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六章 高贵血脉
    苏珊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已经在部落内部流传着某些不好的流言。¢£,因为那个孩子是人类也就罢了,而且还是黑头黑眼睛,如同深邃的夜空。要知道索伦大6上还从来没有哪个种族是黑头黑眼睛的,这种未知的情况甚至令人感到不安。

    苏珊的孩子在刚生下来没多久,就被魔法师萨瓦季和卡玛大婶一起,带领众位兽化铠战士,强行闯入汉莎大公府带走。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危险,甚至带走孩子的时候,苏珊身边的那些人齐齐松了口气,仿佛甩掉一个沉重的包袱似的。

    据卡玛大婶说,苏珊刚刚生产完,在看到自己的孩子的模样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本来就曾经疯过一次,现在受到如此大的刺激,再一次了疯。口中不停的叫嚷:“这不是我的孩子,这不是我的孩子……巴洛克……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

    当听到卡玛大婶的讲述,巴洛克沉默了很久。别人都会或多或少生出疑窦,只有巴洛克很清楚,这个孩子绝对是自己的血脉,因为他另外一个灵魂的前世,正是黑头黑眼睛的血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灵魂穿越还能影响到基因,但毫无疑问,苏珊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

    当然,苏珊也仅仅是在男女?关系上忠诚,她为了权利而与圣女勾结,所做的那些事害死了数百兽人战士,巴洛克无论如何不会轻易原谅。没有伤害苏珊,已经是看在往日的情分,还有怀中的这个可爱的小精灵面上。

    已经过去了多半个月,席琳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两人在房间里,一人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家伙,场面温馨。刚生下来的孩子已经不是那种皱巴巴的丑模样,裹在柔软的毯子里,肥嘟嘟白嫩可爱。

    或许是血统的原因,两个小家伙分外精神。已经两个多月的苏珊生的儿子。如黑宝石般的眼睛清澈如水,时不时伸出伸出粉嫩的小手无意识的抓一抓巴洛克脸上柔顺的绒毛,嘴里出‘呀呀’的声音,仿佛在笑。

    在经历了苏珊生孩子的过度。席琳很显然对自己生出一个黑头黑眼睛的儿子没有太过惊慌。而且巴洛克也非常的喜欢,简直可以说欣喜若狂,恨不能天天将两个婴儿抱在怀里。此时的他一脸慈爱,根本看不出他的凶残本性。

    “巴洛克,该给他们起个名字了。这么久了,不能总是老大,老二的叫着。”席琳说道,她正在给自己的儿子喂奶,她的身体很健康,奶水丰富,是以巴洛克干脆让席琳将老大也一起喂奶。如果奶水不够的话,再让别的哺乳期的女兽人来喂。

    “嗯,我知道,但要再等等。等奇迹之谷的消息。”巴洛克逗着自己的大儿子,回道。

    “你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为什么还要等奇迹之谷的消息?难道萨满祭祀们因为这俩孩子的血统问题……有不同的意见?”席琳突然有些担忧。毕竟这两个孩子没有继承兽人的血统,而全部都是人族的表征,不能不让她有些担忧。

    “我的孩子,无论是兽人还是人类,他们都是这个大6最高贵的血统,没有之一。奇迹之谷的老家伙们也不是白痴,这种时候他们不敢得罪我。”巴洛克哂然一笑,毫不遮掩自己的自傲高傲之情:“你知道的。老大老二因为不是兽人血统,所以他们无法在将来继承我的地位,成为兽族领袖。但这不代表他们不可以拥有权力,因为他们的父亲是我。兽族唯一的萨满巫医,最强大的萨满祭祀,最伟大的英雄,没有之一。我会为他们铺路,将来,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荣耀如国王。”

    巴洛克就像在吹牛。但席琳却从他眼神中看出了认真,知道他不是在吹嘘,而是真的在如此想。身为母亲,席琳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拥有更多。

    “有的事情我不能多说,但应该快了,很快奇迹之谷就会有消息传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巴洛克说道,孩子睡着了,他轻轻将其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吻了吻席琳和她怀中的老二,温声道:“你也休息一会儿,我要去做事了。”

    房门打开,希尔达和卡玛大婶端着陶罐走了进来。“席琳姐姐,吃饭啦!”

