6续开始向奇迹之谷赶来。普通的兽人没有察觉到,整个奇迹之谷气氛悄无声息的在改变。变得越来越凝重,隐隐透着一股哀伤。

    只有地位崇高的氏族酋长。萨满祭祀们才知道将要生什么事。至于其他的小部落族长和勇士们,他们只是跟随而来,并不知道此来的目的。但随着大批兽人汇聚,即便是最憨傻的兽人也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压抑。

    巴洛克和仅存的四位大祭祀已经全都放下了手中事情。他们终日跟随在白袍大祭司拉达曼的身旁。因为拉达曼的精神已经非常萎靡,是强打着精神在接受兽人们的拜见。巴洛克万试万灵的萨满巫医力量,对大祭司毫不起用。老兽人油尽灯枯,已经到了回归先祖殿堂的日子。

    随着奥尔图大族长带着霜狼部落里几乎所有勇悍的兽人赶来,东方的凯乌斯带着白鹿氏族的勇士们赶来。整个冻原上的兽族部落全部聚齐。这样的盛会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出现,大酋长们全部进入了先祖祭坛所在的殿堂,余下的人都守在外面,数千人沸沸扬扬交头接耳,嘈杂一片。

    穆鲁再一次留在养马地,统帅已经扩张到七个万人队的霜狼大军看家。巴罗坦他们那帮苍狼部落的兄弟全部到齐,就连两个被巴洛克看重的小家伙【乌撒德】和【塔希尔】,也因为巴洛克的特意要求而跟随前来。也不知道大酋长和祭祀们躲在先祖祭坛内究竟要商谈多久,闲极无聊,安格雷忽然提议:“巴洛克的孩子出生好几个月。我们还没有亲眼看看,不如我们去拜访席琳夫人?”

    大家立刻赞同的叫好,随便询问了一个萨满祭祀学徒,准备带着去往席琳的住处。他们刚要离开,忽然旁边一群聚集的兽人中,某个家伙讥讽的说道:“哼,一个人类的杂种有什么好看的?为兽族的萨满祭祀,居然和人类生下崽子,简直侮辱我们的先祖之灵。”

    这个兽人的声音不大,但刚好足够周围几圈兽人听清。陡然一阵寂静。所有的目光都向这里看来,因为他们意识到,有什么事情要生了!

    安格雷他们全部停了下来,刚刚还面带笑容。此时尽都阴沉。那个为他们带路的萨满学徒打了个寒颤,慌忙劝解,被安格雷轻轻推到了一边。

    “你是谁?”安格雷走到那个说话的兽人面前,平静的问道。

    “白鹿氏族,象雄部落的乌多萨。年轻人,有什么事么?”这个兽人和两米多的安格雷比起来并不高。但却格外雄壮。站在那里仿佛一把粗大的铁锤,浑身肌肉虬结,充蕴着爆力。仰着头,哼了一声,对安格雷说道。

    “是个兽人汉子的话,咱们两个决斗一场,生死勿论。决斗方式你来选择,敢不敢接受?”安格雷的话一落,周围一片哗然,就连叫乌多萨的兽人也有那么一刻错愕。

    兽族之中因为纠纷而决斗的事情很普遍,但通常也仅仅是分出胜负便是了,哪怕是筋断骨折受伤严重,通常也不会伤害性命。除非是有生死大仇,才会提议生死决斗。乌多萨不过是嘲讽了几句,充其量说的难听些,但安格雷上来就要生死决斗,不能不令人吃惊,甚至有人感觉他小题大做。

    “年轻人,乌多萨不过是说了几句无心的话罢了。你要生死决斗,不认为太过分了么?而且乌多萨的话也没有说错,怎么只准你们霜狼部落的人做,还不准别人说了?”乌多萨身旁的另外一个兽人开口,瞪着安格雷喝道。这个兽人年纪稍长,身上遍布疤痕,是一个久经战场的勇士。

    “别像个娘们,要么就接受生死决斗,要么就给我把说出的话吞回肚子。如果是害怕,那么你们两个一起上,敢不敢?”安格雷不耐烦的暴喝。

    乌多萨和身旁的那个勇士大怒。兽人大多脾气暴躁,这就要冲过来教训安格雷,安格雷身后的兄弟们不甘示弱的向前。虽然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动刀枪,可是气氛剑拔弩张,眼看就要爆。

    噗通,噗通……一阵巨响,对峙的双方突然感觉天黑了,抬头一看,居然是一只小山般的比蒙巨兽冲过来,巨大的双臂轻扫,将他们强硬的推开。站在比蒙巨兽头顶的豢兽师怒道:“在神圣的先祖祭台外打架,你们心里还有没有对先祖之灵的虔诚?”

