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二章 布克雷德的舞台
    奥德里亚二皇子布克雷德殿下在征得统帅穆鲁的同意后,进入了其中一个人类战俘营。¢£,

    改变目前恶劣处境的时刻到了,究竟能不能获得这三万五千多战俘的效忠,是一切的关键。只有成功收服这些俘虏,他手中才能拥有足够的实力回奥德里亚去和妹妹维塔西雅争夺皇位。

    布克雷德很有自信,甚至忍不住在心中感谢教廷元老会的元老们。感谢他们抽调走了奥德里亚精锐军团的近乎所有主力士兵,令圣女和罗克萨纳不得不重新征召士兵组建新军。不可否认罗克萨纳是一个天才统帅,他仅用半年就将数万大军操训的丝毫不逊于那些老兵。即便最终败给了兽人,也不是他的过错,而是巴洛克和他手下的神秘力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有一点却是圣女和罗克萨纳无论如何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效…………士兵的忠诚!

    大部分的士兵都是新兵,想要让他们立刻如同老兵那样信念坚定,根本不可能。或许在大战之前,新兵们还意志坚定,不会因为一些蛊惑而动摇。但当他们惨败给兽人,成为俘虏,对前途一片渺茫恐怖的时候,布克雷德的出现无疑成了他们最后的稻草。

    人类的心理很奇怪,他们在彷徨绝望时候,突然看到了一点曙光,哪怕知道那点光很可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但他们总会给自己找到一千个理由说服自己,进而如同自我催眠般……心安理得的做出最合乎自身利益的选择。

    布克雷德召集了战俘营内的所有数千战俘,向他们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立刻有知道内情的士兵露出不以为然之色,甚至某些硕果仅存的老兵还很不屑。他们可是知道布克雷德的为……说白了就是兽奸!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些人会在心里骂我是兽奸,居然向兽人投降寻求庇护。但是我想请你们在骂我之前听一听我的解释,如果你们认同我,我哪怕拼着激怒兽人统帅,也会将你们带入我的麾下,为了奥德里亚皇族的荣耀去战斗。如果你们不认同。那我也会为你们求情,争取让奥德里亚帝国拿钱来赎回你们。”

    战俘一片骚乱,他们本已经绝望任命的心中重新生出希望……或许,还有救。渐渐的。所有人静了下来,全部看着布克雷德,准备听他怎么说!

    布克雷德带着一丝哀伤,面不改色的开始诉说自己编造了数日,才消除所有漏洞的谎话:“或许你们都知道。我在投靠兽人之前,曾经在杜隆皇都与我的哥哥,大皇子弗隆那索糜战了许久。外面都传言,我是在与哥哥弗隆那索争皇位。因此不惜造成帝国内乱,死伤了无数子民,我们两人罪大恶极,不可饶恕!”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真相。我确实想要获得更大权力,但在这之前我先是一个皇子,弗隆那索恶毒的杀害了我父皇安东尼皇帝陛下。那种时刻我哪怕明知与弗隆那索战争会有最坏的后果。还是毫不犹豫的向他宣战。最终我们彼此两败俱伤,而我的妹妹维塔西雅公主,这时候站了出来,在教廷圣女伊文捷琳的支持下,杀死了弗隆那索,我被迫逃走。这就是你们所知道的一切,可是这只是表相。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都可以轻易逃脱,而大皇子弗隆那索却会轻易被抓和杀死?为什么我们糜战了数月,而我的妹妹维塔西雅仅仅站出来表露身份。我们的军队就几乎全部向她臣服?为什么维塔西雅成为了女皇,可是帝国组建的军队却由罗克萨纳一手统帅?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罗克萨纳已经投靠了教廷,效忠与圣女伊文捷琳。也别告诉我你们忘记了帝国最精锐的军团士兵大部分被教廷抽调走了,而你们只是新召集的新兵。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天启教廷高高在上。他们从来不理会凡俗国度的事,为什么却如此放肆的干涉我们奥德里亚的内政?”

    即便最笨的士兵也被布克雷德说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是啊,教廷高高在上,据说是从不插手凡俗国家事务的,怎么伊文捷琳圣女却驻跸在杜隆皇都不走。而且还肆意征调帝**队。甚至就连他们进入草原和兽人战,也不是奥德里亚朝廷的命令,而是教廷的号令。这其中究竟有什么问题?

