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血色宴会(四)
    能够造成一些威胁的,也就只有教廷的幻铠武士们。∮,当五个天巡战士被顿狼三兄弟击杀,裁决女战士和苦修者死于巴洛克之手,现场就只剩下了一个受了伤的圣骑士乔治亚。随着音乐的响起,巴洛克也向族人们出了命令,屠杀紧随而来!

    别想着会有任何怜悯,也别以为可怜的贵族老爷小姐们无辜……即便有人无辜,那又如何?兽人们只会服从巴洛克的命令。

    极其的残忍,极其的血腥,手无寸铁养尊处优的贵族老爷们,根本没有反抗的意识,他们甚至宁可跪在兽人的脚下,哀求饶命,然后被兽人冷酷的利斧砍杀,也不会想着做出一点反抗。不会有兽人因为花枝招展的女人们而怜悯,他们的巨斧毫不犹豫的砍掉那美艳的头颅,任凭脑袋滚出老远,兀自带着不可思议的惊恐。

    做为客人,老吉恩和他的儿子苏亚雷斯可谓最倒霉。他们来参加这场宴会,代价却是自己的生命。他们怒吼着,想要做出反抗,却很快被巴罗坦和萨洛蒙击杀。即便他们在北帕丁顿拥有雄厚的势力,也都成了一场泡影。老吉恩死不瞑目,倒在血泊里,无神的双眼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女儿苏珊,仿佛在问为什么!

    这一切令人指的屠杀就在眼前生。苏珊面无血色,已经咬碎了嘴唇,紧紧捂住女儿的眼睛,耳朵,尽量不让她听到看到地狱般的一幕。赛拉早在第一个女人被砍掉脑袋的时候就晕了过去,大魔法师贝琳达夫人忍无可忍,她知道在这种狭小而没有任何保护的地方,自己无法对兽人造成有效的伤害。但她不能无动于衷。急促的吟诵魔法咒语,一个大型的攻击魔法在酝酿。即便会错伤无辜,她也要释放,至少将大厅四壁摧毁,露出可供逃生的通道,能逃脱一个是一个!

    也仅仅是酝酿,没有防护的魔法师是弱小的。那个仿佛龙卷风般的巨大魔法刚刚开始成型。还没来得及展现巨大的杀伤力。贝琳达就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灼热从后背传来!

    “魔法师夫人,我这也算是魔法吧?您感受一下试试,当然,这应该是火系的。”这是贝琳达生命中最后听到的一句话。一团火从身后包围了她。她甚至没有出惨叫,就被火焰完全覆盖。

    不成人形,烧焦了的躯体跌落台阶。安格雷人畜无害的从后面现身,浑身仿佛燃烧着烈焰,这是火烈蜥兽化铠逐渐进阶所带来的变化。

    回头对刚刚苏醒过来的赛拉露出自认为和善的笑容。将这个单纯的女孩再一次吓晕。苏珊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儿,惊恐的瞪着安格雷,她害怕安格雷伤害她的女儿!

    “苏珊夫人,您好好的坐在这里,不要乱动,我们会尽最大可能不让巴洛克伤害你。”安格雷并未进一步出举动,就这么站在了苏珊身前,防备混乱的大厅内有人冲过来伤及到她。

    此时谁都无法知道苏珊的所思所想,巴洛克展现极其残酷的一面,让她真的恐惧了!即便知道这个兽人冷酷狠辣。可是她以往总是看到巴洛克温柔宽和的一面,并没有太大感受。当数百手无寸铁的贵族和女人被其不皱眉头的下令屠杀的时候,苏珊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对权利的渴望让她犯了大错。

    乔治亚一动不敢动,巴洛克在盯着他,让他眼睁睁看着眼前数百贵族被屠杀,却什么也做不了。不单是苏珊犯了大错,乔治亚在内心狂叫:圣女殿下,您也犯了一个大错,这个兽人已经不仅仅是您攫取权利路上的踏脚石。他成了大敌,对教廷,对人类拥有巨大威胁的大敌!如果您还没有意识到的话,也将会犯下大错…………!

    很快。一切都平息了!数百具残缺不全的尸体铺满了整个大厅,地上的鲜血积成了水洼,巴洛克在血泊中行走,出吧嗒,吧嗒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德尔塔侯爵终于做出了或许是一生中。最有男人气概的举动,他在逃生无望的情况下,回手将自己的脑袋击碎,没有什么痛苦的死去,也免了遭受巴洛克的折磨!在自己大权在握,最荣耀的时候生命戛然而止,无疑是最大的讽刺!

    哦,音乐还在继续,唯一活着的也就是那十几个乐师了!尽管他们都吓得**,几乎疯,但当他们现只有奏乐就不会遭受兽人攻击的时候,他们强撑着不让自己晕厥,为了自己的生命而演奏。

    啪啪啪,巴洛克拍着手掌,音乐也终于停了!

