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血色宴会(三)
    “圣女殿下向您问好,巴洛克萨满阁下!”那个为的人摘掉了幻神面具,正是圣骑士乔治亚。∮,另外两人也都露出真容,一个是气息阴冷的女人,另一个人面无表情,甚至脸上和露出的双臂上遍布伤痕……这是一个苦修者,教廷非常神秘的某些存在,那些伤痕都是他们锤炼自身所留下,可以说是一群自残的疯子,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强大。

    “圣骑士,教廷苦修者,还有那位仿佛刚刚被男人抛弃的女士,应该是天罚武士中的最高层,【裁决武士】吧?呵呵,伊文捷琳圣女还真看得起我,派出了这么强大豪华的阵容。我是否应该感觉荣幸?”巴洛克面不改色,笑着说道。不要忘记他曾经收了一个教廷的天巡战士手下丹尼斯,虽然丹尼斯被他派去执行某些任务,但他让丹尼斯将对教廷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也因此他能够从三人的气息和外表上,看出他们的底细。

    “真想不到,巴洛克萨满对我们也这么了解。”乔治亚真的很意外,因为即便是那些世俗帝国的贵族都不一定知道教廷的这些事,而巴洛克知道,很显然下了一番功夫,这样的敌人更不能留了!

    “好啦,今天不是来谈话的,让我们进入正题吧!”巴洛克放下了酒杯,轻轻揭去脸上的幻神面具,露出了那张英俊的脸。即便知道这个兽人是敌人,周围那些贵族夫人和小姐们,还是在心中出一声惊叹。

    “我的三百二十个族人死在了汉莎,没有任何人能杀死他们后,而不付出代价。今天,我是来为他们报仇的。这个大厅内的人都要死。德尔塔,我会让你多活一会儿,因为我是萨满巫医,所以我会在你临死前救活你,然后再杀你。再救活……,当然,如果你还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你现在可以自杀。想必在几位教廷阁下的阻拦下,我也无法制止。”

    巴洛克太淡定,也太狂妄了。他似乎根本没将三个强大的教廷武士放在眼中,难道是有什么后手?乔治亚准备这次伏击的时候,伊文捷琳圣女不止一次的叮嘱他。一定要谨慎小心,确保万无一失。在大公府一哩外,就有三千精锐军队,而苏珊大公的高地人军团,也在城内驻扎了五千人,可以随时来援。他不相信兽人军队敢来进攻。

    那个阴冷的女人最先按捺不住,冷声道:“一个低贱的兽人而已,我来杀了他。”她很快全身被黑色的铠甲覆盖,双手持精金匕,如同一头猎豹。悠忽身影不见,下一刻已是出现在巴洛克身后,匕狠狠刺向巴洛克两肋。

    但那两把匕距离巴洛克肋部一厘米的距离的时候,就再也动不了了。她的胳膊居然被巴洛克给握住,一点一点的掰开。任凭女人阴冷的脸阵阵青白,也无济于事。咔嚓一声,伴随着惨哼,那个女人的双臂被巴洛克活活的拗断。

    “天罚武士就是天罚武士,改一改名字叫【裁决武士】也改变不了你们的力量不足。搞偷袭还行,可是被我看穿之后。你们也就仅仅如此而已。”巴洛克猛然踢开那个狠辣女人踹过来的腿,而且格外用力,一声咔嚓,她的腿也断了一条。

    这一切都生非常短的时间里。快的令乔治亚和那个苦修者来不及援救,女裁决武士就被废了。他们脸色大变……这个兽人的强大出了想象!乔治亚立刻出一声命令,让大厅外的手下对外传讯,调集大军来援。

    噗通,噗通一连声的闷响,数十个黑色的圆球被从击碎的水晶窗户扔进来。大厅内的女人立刻凄厉的尖叫。更有人直接昏倒过去。

    “很抱歉,他们无法传讯了。”安格雷甩出最后一颗脑袋,笑着站在窗台上说话。所有的通道和窗户都被兽化铠战士给堵住。

    人类有阴谋,兽人也在谋划,很显然,兽人技高一筹!乔治亚脸色很难看,德尔塔终于感到了惊恐。反而是苏珊,尽管脸色苍白,却平静下来,坐在一张椅子上,抱着自己的女儿,看着眼前这一切!

    女裁决战士极其坚韧,即便被巴洛克掰断双臂,踢断了一条腿,依然挣扎着催动幻晶铠甲的力量攻击。那支完好的腿,从脚尖上探出一截尖利的匕,戳向巴洛克。森蓝的闪光预示着这把匕上有剧毒。

    巴洛克面不改色,用比女战士快数倍的度挡住了她的腿,单手掐住她的脖子,猛然用力。一声清脆的咯吱声,然后从女战士口中出了长长的叹息声,她的目光黯淡,脑袋无力的垂下,死了!

