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八章 白袍大祭司的生命祝福
    这是一座宏伟的大殿,矗立在光明山,神殿建筑群的最顶端位置!圆形穹顶上是大6最优秀的匠师勾画雕刻的繁杂华丽的图案,讲述的是诸神创世的伟大功绩。()如果是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或许会展在这些雕刻图案之中,隐藏着一层层法阵纹络。如果是夜晚星空之下,伴随着星光和月明,那法阵会散出阵阵律动,让整个穹顶幻化出如同真实夜空繁星般的模样,煞是令人震撼!

    这座光明山上最宏伟的大殿,居住的自然是教宗玛尔古斯冕下。此时侍奉教宗的侍从神父们都站在大殿外,谁都没有进入其中。而大殿之内,教宗玛尔古斯坐在黄金铸造的宝座上,面无表情,和跟前的一个站立的人对视着。

    那个人全身裹在黑色的斗篷里,看不到他的脸,只是能够从斗篷内透射出的两道锐利目光,得知此人的不简单。他们两人似乎因为某些事而起了争执,彼此僵持许久。

    “教宗冕下,我要做的事情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而您却不想满足我的一些小小的要求,这令我很为难。我还是坚持我的要求……您如果不答应我的条件,那就不会有什么神迹。”这个蒙面人轻佻的说道,很是淡定,仿佛认定教宗不会不答应似的。

    “拉蓬摩尔,为一个神使而为了卑微的利益讨价还价,你难道不感到羞愧?”玛尔古斯教宗冷然道,他的脸色白的不正常,很显然遭受的重创远没有恢复好。

    “玛尔古斯,不要在我面前摆出你虚伪的嘴脸。光明神选择你为教宗,而让我来担任所谓的神使。虽然听起来我比你尊崇,但谁都知道我需要付出的代价比你要多得多。”蒙面人拉蓬摩尔讥讽的嘲笑:“第一次,阴魂不散的老希伯来顿狼亚伯拉罕死了,我们知道他的气息彻底消散。如此大敌之所以最终湮灭,是因为我借了神明的力量,将其重创。令其再难恢复。”

    “第二次,东部荒原丘陵的巨人之王戴达洛特死的不明不白,那是因为我借助神明的力量偷袭重创所致。第三次,你游历大6未归。而三只巨龙偷偷潜入了光明山,差一点攻破【巴伐利亚谷地】的天穹防护法阵,是我借用了神明的力量,将其全部击杀,保住了教廷的核心力量。”

    “你的力量属于你自己。而我的力量却是借用的神明之力,虽然听起来我好想强大的多,光荣的多。可是谁知道我是以透支生命为代价的?对神明来说,我只是一件工具,用坏了可以再换,你们谁都没有真正的在乎过我的感受。所以别用那一套虚伪的话来对付我!我的生命力量已经不多,或许再有一次借用神明之力,就会油尽灯枯而死。而我在家乡还有自己的族人和亲属,想要我付出生命为代价,那你就要表示足够的诚意。”

    玛尔古斯阴沉着脸。瞪视面前的拉蓬摩尔。但他从神使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是不在乎,是啊,一个很快就要死的人,又有什么是他畏惧的呢?拼命的抓住任何机会为自己的亲人族人争取好处,本就是人之常情。

    “拉蓬摩尔,我可以给你的家族十万金币,还有大片肥沃的土地,足够他们挥霍的了。至于你想要的一个王国……哼,不可能。”玛尔古斯教宗之所以怒,是因为他感觉拉蓬摩尔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想要为他的族人争取统治一个王国。开玩笑。一个用完就扔的工具而已,根本不值得如此付出。

    “我的条件就在那里,您看着办。如果您不答应,那么也休想让我出手对付兽人!”神使拉蓬摩尔笃定的哂笑。悠然道:“哦,听说兽族出了两个伟大的英雄,叫巴洛克和凯乌斯对吧?呵呵,最近两场大战,都是咱们人族败了,而且输的挺惨。听说伊文捷琳的军队近乎全军覆没。奥德里亚都被人夺取了五个行省的土地。加上南面的巨龙一族更大的威胁……啧啧,这种时候是很需要可敬的教宗大人站出来安抚躁动情绪的。可是伟大的玛尔古斯冕下被一个老兽人给重创,而且看起来伤的挺厉害,远远不是一两年就能完全恢复的。哎呀,这可该怎么办?”

    神使怪腔怪调的话让教宗几次压服不住怒火,可是他身上的伤势很重,牵动之下,嘴里涌出了一口鲜血。艰难的咽下,不动声色。沉默许久,他才不得不答应了神使拉蓬摩尔的条件:“我答应你,会给你的家族一个王国。但是你要记住,拉蓬摩尔,兽人的巴洛克必须要死。如果你做不到,你的家族什么都得不到,而且我还会将他们已经拥有的全部剥夺。”

    “这是我的问题,不需要你担心。以光明神的名义起誓吧,玛尔古斯冕下……我对您的信誉还真是有些小小的担心。”拉蓬摩尔督促道,他必须给玛尔古斯套上枷锁。否则万一自己击杀了兽人巴洛克,而耗尽生命力量死去。教宗再突然反悔的话,可哭都没地方哭!