    布克雷德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其实他心中很清楚,这些话如同废话,只是一些铺垫,接下来的才最主要。而眼前的士兵也只不过是在主动的被布克雷德催眠,寻求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为自己的生命做出理智的选择。

    “我被这些疑惑困扰,好在帝国境内还有许多忠心与我的人,他们为我潜伏下来,四处打探消息,最终我现了真相。原来,我们奥德里亚动荡的一切,都是伊文捷琳圣女的阴谋!”

    有史以来,还没有人敢于如此明目张胆的指控天启教廷的高层人员,布克雷德的话震惊了所有人。现场出现了寂静,只有布克雷德激动的大吼声。

    “请光明神原谅我,但我还是要说,奥德里亚帝国生的所有一切都是伊文捷琳圣女的阴谋!是她……暗中挑起了弗隆那索的野心,让我的哥哥做出了弑父的恶行。然后让我们兄弟自相残杀,当我们元气大伤的时候,她又控制了我们的妹妹维塔西雅公主为傀儡,站出来指控我们的罪行。迅掌控局面,而且立刻杀死了弗隆那索毁尸灭迹,这样她的阴谋就谁也不知道了。只有我是伊文捷琳谋划的漏洞,她没料到我会投奔兽人。但那都无关大局,因为最终伊文捷琳暗中掌控了我们的帝国,她终于可以为所欲为。抽调帝国最精锐的士兵,让奥德里亚军队战力大减…………甚至如果那些主力精锐还在的话,和兽人的战斗未必会输的如此凄惨。”

    这话得到了所有战俘的认同,因为他们爱听。当然,周围的兽人可不高兴,一个个瞪视着布克雷德,恨不能吃了它。在外面偷听的穆鲁等几人笑了笑不以为意…………巴洛克已经允许布克雷德可以说一些稍微过分的话,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听着,奥德里亚的勇士们,我们正在陷入一个阴谋!伊文捷琳圣女掌控了我们的帝国,而且在不停的削弱我们的实力,她究竟想要做什么?……甚至是教廷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他们打算打破数千年的传统,开始向世俗的国家插手了吗?我不知道其他的国家会怎么想,怎么做,但我要告诉你们——————我身为奥德里亚皇室,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国家成为某些势力的工具,绝对不允许我们的子民被某些势力肆意用阴谋伤害。我们向教廷献出了信仰和虔诚,但不代表我们也要献出自由和生命。”

    布克雷德的话终于调动起战俘们的情绪,他们激动起来。或许有的人是装的……毕竟,聪明人已经能够察觉到布克雷德的目的。管他呢,只要能从兽人的虎口逃生,向圣女还是向布克雷德皇子效忠都是一样。

    “我需要你们跟随我,让我们去奥德里亚,去杜隆皇都,当面的问一问伊文捷琳圣女……教廷究竟想要做什么!”布克雷德挥舞双手,大叫道!

    立刻有人跪倒在布克雷德脚下,宣誓追随。然后那些反应慢一些的人也或是跪下,或是被同伴拉着跪倒。————白痴,没看到兽人在旁边对布克雷德的话无动于衷么?肯定是二皇子想要收服战俘,得到兽人肯了。眼前这么好活命的机会,如果错过才见了鬼了。至于向谁效忠不都是一样么?

    布克雷德对自己的演讲很满意,看着跪倒一片的战俘,对接下来无比的自信。…………

    果然,接下来布克雷德转遍了所有战俘营,除了某些少数一根筋的家伙(后来都神秘消失,再也没出现过),大部分人选择了向他臣服。穆鲁也遵从巴洛克的指示,果然将所有战俘交给了布克雷德。

    布克雷德立刻将自己的一千手下卫队打散编入三万五千战俘之中,掌握指挥权,从新组建军团。

    而几天后,巴洛克的命令也传到。穆鲁开始调集军队,等到后方奥尔图大酋长派来的许多准备接收【雪顿城】的兽人智者们,一起向奥德里亚帝国境内进。

    走在前面的是布克雷德的人类仆从军。穆鲁给与他们足够的信任,甚至将武器分给了他们。当然,能够活着的都是理智和聪明的家伙。既然战力最强盛的时候都不是兽人对手,手下败将的三万残兵更别想转动什么鬼念头。

    几日后,大军抵达雪顿城。兽人们都在欢呼,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攻占人类的大城!而布克雷德的手下们还没来得及哀伤,就因为布克雷德接到了巴洛克从前方传来的邀请,立刻率领仆从军继续前进,向奥德里亚内6地区!

    沿途所见,令他们触目惊心,哪怕还有的一点小心思,也彻底消洱!————无数村落与城镇被焚毁一空,饿蜉遍地,尸骨横生!那些兽人都是恶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