    “多么美妙的音乐啊,先生们,感谢你们的演奏。尽管不舍,但宴会总是要结束的。好啦,你们可以走了,回去吧,回去和自己的家人团聚吧!代我向他们问好。”巴洛克的话对那些乐师来说如同神明的旨意,他们不顾地上的污血,痛哭着趴下行礼。兽人让开了一条通道,这十几个人颤颤巍巍从杀神中间穿过,走出了大厅。当看到外面的夜空,恍如隔世!

    唯一还活着的,只剩下乔治亚圣骑士,苏珊,克莱尔,和赛拉。

    “这位教廷的阁下,我还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您呢,真是失礼。”巴洛克对乔治亚说。

    “乔治亚,教廷圣骑士!”圣骑士冷冷的道。

    “嗯,乔治亚圣骑士大人,我可以荣幸的告诉你,你死不了。因为我需要让你去给伊文捷琳圣女送信。你就告诉圣女殿下:未来在养马地草原,我们之间还有一场盛会要展开,霜狼氏族的巴洛克无比期待那一天到来!”

    “我会将你的话带到。”

    “哦,你可以走了,乔治亚圣骑士大人!”

    乔治亚默不声,穿过巴洛克身旁,向外走去。忽然,巴洛克如鬼魅般绕着乔治亚转了一圈,他的动太快,谁都没看清,只看到闪过一道银光。

    乔治亚陡然停住,他的脸变得没有血色,眼神透出的是深深地绝望!————他的斗气团被废了,他成了废人!

    巴洛克用精金匕刺破了乔治亚的腹部斗气团,废了他的斗气。好整以暇的说道:“哦,很抱歉,我的族人惨死,也有你的一份,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在我看来,能够保住生命,付出任何都是值得的。”

    乔治亚霎时间苍老了十多岁,脚步都有些蹒跚,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静了下来,只剩下苏珊母女和赛拉了!

    巴洛克冷漠的看着苏珊!苏珊凄然的一笑:“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没有那个必要了,从我的三百族人惨死的那天起,一切都没有必要了。苏珊,我不杀你,你自杀吧!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的女儿,而且欢迎她将来随时来找我报仇。”

    “不,巴洛克,苏珊夫人不能死。”

    苏珊没有说话,身后的巴罗坦先走到他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不能让她死。”

    “巴罗坦,让开,没你的事。”巴洛克冷漠的说道,

    巴罗坦兀自坚持,挡住他。安格雷也走了过来,站在巴罗坦身旁:“巴洛克,我们已经报了仇,不要杀死你的孩子,这会让你后悔终生。”

    “走开!”巴洛克依然冷漠的说道。

    萨洛蒙犹豫了一下, 也走到了巴洛克的面前,其他二十个兽人纷纷站在他面前,他们不想巴洛克杀了自己的孩子。

    “我说……滚开!”强自按捺的巴洛克陡然怒,如同火山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眼前的所有兽人掀翻在地,当其冲的巴罗坦,安格雷,萨洛蒙三人摔倒在地,哇的吐血。

    巴洛克没有理会他们,一步步走向苏珊:“是你自己自杀,还是让我动手?”

    克莱尔被苏珊弄晕了,她不想自己的女儿看到这一幕。苏珊站起来,凄然的笑着:“好,如果你希望我死,我就死在你面前,让你满意。”

    她从袖中摸出一把匕,划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白皙鼓涨的肚子。轻轻用手抚摸着:“可怜的孩子,你的父亲不想见到你了,我们一起走吧!”

    苏珊的匕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巴罗坦了疯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冲了过去,在苏珊刺出的前一刻将其夺下。安格雷也冲过去,看住苏珊,不让她做出任何不利的举动。

    巴罗坦第一次对巴洛克怒吼:“该死的,巴洛克你究竟在干什么?你在杀死自己的孩子!苏珊被权利冲昏了头,她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举动。但是你的孩子是无辜的,你没有权利让他死。我们是有三百个族人被害死,但是那也有我的一份责任。你是不是也要让我一起死在你面前?巴洛克,你杀死自己的孩子,我也死在你面前……!”

    巴罗坦咆哮着,将那把匕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萨洛蒙叹息一声,走过去:“巴洛克,族人的死也有我的责任,如果巴罗坦死,我也不会活着。”

    巴洛克脸色铁青,忽然回头怒吼,一拳砸在地上,一条巨大的裂纹延伸出去,这个大厅被毁了。

    他头也不回向外走去:“苏珊,你应该感谢我的兄弟们,是他们保住了你的命。我不杀你,好好的生下我的孩子,我会回来带他走。”

    苏珊坚持的那口气在巴洛克这句话后,陡然松懈,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失声痛哭。

    兽人们跟随巴洛克离去。巴罗坦最后一个离开,他临走之前对苏珊说道:“苏珊夫人,汉莎公国是您的了,您掌握了这里的所有权利。甚至吉恩公爵和苏亚雷斯将军也都死掉,您也可以将北帕丁顿吞并。权利的滋味真就那么令人疯狂吗?好好生下巴洛克的孩子吧,那是你唯一能够赎罪的凭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