    “塞巴斯图阁下。是白鹿氏族的乌多萨先冒犯我们的巴洛克萨满,像个娘们似的在背后说坏话。我向他提出生死决斗,可是这些娘们又不敢接受,只会凭借人多来打架。我们只是被迫反击而已。不信您可以问周围其他部落的兽人弟兄们。”安格雷一脸的无辜,嘴里的话却阴损无比。他认识这个比蒙豢兽师,正是普洛托亚的叔叔塞巴斯图!

    “对,安格雷说的没错,我们都亲眼看到了经过。”蛮熊氏族。咆哮部落的诺尔特加,也是普洛托亚的表弟最先带着族人粗咧咧的说道。因为普洛托亚的关系,他们自然向着安格雷。

    “你给我闭嘴。”塞巴斯图狠狠瞪了诺尔特加一眼,让这个大咧咧的家伙禁不住缩了缩头,不太敢说什么。毕竟塞巴斯图也是他的长辈,而且他的那个比蒙巨兽太恐怖,远不是诺尔特加敢面对的。

    “你们要拼个你死我活,出了奇迹之谷随便,在这里,都给我安分些。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塞巴斯图带着比蒙走开了,留下兽人们呆。一场决斗没了,有些扫兴。

    谁都不服气,但谁都知道不能在这里给各自的老大惹麻烦,所以无论是安格雷还是乌多萨他们,都克制住了。只不过彼此的关系算是恶劣了下来————巴洛克和凯乌斯现在还没意识到,手下家伙们口角之争引起的关系恶化,最终会给整个兽族内部带来一场混乱和损失。

    ………………分割线………………

    拉达曼大祭司已经无法站起,他的精神萎靡,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巴洛克需要站在他身边。随时用萨满巫医的力量支撑着让他多坚持一会儿。悉罗萨满就站在另一边,他身上已经披上了白色的兽袍,那是白袍大祭司的象征!

    这么些天来,巴洛克和拉达曼密谈了许多次。该说的事情也都说完。巴洛克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最终决定放弃白袍大祭司的位置。————尽管以他的天赋和实力,还有功绩,尤其是年龄的优势,是最有资格继承白袍大祭司位置的。但有一点巴洛克无论如何做不到,那就是身为大祭司。一生都需要守护在先祖祭坛旁边。而先祖祭坛已经固定下来,几乎不能远离奇迹之谷。他可不想被困死在这里!

    巴洛克推荐的悉罗萨满,因为他现这个老家伙拥有宅男的潜质。给他星辰图腾阵,悉罗甚至能够数个月躲在自己的石室内研究。一步不出。这样的人应该很合适吧?况且悉罗和巴洛克的关系很好,成为大祭司之后,也对霜狼部落最有利。

    拉达曼有些失望,但也知道不可能让巴洛克一辈子困在奇迹之谷。征求了其他的萨满祭祀们的意见,加上就连帕里夏大祭祀也推荐悉罗继任。最终拉达曼做出了决定。

    最后的时刻,拉达曼已经说不出话来,他那张遍布皱纹,几乎被兽毛覆盖的脸上,带着慈和的笑容,看在每一个站在面前的兽人酋长,英雄,萨满……!嘴角哆嗦着。巴洛克握住了他的手,一股精纯的力量传过去,让拉达曼艰难的说出话来:“我的孩子们,兽族复兴的希望都在你们身上。你们要相互友爱,让先祖的荣耀……再次……现世……。”

    老兽人死了,他的手兀自前伸,仿佛在为兽族指引方向。所有的兽人痛哭失声,跪倒在他双目无神,却仍然带着一丝笑容的遗躯旁。活了近千年的老兽人,是整个兽族的精神支柱,他的去世,令所有人有一种突然间孤独凄苦的感觉。

    所有的萨满祭祀齐齐为逝去的老兽人吟诵萨满咒文, 巴洛克暗中对在周围游荡的图腾灵兽之体的拉克示意……。

    先祖祭坛上的六根图腾柱忽然开始散耀眼白光,伴随弥漫的光雨,一头神骏的苍狼光影在殿堂上方显现。

    “先祖之灵来接送拉达曼大祭司,他们将共同返回天上的先祖殿堂。”巴洛克的声音淡淡的说着,整个大殿内的兽人都听得到。

    巨型苍狼光影围绕拉达曼的遗躯旋转一圈,然后陡然冲上穹顶爆散为漫天光雨。所有兽人被这一幕震撼,纷纷虔诚的祈祷。巴洛克和拉克同时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信仰之力越强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