    玛尔古斯阴沉着脸以光明神的名义下了誓言,拉蓬摩尔很满意。不再多呆,转身离去。他也仅能完成此次任务,然后就会死去,自然要为家族多多争取利益。

    神使离去没多久,等候在大殿外的侍从神父走了进来,教宗的心腹梅茵沃林神父地位最高,他走上前躬身:“冕下,静候您的吩咐。”

    “挑选合适的五个人选,从今天起进入神使祭坛。”玛尔古斯说道。拉蓬摩尔这次去击杀兽人巴洛克,他也会耗尽力量而死。是时候准备下一次神降仪式了。好在所谓的神使属于消耗品,否认若个个都像拉蓬摩尔这么贪得无厌令人厌恶,玛尔古斯能被气死。

    “谨遵您的吩咐,冕下。”梅茵沃林恭敬的回复,然后离开。玛尔古斯继续吩咐其他的神父任务,忙碌一番之后,所有人离去,神殿圣骑士们重新关闭了大殿,在外守护。玛尔古斯拖着伤病的身体,虔诚的伏在大厅中央的光明祭坛之上,开始了漫长的修复过程!——————无论如何没有想到那个该死的老兽人拉达曼,其力量之中居然拥有了一丝神性,虽然极其微弱,但也不是玛尔古斯所能对抗的。加上他又大意轻敌,受的伤更加沉重。若不是身上佩戴神器保护,恐怕都不能活着逃回光明山。

    好在老兽人耗费光了所有力量,已经油尽灯枯,活不多久。但那两个突兀崛起的年轻兽人巴洛克和凯乌斯,不得不令玛尔古斯重视。教廷的大部分力量都被巨龙一族,还有蠢蠢欲动的巨人族牵制,暂时抽不出太多力量去对付兽族。那就只能采取斩行动,击杀了兽人的领袖,令他们重新陷入混乱。争取了时间之后,在去慢慢对付。

    拉蓬摩尔借用神力只能再施展一次了,就需要在巴洛克和凯乌斯之间选择一个人。没有任何犹疑,教宗选择了巴洛克。原因很简单……能够一场大战击杀了九个教廷裁判所的黑衣修士,这样的年轻人,其实力令人不得不戒备,还是早根除的为好。

    ……………………分割线……………………

    巴洛克并不知道致命威胁的逐渐逼近,他正带着女人和孩子去见拉达曼大祭司。还是那间普通的岩壁洞穴,老兽人并未走出,而是在洞内微笑着等候。

    巴洛克第一眼看到拉达曼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上次见拉达曼的时候,这个老兽人满脸皱纹,干瘦矮小仿佛一阵风就能刮跑。可是此刻他居然变得高大了许多,身体健壮,肌肉扎实如同壮汉。气色完足,根本不像是要死的样子。

    拉达曼没有解释什么,笑呵呵的道:“啊,我们的英雄来了,还带来了他的孩子。太好了,快让我这个老家伙看看。”希尔达急忙将手中抱着的老大递给大祭司,席琳有些拘谨,但巴洛克握了握她的手,给了她一些勇气,也抱着老二走过去。

    “呵呵,多么可爱的小精灵啊!虽然他们是人类的外貌,但是毫无疑问,这是巴洛克的血脉。”大祭司一只手臂抱着一个孩子,最开始也对两个孩子的黑头黑眼睛感到诧异。但也仅此而已,他并未感受到任何所谓的邪恶气息。反而透过大祭司的神秘力量,能够从两个孩子的身上感受到与巴洛克一脉相承的血缘关系。是巴洛克的孩子确凿无疑。

    “大祭司,我的孩子们还没有名字,希望您能赐予他们这个荣幸,给他们起一个名字吧!”巴洛克忽然说道,但老兽人没有丝毫惊讶。因为从巴洛克抱着孩子来的时候,他就预料到这一点。

    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哈,我还要多谢你给我这个荣耀呢,巴洛克,这两个孩子会是最杰出的人。既然你不介意,那么我就给他们起一个名字吧。”

    老兽人稍微沉吟,开口道:“老大就叫诺雷罗,老二就叫努埃尔!以天空之灵,大地图腾,先祖在6上的代言人,白袍大祭司的名义,我赐福于你们……!”老兽人轻轻的吻了吻两个孩子的额头,一点温和的光芒在婴儿的额头散,随即融入其中!这正是巴洛克所求的,来自白袍大祭司的生命祝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