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章 牺牲与怒火
    从图拉扬和亚图图的被偷袭,到黑衣修士被顿狼炎日和极光的反转袭杀,过程其实很短,只有几分钟功夫。⊥,兽人溃败的局势稳住,逐渐反攻过去,人类前军堪堪危殆。而两翼的巴罗坦和安格雷,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巴洛克手中的秘银铠甲毕竟有限,而且也不知道究竟有几个黑衣修士来偷袭,他只能交给位置最重要的图拉扬,亚图图,和穆鲁三人。其他像扎因祖,洛恩汗,索托等万夫长因为率领的万人队在稍后位置,是以成为黑衣修士目标的可能性很低,还算安全。只有巴罗坦和安格雷比较凶险,但没办法,只能赌了!

    很不幸,安格雷和巴罗坦都没能躲开黑衣修士的觑视。因为他们各自统领着两千座狼骑兵,对人类军队来说是巨大的威胁,一旦人类军团两翼露出任何丝毫破绽,都会被疯狂的座狼骑兵攻击,威胁太大,被黑衣修士列为偷袭目标,也在情理之中。

    安格雷在左翼最先受到偷袭,饶是他算是巴洛克几个最亲密兄弟中最聪明狡猾的,也在被偷袭的前一刻隐隐有了一丝预感,但还是没能完全避开。身体侧斜一点,黑色光团飓风从他脊背剿杀而过。精钢铠甲和兽皮袍毫无悬念的被绞碎,其几乎将后背的皮肉全部刮去,露出嶙嶙骨头,整个后脑都一片森白,情形极其可怕。

    希伯来顿狼【永夜】距离安格雷有些远,他在座狼骑兵队和索托统帅的一个万人队之间游弋,因为无法确定黑衣修士会偷袭谁,所以只能选择中间位置。也因此当安格雷遭受偷袭的时候,他晚了一步。

    安格雷的伤太恐怖,几乎是立刻摔在地上重伤垂危。顿狼永夜也顾不得隐身偷袭了,极冲击,出尖啸,释放了强大的希伯来幻兽之皇的力量,总算是吸引了那个黑衣修士的注意力。

    希伯来顿狼与天罚者的大战随即展开。没有了偷袭。他们彼此面对面战斗,应该是最暴烈,波及最广的。可以说都是索伦大6上顶尖的强者,每一次冲撞攻击。都会爆一股狂风般的冲击力,周围的兽人和人类士兵根本无法靠前。这种战斗也不是他们能够靠近的,兽人们拼死将昏迷垂危的安格雷抢救出来,索托也顾不上什么了,让自己的副手维格诺指挥军队。他抱着安格雷就往后军奔去,左右的兽人纷纷让开道路。————索托的疯狂奔跑节省了至关重要的时间,来到后军找到希尔纳多和希尔达兄妹。巴洛克手中有【生命泉水】,他交给了希尔达,此时就能救命。

    希尔达拿出拳头大的一个水晶瓶,有些慌乱的几乎将所有生命泉水都倒在了安格雷恐怖惨不忍睹的后背上。万幸此时的安格雷还有一口气,生命泉水也没有令人失望。森白的骨骼上升腾起一层乳白的光晕,肉眼可见的整个后背开始生出血肉……仅仅几分钟,安格雷的身体就完好如初。

    他还在昏迷不醒,黑衣修士的力量伤害了他的魂海。虽然眼前死不了,但想要苏醒,就需要巴洛克回来后给他治疗了!

    大拼杀的战场太大了,左翼这里生的事情并未散播开,中军和右翼并不知道生了什么。战斗打到现在,即便最优秀的统帅也仅仅只能维持大局不失控,具体到某一点上,根本无暇顾及了。

    右翼的巴罗坦是最幸运的,巴洛克让图腾兽拉克在周围保护。拉克的图腾灵兽之体度几乎如同光,在巴罗坦被黑衣修士偷袭的同时。它哪怕距离很远,也瞬间灵兽之体逸出,下一刻已经冲到现出身形的黑衣修士身后。灵兽之体直接穿过他的身躯,图腾之力在其体内爆!

    这个黑衣修士是最倒霉的。他碰到了或许是索伦大6上的第一个图腾兽。拉克的攻击方式太诡异,令人防不胜防。天罚者刚刚感觉身后有危险,就被一股透彻心肺的冰冷力量袭遍全身,令他动弹不得。当图腾之力在体内爆,黑衣修士清晰的听到自己精神海内出了仿佛冰晶碎裂的声音————这也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

    拉克本体是冰霜巨浪,他的图腾之力生了变异。冰冻住了黑衣修士的精神海。当令这种力量爆开,其精神海也随之彻底碎裂。已经不仅仅是成为白痴那么简单,黑衣修士直接头颅炸开死的凄惨无比!