    这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希尔达或许不是最聪明的,但她却知道席琳在巴洛克心中的重量。甚至坦白了说,是她抢了原本应该是席琳在巴洛克身边的地位。希尔达不想因为这样的原因,造成巴洛克对她的观感变差。所以她在得知席琳生了孩子,也急匆匆的赶来山麓城堡,和卡玛大婶一起照顾席琳,令巴洛克很是感动。

    女人们凑在了一起,也就没有了巴洛克什么事。他笑着走出房间,穿过山腹的岩穴通道,来到了灰矮人的山中王国。已经都熟悉了,巴洛克和路上遇到的灰矮人们熟稔的打招呼,转过一条条岩穴通道,向山腹深处走去。沿途逐渐僻静,在密如蛛网的地下,如果不是这条路线做出了标示,或许他早就迷路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来到一处显然是新砌筑的铁闸门前,一队灰矮人和一队兽人战士在这周围常年巡逻警戒。看到巴洛克,他们行礼后,灰矮人队长和兽人队长各自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铁闸门上的两把巨锁,推开厚重的纯铁闸门,巴洛克自己走了进去。其他人重新锁上铁闸门,在外面继续警戒。

    这里就是最深处的岩穴大厅,那个封印黑暗力量的完全版【星辰图腾阵】就矗立在里面。虽然已经再次封印,里面的地穴妖精和邪恶存在无法出来,可巴洛克和撒阿丁族长还是万万警惕。要知道破坏星辰封印很容易,只需要从那六根秘银柱的任何一根中间,抽出生命之树树芯图腾柱就可以。人心难测,谁知道地下的黑暗存在有没有能力影响到外面的人,万一某个灰矮人经过这里被黑暗力量腐蚀,破坏了封印的话,那样灾难又会重新爆。不得不防,所以才会砌筑了一道数千斤的铁闸门锁住,轮番驻守两只巡逻队,两把钥匙分开,以防万一,好在这一年多来什么事都没生。

    走进岩穴大厅,里面的图腾阵六个角上的秘银柱散着淡淡的光泽,即便在室内黑暗,也被照耀着一层银芒。巴洛克取出羊皮卷,走到最后一根秘银柱旁,对照上面的【索契文】,开始一字字的抄录拓印。随着那字符落在羊皮纸上,隐隐的索契文字散出极淡的微光。他已经忙碌了多半个月,其他五根秘银柱上的索契文都抄录完毕,这是最后的一根。

    代表兽族辉煌的【索契文字】在索伦大6上消失了,极其诡异。任何种族,任何记载都没有了,甚至没有人听说过这种文字存在。如果不是躲在地底近万年的灰矮人突然现世,恐怕这个谜团还会继续埋在鼓里。即便如此,巴洛克和席琳,当初还有苏珊,一起向撒阿丁族长学习索契文。只有巴洛克学会了,而席琳和苏珊学了一些字符后,睡过一觉然后就忘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接触过似的。

    接连几次这种情况后,苏珊和席琳被吓到了,感觉就像是一种诅咒之力存在,不敢再去学习。只有巴洛克不受这种诅咒影响,而且他学的非常快,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以前因为事务繁杂,没有空闲,现在趁着来陪伴苏珊和两个儿子的机会,他准备好好的探究探究这种神秘的文字。顺便也将那完整的星辰图腾阵誊录下来,回去和悉罗一起研究研究,或许会有巨大收获。

    一张羊皮卷很快写满字符,全都散着淡淡的微光…………索契文字很神奇,某种特定情况下会光,这是巴洛克偶然间现的。而且也只有他书写的文字能够如此,老灰矮人撒阿丁写了一辈子,也没有这种情况出现。究其原因,谁都不清楚。

    但巴洛克有所隐瞒了,因为他现,在自己运转萨满之力的时候写字,萨满之力居然能够透过笔尖注入到书写的文字当中, 造成了这种神奇。他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总感觉一旦戳破了这层隔膜,会有巨大收获!

    终于抄录完毕,巴洛克长舒一口气,将羊皮卷收起。耳边若隐若现的有一个声音从地下传来,不停的回响,呼唤他。

    巴洛克嗤之以鼻……地下的黑暗力量还是不死心,居然还能够穿透星辰图腾阵传递,看来还是因为丢失了一根生命之树树芯图腾柱的缘故,替补的那根只是一截生命之树的普通枝干,其力量不够精纯,才会有如此小小的漏洞。好在外面的巡逻护卫距离此处足有数百米远,而且他们的精神力也无法与巴洛克同日而语。巴洛克能够感受到黑暗力量的呼唤,那些大咧咧的兽人和灰矮人根本什么都听不到。想必地底下的黑暗存在也会气的疯吧?

    重新关闭岩穴大厅外的唯一一处入口,那是另一道钢铁闸门,只有巴洛克有钥匙,锁死后,走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