    巴洛克随手像扔垃圾一般将女战士的尸体甩出去,砸倒了数个躲避不及的贵族,引一片混乱。“这就是你们对付我的手段么?太遗憾了,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那么我会很失望。”

    乔治亚面无表情,和那个苦修者如临大敌的和巴洛克对峙。某只手在身后轻轻对保护苏珊的几个天巡战士挥动,示意着什么。然后他和苦修者猛然爆最强的力量,冲向巴洛克。与此同时,接到指示的几个天巡战士,不进反退,也不去管苏珊的安危了。倒退着窜到大厅墙壁旁边。这里只有一个兽化铠战士守着一扇窗,他们齐齐动攻击,想要夺路而逃。

    苏珊即便被本应保护她的幻铠武士抛弃,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大变化,仿佛早就预料到。或许唯一让她意外的就是巴洛克的实力增长太快,以至于她还是以半年前的状态来衡量。从巴洛克轻易杀掉实力强大的女裁决战士开始,苏珊就知道圣女伊文捷琳即便非常重视这个兽人,但最终还是低估了他。

    有些事情是无法后悔的,眼前的局面便是如此。圣骑士乔治亚和苦修者如同飓风般冲向巴洛克,已经不需要试探了,他们各自爆了最强大的力量,期冀着哪怕令兽人受伤也好。

    巴洛克身上陡然闪过一层银光,顿狼晨星已经成年,他能够幻化出最完整的兽化铠了。将巴洛克全身包裹,狼头盔,遍体秘银般的细密鳞甲覆盖,关节处突出尖利的凸起,手肘横着锋利的菱形防护铠,就如同一层护盾。双脚用力,大厅的地板立刻崩碎。巴洛克不待乔治亚和苦修者攻到身前,自己反冲过去。嘭嘭两声巨响,几乎震聋人的耳朵。头顶的水晶吊灯完全粉碎,跌落地面,如同下了一场水晶雨。

    巴洛克倒退了两步,然后便停下了,而乔治亚和苦修者有些凄惨。苦修者常年经受残酷的磨练,即便被巨大的冲击力撞断一条手臂,也仅仅皱皱眉头,不去管嘴巴的鲜血,兀自死死盯住这个强大的兽人。

    乔治亚的圣阶斗气和高等幻晶铠甲的辅助,并不能让他好过太多,即便身上没有骨头断折,胸腹之间也极其难受,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来。难掩心中的震惊……这个兽人为什么会如此强大?

    巴洛克当然不会去解释这一些,他是来复仇的,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万一被大公府外的精锐军队听到动静赶来,那就不妙了。毕竟,即便是巴洛克也不会狂妄的认为自己能够一人和数千精锐拼杀,那不现实。

    希伯来顿狼的度才是它们最引以为傲的强项,承受了一次攻击,巴洛克很快出反击。无论乔治亚还是苦修者,下一刻都看到巴洛克变成了两条身影,分别向他们出攻击。乔治亚慌忙催圣阶斗气,借助幻晶铠甲全力防御,因为他知道在这种诡异的攻击下,根本躲避不开。

    预料之中的攻击并未出现,乔治亚有些愕然,下意识的举目看去。在他身边数丈外,苦修者依然摆着攻击的架势……即便遭受攻击,他也在想着反击。

    苦修者没有动,那个兽人的身影不见了。乔治亚猛然感觉一股强烈的不安,他不敢相信生了什么。苦修者还是没有动,仿佛闪过一道银光,巴洛克如鬼魅般出现在苦修者身前,回头对乔治亚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轻轻推了推苦修者的肩头。那个苦修者的头颅和身体就这么分开,跌落在地,直到这个时候,胸腔内的血才激射而出。

    强大堪比天启者的苦修者就这么被杀了,甚至连一点反抗都没做出。即便是苦修者的幻晶铠甲无法与天启者的光辉虎王圣幻兽铠甲媲美,但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乔治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兽人冰冷的笑就如同恶魔。

    几声惨叫惊起了陷入震惊中的乔治亚。那几个天巡战士准备偷袭窗户边的兽人战士,希望夺路而逃,去召集外面大军来援。可惜他们甚至没有靠近窗边,就被几道光突袭。晨星的三个兄弟,永夜,炎日,极光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年,但对付几个天巡战士还是轻而易举。五个天巡战士没有逃脱一个,全部被撕碎了喉咙,倒在了血泊中。

    巴洛克悠然的走在地上的鲜血中,向躲在角落里瑟缩的宫廷乐师微笑道:“如此盛大的宴会,怎能没有优雅的音乐?先生们,给我们找点乐子吧!”

    乐师们双腿颤抖,却不得不屈从于眼前恶魔般的兽人,他们瑟瑟缩缩的来到了乐器旁,奏响了与现场极其不协调的欢快音乐!与此同时,杀戮开始…………!(未完待续。)