    巴罗坦后背冷汗不止,知道自己在生死之间转了一圈。图腾兽拉克的灵兽之体在击杀黑衣修士后,瞬间返回了自己的躯体,是以巴罗坦知道是拉克帮的忙,也只能等到战斗结束后去道谢。

    中军响起了兽角号,短暂,急促。拉克知道穆鲁和三个大祭祀遇到了危险,他立刻赶过去。与此同时,炎日和极光也向中军冲去。只有永夜,和那个黑衣修士缠斗不休,谁都奈何不了谁。

    悉罗三位大祭祀游刃有余的支撑着星辰链接法阵,穆鲁就在面前,却不让三个黑衣修士靠近分毫,那种感觉令人非常的愤怒欲狂。周围响起了狼嗷,那是拉克和顿狼炎日,极光在飞接近。黑衣修士们感受到了三股强大的力量,此时就算再笨也知道其他几位同伴恐怕偷袭也未能成功,而且处境很不妙……否则这些神秘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放心的来剿杀他们?

    一场计划完美的偷袭,最终却落得如此境地,对一向高傲的黑衣修士们来说,简直是极大的耻辱。他们疯狂的本性战胜理智,没有任何顾忌的猛然催黑色光团飓风,令力量暴增了一倍。悉罗三位大祭祀陡然感觉压力暴增,令他们几乎支撑不住,星辰链接法阵的白色光罩颤抖着,堪堪就要破碎!而此时拉克和顿狼们赶到还需要一点时间。

    如果星辰链接法阵被攻破,无论是穆鲁还是三位大祭祀,都要遭受重创,即便不死,也根本无法阻挡黑衣修士们接下来的攻击。如此危急时刻,悉罗萨满满脸决然的咬牙,刚要耗尽生命力量来催动星辰法阵,身后的布伦丹扳住了他的肩膀。布伦丹大祭祀笑的很淡然:“悉罗老东西,星辰法阵还不完美,你可不能就这么死掉。活着将法阵完善,我就是死了,也在先祖殿堂里高兴。”

    布伦丹将悉罗推到身后,他的全身仿佛燃烧起来白色的火焰,那股精粹,浑厚的力量化一头巨大的光影恐狼,仿佛仰天出了一声震彻大地的嗷叫,瞬间爆散成光雨融入了星辰链接法阵当中。刚刚还危殆的防御,立刻重新变得稳固。任凭三个黑衣修士如何的增加攻击之力,也没能撼动分毫。也在此时,图腾兽拉克和炎日,极光,终于赶到。

    布伦丹大祭祀跌坐在了地上,他已经闭上了眼睛,遍布皱纹的脸带着一丝笑容,很安详,如同睡着了!

    悉罗与帕里夏老泪纵横,他们的老友……数十年的老友,布伦丹用生命之力燃烧,加持了星辰法阵的防御,保护了他们,自己的灵魂……回归了先祖殿堂!

    星辰法阵消散,是悉罗和帕里夏主动褪去的,因为图腾兽拉克和顿狼兄弟赶到,此时的力量攻守已经转换。中军稳住了,该三个黑衣修士承受兽人们的怒火了!

    即便是大大咧咧惯了的顿狼和拉克,也被悉罗和帕里夏的疯狂而惊讶。两个大祭祀疯狂的释放萨满之力,全部对准了其中的一个黑衣修士,不管不顾自身的防御,只想杀了哪怕一个黑衣修士,为逝去的老友布伦丹报仇!

    三个黑衣修士还想要彼此扶助,图腾兽拉克和顿狼兄弟怎么可能答应?虽然巴洛克以前和奇迹之谷的老萨满们关系并不好,连带着拉克他们也仇视奇迹之谷。但此刻因为布伦丹的英勇牺牲,他们对其的看法完全改观。裹挟着极度寒冷的冰雪力量,冰霜巨狼拉克扑向其中一个黑影修士,阻拦他靠近两位报仇的大祭祀。炎日和极光则如同两颗银色的流星,绕着剩下那个黑衣修士疯狂冲击,令其自顾不暇,很快遍体鳞伤,虽然伤势不重,却也无暇他顾。

    悉罗与帕里夏都是奇迹之谷五大萨满之一,他们的实力本来就与天罚者们堪堪持平,此刻二打一,很快占据上风,那个黑衣修士逐渐应付吃力,对周围的观察疏忽了,并未现,刚刚将布伦丹遗躯抱出战圈的穆鲁不见了!

    冰霜巨狼拉克如果拼着受伤,其实能够很快击杀那个黑衣修士。但毕竟使用了一次图腾灵兽之力,而他的力量还不足以支撑如此短时间内,连续使用灵兽之力冲击天罚者的精神海。是以只能用冰霜巨狼的力量拦阻,好在他游刃有余的拦阻黑衣修士,令其无可奈何,却前进不了半步。

    至于两位顿狼兄弟,他们简直在戏谑的逗弄敌人。可以说,他们的战局是最没有悬念的,对手已经遍体鳞伤,小伤累积,逐渐令其沉重。而且其已经丧失了最开始逃跑的机会,此刻拖着一身的伤口,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脱希伯来顿狼的追击了!

    悉罗和帕里夏的疯狂攻击,终于让那个黑衣修士防御散乱,当他身外的黑色防御光晕晃动,出现漏洞的时候,出致命一击的并不是两位大祭祀,而是来自于地下————仿佛一只狰狞的蜥蜴,穆鲁身着格萨尔穿山甲兽化铠,从黑衣修士的脚底下冲出,疯狂的攻击自下而上袭来,找准了修士的防御漏洞,一声沉闷的断裂声传来……那个黑衣修士的两条腿被活活折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